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34.第134章 雪上加霜
    “附中的学费虽然贵,但也没贵到这么离谱吧?”同事不敢相信地看着丁佳怡:“合着乔子衿能去附中读书,是你们买进去的?”

    为了一个女儿,把家里的钱全花了,一点底都不留,合着乔家就乔子衿一个人啊?

    同事只觉得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荒唐了。

    最让同事无法接受的是,乔栋梁发生这么大的事,最后能拿出钱的竟然是乔楠这么一个孩子。乔楠凭着本事赚的奖学金拿出来,不但不讨好,还挨了丁佳怡一巴掌。

    一瞬间同学就觉得乔栋梁这个家,怎么那么奇怪,不正常啊。

    一句话,关键时刻,乔栋梁这婆娘办事太不靠谱,还不如乔楠一个孩子实在,难怪乔楠能中考第一。

    等乔楠把三百块钱全交进去之手,乔栋梁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病人股部有粉碎性骨折,最危险的是,病人脾脏破裂,必须尽快安排做手术。你们家人钱准备好了没有?”

    “要、要多少钱?”丁佳怡脚一软,总觉得乔栋梁的情况非常好,吓得她脸色发白,站都站不住,同事必须在旁边托她一把。

    “先交个一千再说,不够之后补。”

    “一、一千?”这下子,丁佳怡更傻了。

    家里的情况,别说是一千了,让她现在马上拿个一百出来,她也没有啊。

    “怎么办,老乔这下子是不是死定了?!老乔啊,你怎么就丢下我们母女三个了呢?!”丁佳怡一屁股墎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就哭了起来。

    “……”同事无语了:“嫂子,你别急,还是那句话,你们家还有多少钱现在全拿出来,交多少是多少。不行,我想想办法,回厂子里看看,是不是能筹点钱出来,最重要的是先救老乔的命!”

    直到现在,丁佳怡连一毛钱都没有拿出来,同事也是醉醉的。

    “爸?”这个时候,乔栋梁被推了出来,要安排进手术室,乔楠看到了连忙走了上去。

    只见乔栋梁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最扎乔楠眼睛的是乔栋梁身上星星点点的血滴。

    乔栋梁勉强还能睁开眼睛,只是眼神极是迷茫,没有半点神采,张开的嘴也是连一声都发不出来。

    “爸,你别急,医生一定能治好你的。”

    “嫂子,老乔这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突然走来的一班子人让丁佳怡吓得浑身直打颤:“嫂子,上次你明明说年头上借的钱,两个月之后就还我,这都半年了,嫂子,你看?”

    “是啊,嫂子,虽然借得不多,可我们也要过日子啊?要不是看在老乔的面子上,我们也……不过老乔这是怎么了?”来的这几个人,年轻跟乔栋梁差不多,站姿笔挺,眉眼之中有一股煞气和正气。

    “亏得你们跟老乔还是好兄弟,你们没看到老乔这个样子了吗?我现在连给老乔看病的救命钱都没有,哪儿有钱给你们。”丁佳怡一个劲儿地哭,哭得极惨,就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欺负她似的,在医院的走廊里显得特别突兀,引得不少人来看。

    来人听到丁佳怡的话,脸一青,气得够呛。

    谁家的情况也不富裕,就是因为跟乔栋梁是好兄弟,所以哪怕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几个钱都要借给丁佳怡这个嫂子。

    但借钱也不能不还啊!

    明明当初说好了,乔栋梁只是一时手头紧,借两个月就把钱还给他们的。

    他们这是饿着家里的老小,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问嫂子把这个钱要回去,怎么还成了他们的错了?

    “各位叔叔,不好意思,我是我爸的小女儿。我爸被车子撞了,马上要进行手术,能不能让医生先把我爸推进去。至于我妈问你们借钱,能不能说说是怎么一回事情?”乔楠头疼得不行,更是恼恨起丁佳怡这个妈来。

    她妈明明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做,为什么好的不做,尽做些坏的。

    借钱,她妈竟然去借钱,借的似乎还是她爸以前老战友的钱!!

    乔楠知道,乔栋梁自从退役之后,就算再想以前的战友,因为心里的疙瘩怎么也不愿意跟这些老战友联系,只因为他已经不是军人,而这些人还是。

    最重要的一点,乔栋梁这是不想让故人知道他离开部队之后,生活过得有多不如意,这也算是乔栋梁身为男人的一点自尊吧。

    现在,丁佳怡不但找了这些人,似乎还问这些人借钱,乔楠已经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适合跟乔楠一个孩子说的,但丁佳怡不讲道理,还跟他们耍起赖来,几人没办法只能把情况大概告诉了乔楠。

    乔楠一听,立刻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她是奇怪,乔子衿在附中读书,一学期的学费不算少,她妈怎么可能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真的给乔子衿凑出来,合着是问人借的。

    而且乔楠算了算,丁佳怡借的钱比乔子衿的学费多了不少!

    “你叫楠楠是吧,楠楠,真不是我们当叔叔的心狠。老乔出了这种意外,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家都这个情况了,照道理我们不该催的。可我们也是有孩子有家的,我们孩子也要交学费,家里的老人要吃要喝要用,生病了得去医院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这的确是我们家的问题。这个钱,我们肯定还,能、能不能再给我几天时间?开学应该还有两个月,要是谁家特别急,能不能先跟我说一声,我手里一要有钱,我先还给他成不成?”

    说到最后,乔楠眼眶也红了:“谁有纸笔,我先把这笔账记下来,我妈欠你们的,肯定不能少还你们。”

    乔楠白白净净的脸上滚下泪珠儿,看着可比丁佳怡刚才的嚎啕大哭可怜多了。

    乔楠只是默默地掉眼泪,声音微哑,也不埋怨,更不发脾气,努力好声好气地问乔栋梁的这些旧战友说,那样子看了真叫人心疼。

    几个战友眼里闪过不忍,对方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