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19.第119章 耍横的小祖宗(加更)
    这养着养着,她还养出一条白眼狼来了?

    她不要求宝国把洋洋当成亲兄弟一样,但也不能这么冤枉她儿子吧?

    “哥,是我不好。我以为那天我在家门口看到的人是你,然后谁知道那一天家里就没有人了。”王洋一脸“内疚”地看着朱宝国,小脸白生生的,一双眼睛黑亮亮的,声音脆脆的,看得朱琴直接心疼地把他护在了身后。

    “看吧,就是一个误会,也不是故意的。”说完,朱琴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件事情洋洋你还是要跟你宝国哥道歉。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看错了,要不是老师特意跑到朱家来,你哥就真的缺考一、两门了。”

    侄子好不容易认真学习了,最关键的时刻竟然因为睡过头没人叫而缺考,跟高中擦肩而过,朱琴怎么想都觉得荒唐和可惜。

    “是啊,这事儿说起来还要多谢乔楠。”朱老也是眼含谢意地看向了乔楠:“要不是乔楠发现宝国还没去学校然后找的老师,宝国这次中考估计也难了。”

    “成了,别谢来谢去了,小乔我自己会谢。现在我们来说说,为什么那天家里的人走得那么干净。好,就当王洋那天看错眼了,把别人看成是我了。我什么时候跟猪一样,一睡就睡不醒了?那天要不是陈老师对着我们喊了半天,向邻居打听到我好像没出门,一直敲我们家的门把我给吵醒,我特么都睡死了。我那天是睡神投胎啊!当我三岁小孩儿骗呢!”

    想到那天的事情,朱宝国恨不得直接捏断王洋的脖子。

    因为小乔的提醒,他以为自己够小心了,王洋端给自己的水,他都没敢喝一水,谁知道,他后来还是中招了。

    朱宝国敢肯定,他那天睡得比猪还死,肯定是王洋做的手脚!

    面对朱宝国这点质问,朱家的人全都哑巴,答不上来了。

    朱宝国从来就不是一个贪睡的孩子,精力旺盛得很。

    所以照朱宝国这个情况,哪怕朱宝国再累的确是不可能睡得那么死,没人叫就直接错过中考了。

    朱宝国那一天没病,也没累着,但为什么睡得这么死呢?

    “说话啊,请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朱宝国脸一臭,嗓子一吼,态度就变得张扬起来:“还有姑,我不否认我小的时候你带过我。但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侄子,你更亲待谁更好,我们大家心里明白,也不用说穿了。我是没有妈,但我没妈是我想的吗?我能选择吗?我要有妈,我用你照顾?我妈照顾我肯定比你照顾我照顾得好啊。别当我小,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我爸这些年来也没少帮我姑夫的忙。我爸帮姑夫是因为你是我爸的妹,这是情份,合着你小的时候带过我,就是恩情了?姑,没这么算的账。”

    “宝国。”朱老愣了一下,没想到以前任性妄为的孙子现在真的长大了,还能说出这样的道理来。

    偏偏孙子的话是话糙理不糙,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情。

    不过就是这话说出来,让女儿有点下不来台。

    “爷爷,别怪我脾气不好,也别老说我冤枉王洋。那天的事情要是说不清楚,我就盯上他了。谁让那天他告诉你们,我早就去学校了。他看错人不要紧,我还偏偏睡死了。怎么就那么多的事情全凑在一起,谁都没有看错我,就他看错我了?我找他,有问题,就冤枉他了?你们非要这么说,行啊,我就冤枉他了。我爸在,我也这么说。你们不想让我冤枉王洋,还是那句话,把那天的事情给我说清楚了。别想随便弄个借口来糊弄我,要敢糊弄我,我脾气不好,别怪我闹得更难看!”

    朱宝国不愧是大院里的小霸王,就算是在长辈的面前,态度也是嚣张得可以。

    听听他刚才的话,哪有一点当小辈的样,这分明就是个小祖宗。

    面对朱宝国的强势,朱家再次陷入沉默之中。

    朱家的人都不相信朱宝国差点错过中考是王洋干的“好事”,王洋那么乖的孩子,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聊又没有用的事。

    但是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朱宝国那天突然就睡死了,明明眼力挺好的王洋那天早上怎么就看错了,告诉朱家的人,朱宝国早就去学校参加中考了。

    明明这一切可能就是巧合,但谁也没有证据啊。

    受害者是朱宝国,朱宝国想要一个说法也并不过分。

    这么一来,这件事情几乎就成了一个死结。

    朱老头疼得厉害,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能说孙子不好,孙子差点错过中考,受委屈的肯定是孙子。可就孙子这态度,谁会把孙子当成受害者。

    但让朱老开口质问王洋吧,朱老也做不到。

    看错就是看错,要是他多问几句吧,以外孙敏感的性格肯定会以为他们都信了孙子的话,以为他是故意害孙子的。

    “外公,妈,我真的是看错了。宝国哥,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你想怎么样,你说,我做还不行吗?”王洋磨牙,控制自己阴沉沉的目光别去看乔楠。

    这个死女人一次又一次地坏他好事,上次是把朱宝国带好了,这次竟然还发现朱宝国没有来学校,特意叫老师来找朱宝国。

    否则,那天第一门试考完了,朱宝国都不可能醒得过来的!

    要不是她跟翟升有关系,他早就收拾她,让她连大院都不敢待!

    “道歉?”朱宝国双手环胸,冷笑了起来:“你想害我考不成试,以为道歉就够了?道歉有屁用啊,要不等你明年中考,我也来这一招,让你考不成试,我道歉,是不是就可以没事儿?”

    朱宝国绝对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

    他说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或者是威胁,语气之中可是透着一股较真的味道,吓得朱琴和王洋的脸色都变了。

    “爸!”朱琴没办法,只能向朱老求救:“洋洋的成绩那么好,明年中考的成绩肯定好,你可不能……”让宝国把她家洋洋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