<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36.第136章 老牛都想吃嫩草
    “真的?”乔楠眼睛一亮:“你能不能现在帮我……等等,你有这么好吗?”王洋可不是一个善类。

    “爱信不信,到底要不要我帮你联系?”王洋哼了哼。

    “要!”乔楠皱着眉毛:“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一个答案?”

    “你等着呗,就算我现在能够马上联系到朱宝国,朱宝国再联系你估计也要一段时间吧。你回家等着。”

    “……”乔楠手握了握拳头:“你在拿我开涮吧?”

    “爱信不信。”丢下这句话,王洋直接就走了。

    等走得远一点,王洋回头看了乔楠一眼:“我呸,什么东西,你就慢慢等吧,急不死你!”

    王洋就是拿乔楠开涮,他就是看到乔楠很着急,才故意这么说,拖拖乔楠,就算不能把乔楠怎么样,他恶心乔楠一下也是好的,谁让他之前被乔楠给恶心到了。

    王洋是高兴了,乔楠却差点绝望了。

    王洋走了之后,她怎么也不觉得王洋会帮自己联系朱宝国,就算她现在追过去问朱宝国的联系方法,王洋肯定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李家没人,朱宝国也不在家,乔家又等于是断了六亲,那么大的一笔钱,她到底该问谁借,总不能放着她爸不管,由着她爸去死吧。

    一时间慌了神的乔楠泪如雨下,哭得特别惨。

    此时部队里,刚刚操练完一批新兵回办公室休息一下的翟升才坐下来,没能喝上一口温开水,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响了。

    翟升一边喝水,一边接起了电话,声音低沉而又浑厚:“你好。”

    “……”

    电话的另一头并没有声音,而且翟升能听到的呼吸也很压抑,直到听到一声抽咽声,翟升才试探地问了一句:“乔楠?”

    “翟、翟大哥……”才叫出口,乔楠的情绪就崩溃了。

    “先别哭,怎么了?”翟升放下杯子,正襟危坐。

    “我、我爸被、被车撞了。”乔楠泣不成声,说话更是断断续续,亏得翟升耳力好,听明白了。

    “你爸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里?”知道乔楠现在肯定很激动,翟升就诱导乔楠说话,在得到对方一句鼻音很重的“嗯”之后民,才继续问:“是不是要很多钱?”

    乔家的钱,似乎为了那个大女儿去读附中花光了。

    乔叔被车撞,光是手术费就是一项非常大的支出。

    “嗯,呜……”乔楠咬着唇,不想哭的,可是在听到翟升的声音之后,不知道怎么的,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哭声更是停不下来。

    “哪个医院?”

    乔楠报了医院的名字,翟升才继续说道:“你先去医院等着。”

    一个劲儿哭的乔楠直到翟升把电话挂了还没回过神来,听到电话对面“嘟嘟”声,乔楠才把电话挂掉,并且给了电话主人五毛钱。

    “怎么样,钱借回来没有,你借了多少回来?”等乔楠到了医院之后,丁佳怡抓着乔楠的肩膀问。

    “嫂子!”之前的那个同事看到这个情况,直接变脸了:“乔楠就是个孩子!乔楠,你别着急,刚刚叔叔回厂子里凑了凑,凑到了两百已经给你交了,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就先问厂子的老板借,打个欠条什么的。”

    “谢谢叔叔。”乔楠露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叔,你在这儿看着一下,我离开一小会儿。”

    乔楠的心情糟糕透了,现在一点也不愿意见到丁佳怡这个妈。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当妈的丁佳怡就一心真指望着乔楠这个小女儿把乔栋梁治病做手术的钱借回来,全世界估计也就只有丁佳怡这么一个了。

    “行,你别太担心了。”同事倒是能理解,之前他看到乔楠特别冷静就觉得奇怪,但看到此时乔楠的眼睛是红肿着的,分明是哭过的样子,同事就叹气。

    乔楠这孩子不但学习成绩好,而且还是个感情内敛的孩子,这担心害怕都不敢当着人哭,要躲起来哭啊。

    在医院的门口,乔楠站了好像挺久的样子,直到乔楠看到一部军绿色的JEEP车开过来,才眼睛亮了亮,迎了上去。

    只不过,车上下来的人并不是乔楠认识的翟升,而是一个穿着军装的陌生人。

    兵哥看到一个红着眼睛的小姑娘,愣了下然后才走上去问:“你是不是叫乔楠?”

    “是。”

    “那就对了,是翟长官派我过来,这个信封你拿好。”兵哥拿出厚厚的一个信封,交到乔楠的手里:“翟长官刚接了一个任务,所以不能来,翟长官让你不要急。要是你还有什么急事,找不到翟长官的话,找我也可以。”

    “谢谢你。”乔楠对兵哥哥鞠躬,今天乔楠也不记得自己鞠了几个躬,有歉意的,也有感谢的,除了这个动作,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不、不用。”兵哥哥慌了,在部队里能看到的尽是些糙汉子,难得能看到一个软妹子,兵哥哥正害羞不好意思呢。谁会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妹子这么有礼貌,他不过是帮翟长官送点东西,还得了一个鞠躬。

    兵哥哥脸一红:“你,你还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不用了,让你专门跑这一趟,真不好意思,谢谢你了。”乔楠紧紧抓着手里的信封,因为它们是乔栋梁的救命钱。

    “没事,那、那我先走了?”乔楠越是礼貌,兵哥哥就越是拘谨,直到兵哥哥上了绿皮车开到一半时,才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笨啊,怎么忘记问人家的名字了,多好的机会啊?”

    平时抱怨在部队里老接触不到妹子,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个这么漂亮的,他竟然傻了。

    不过那个妹子是很漂亮,但看着有点小啊。

    动了点心思的兵哥哥开始纠结起来,他可一点都没有想到,他家那个阎罗一样冷酷无情的翟长官跟人家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直到多年后,兵哥哥再见到乔楠,要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嫂子时才郁闷,自家长官忒不要脸,老牛吃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