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26.第126章 谈判
    确定来人并不算是完全的陌生,乔楠这才把家里的门打开:“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乔楠顿了顿:“朱长官?”

    “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叫我一声朱叔叔。”朱成褀暗暗打量了乔楠几眼:“可以先进去再说吗?”

    朱成褀刚从部队里回来,一身军装还没有换下来,森冷硬挺的军装让朱成褀身上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酷感。

    “进来吧。”开口叫叔,乔楠有点张不开口的感觉:“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宝国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首先,作为一个父亲,我得先谢谢你把宝国往好的方面影响。至于中考的事情,我已经弄清楚了。”朱成褀的坐姿很端正,让人忍不住跟着朱成褀一起正襟危坐。

    “弄清楚了?”

    “弄清楚了。”说着,朱成褀别有深意地看了乔楠一眼,他没有想到在这件事情上最冷静的人,不是他的儿子不是他的妹妹更不是他的父亲,竟然是朱家以外的人,儿子班里的同学。

    “弄清楚就好。”乔楠放心地点点头:“有一件事情,我当时不方便在朱家讲,但我觉得你是朱宝国的父亲,有义务要知道这事儿。”

    “什么事?”

    “大概今年年初,王洋曾经带着一帮人堵我。至于原因,我相信现在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了。王洋对朱宝国有敌意,上次朱宝国被打得那么惨,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你作为朱宝国的父亲,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朱老对王洋这个外孙不错的,朱琴肯定是护着自己儿子的。

    乔楠知道,要是当时她说出王洋堵过自己的情况,除了让朱宝国气得失去理智大闹一场使得事情越发不可控对朱宝国不利之外,没有半点好处。

    朱宝国就跟只小牛犊子似的,一见到红色的东西,眼里就放凶光,很容易失去理智。

    王洋对朱宝国下药害得朱宝国差点参加不了中考,朱老跟朱琴没一个相信的,她要说上次揍朱宝国差点要了朱宝国性命的小混混指不定就是王洋找来的,朱老和朱琴能相信?

    朱成褀吃一惊,他没想到乔楠要告诉自己的竟然会是这件事情:“真的?”

    “我没有说谎的必要。”乔楠非常镇定地回答了一句。

    “好,我知道了。”朱成褀看着乔楠:“不管怎么样,这次你帮了我们朱家的忙,你想要什么?”

    不说王洋的事,能让宝国赶上中考,乔楠就已经功不可没了,他们朱家没有欠人情的习惯。

    听到朱成褀这么说,乔楠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朱成褀直接说道:“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每个人的做人方式不一样,就算你接受了我的答谢,你也可以继续跟宝国做朋友。这一点,我不会拦着,我也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你想太多了。”乔楠摇摇头,刚刚不怎么舒服的心马上缓了下来。

    自古以来不单只有嫁娶才讲门当户对,有时候交朋友也是这样。

    乔家的情况完全没办法跟朱家比,朱家因为朱宝国的关系,欠了她一个不小的人情,人情必还。与其等着以后乔家狮子大开口,所以朱成褀化被动为主动,先把这份人情债给还了。

    乔楠默默地站了起来,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套英语书、磁带和随声听:“这些都是朱宝国送我的,朱家不欠我,我跟朱宝国也是两清的关系。”

    “原来宝国当初买这些东西是送你的。”朱成褀非常清楚,乔楠手里的这些东西的价值不是乔家可以负担得起的。

    看到这些东西,朱成褀点了一下头:“行,那这事就这样了。在此,作为朱宝国的父亲,我还是要向你道了一声谢。”

    “小乔!”朱成褀跟乔楠的谈话才告一段落,朱宝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乔!”

    “干嘛呢?”乔楠皱着眉毛,让朱宝国进来。

    “听说我爸来找你了?他对你说什么?不对,不管他对你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我爸连我这个亲儿子都不喜欢,肯定也不能喜欢我的朋友,所以他对说你的,都不是真的。他是他,我是我,你别错把他的话当成是我的态度。”

    走出来的朱成褀皱了皱眉毛:“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

    “你有教过我?别一出现,就端老子的架子,我不吃你这一套!”朱宝国眼珠子一瞪,语气冲得厉害。

    “你们父子俩要吵架联络感情,回朱家去,这里是乔家。”乔楠抽了抽嘴角,这是要在她家门口吵起来的节奏啊。

    “谁跟他联系感情了!”

    “打扰了。”

    朱宝国瞪了朱成褀一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几天在家,一年就见过我几面。告诉你,我跟小乔的事,你少插事。我姑疯了,你也跟着我姑一起疯吗?小乔是我妹子,根本就没有她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儿子干的好事,不认错,还装无辜,特么被陷害的是老子。她还有脸替王洋叫屈?!”

    “你是谁老子?”

    “你是谁老子?”

    这个时候,朱成褀跟乔楠露出了同一副表情,喝了朱宝国一句。

    朱宝国不服气地瞪了朱成褀一眼,不过因为乔楠也说了同一句话,朱宝国到底是没有再回更难听的话。

    “刚才我似乎还听到了别的内容,朱长官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乔楠脸一冷,不客气地看向了朱成褀,至亲没有办法选择,她逃不开时不时被她妈和乔子衿欺负一下的情况,但还是那句话,外人想欺负到她的头上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就是子虚乌有的猜测,你不用放在心上。”朱成褀并不慌张。

    “谣言这玩意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是要知道,假说说一百遍就有人会信。如果对我有影响,谁来负责。朱长官,你不觉得你一句话说得太简单了吗?”乔楠变得严肃起来:“我不想惹麻烦,朱长官你这是逼我表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