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13.第113章 又心软了
    不过此时正这么劝着翟父的翟华怎么也没有想到,对于翟升来说这个例外一旦出现,就会成为一直的“例外”了。

    “啊欠。”就那么靠着睡了一个晚上,毫不意外的丁佳怡直接感冒了,好在没有发烧,但流鼻涕和打喷嚏那是停都不停的。

    “妈,喝杯热茶。”听到丁佳怡洗鼻子的声音,乔子衿嫌弃地皱了皱眉毛,非常勉强地给丁佳怡倒了杯热水。

    丁佳怡难受得眼眶都红了:“子衿,你离我远一点,免得我把感冒传染给你。”

    喝着热乎乎的茶,丁佳怡身体上的难受并没有丝毫的减缓。

    “妈,你吃过药了吗?”

    “还没呢。”

    “我给你拿药。”乔子衿跑去翻了半天:“妈,家里好像只有上次乔楠吃剩下的发烧药,感冒药好像没有了。妈,你给我钱,我去帮你买。”

    “……”丁佳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还是算了,不过就是感冒,等一下我多喝点水,很快就好了。”

    她不就是因为舍不得那点钱,所以才没买的吗。

    要不然的话,她下班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在路上买几颗吃了。

    这个时候,丁佳怡是真的有点后悔在过年的时候那么痛快就把钱花了个大半。

    现在丁佳怡已经吃不准乔栋梁的态度了,她兜里的钱勉强应付乔子衿一个月的生活费,学费是怎么凑也凑不出来了。

    嫁给乔栋梁这么多年,丁佳怡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家里没钱,手头紧紧到这种程度的。

    “妈?爸是不是不肯帮我交学费?”

    “你爸,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感冒,你爸这心也太狠,太硬了点。”她跟了老乔这么多年,老乔就让她靠着门外睡了一夜,连件衣服都不给她披,老乔的良心呢!

    “那现在怎么办,后天开学,明天我就要去学校的!”乔子衿眼睛一红,都要哭了:“没有学费,我就不去读书了,欠学费这种丢人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别哭别哭,妈感冒了都不难受,你一哭,妈心都疼了。别急,妈有办法。”丁佳怡拧了一下鼻子,跺跺脚,冲回了两人的房间。

    紧接着,丁佳怡在房间里一阵翻箱倒柜。

    乔楠那个死丫头把钱藏好了,她就不信老乔把钱也藏得这么好。

    明明都是老乔的女儿,凭什么老乔的钱只有那个死丫头可以用,子衿不可以?

    老乔不愿意交出来,那她就自己拿!

    “妈,我帮你。”在房门口犹豫了一下,想到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乔子衿大着胆子走进父母的房间,帮着丁佳怡一起翻。

    丁佳怡想了想说道:“等一下这事儿被你爸发现了,你就全推到我的头上,只说是我一个人翻的,你拦了,没拦住。”

    “妈,我知道。”

    “爸,你下班了?”乔家之外,从翟家回来的乔楠跟下班的乔栋梁不期而遇。

    “楠楠,你一直在哪儿复习,会不会不方便?”看到女儿抱着书,乔栋梁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

    “不会不方便,挺好的。”如果没有翟大哥的帮忙,那么她一定会很不方便,毕竟又是书又是钱,随便放一个地方,她能放心?

    指不定她晚上会因为惦记着那点学费,担心得都睡不着。

    “行,那我们回家吧。”乔栋梁想不到,乔楠到底把书跟钱放哪儿了,不过看到乔楠的样子,乔栋梁也就不操这个心了。

    今天上班一整天,乔栋梁就跟游魂似的,一直没办法集中精神,好几次工作上出了错误。

    一个年过去了,毫无疑问,妻子的手里肯定是没钱了,但大女儿又要开学了,难道他真让大女儿欠着学费上学?

    深知大女儿要面子的性格,乔栋梁很头疼,万一大女儿闹着不去上学,那不是白瞎了之前的五千块钱,而且大女儿现在成绩很好啊。

    砸了那么多的本事,在这个时候半途而废,乔栋梁的心理怎么能不矛盾跟纠结:“楠楠,你姐快开学了,你妈的性格你又知道,你觉得……”

    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也不知怎么的,乔栋梁突然对乔楠开口,想问问乔楠的意见。

    “……”

    听到乔栋梁的话,乔楠一阵沉默,心里却是很失望。

    她爸这是心软,想要给乔子衿学费。

    但之前爸已经把狠话放出去了,昨天还跟妈吵得这么厉害,爸这是缺一个下台阶,所以才来问她的吧。

    让乔栋梁把钱给乔子衿,这绝对违背了乔楠心里的真实想法。

    凭什么上辈子,说不给她读书事情就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这辈子乔子衿花光了家里的钱,逍遥快活一个年,临了没钱交学费了,还有她爸帮忙擦屁股。

    她爸的话说得再好听,要给她妈和乔子衿一个教训,但在关键时刻总心软,难怪她妈跟乔子衿会有恃无恐。

    但要是直接否决,乔楠又担心会破坏自己在乔栋梁心中的形象,以后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乔栋梁这个爸不帮自己的话,她在乔家就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一点利益都得不到保障了。

    乔栋梁是乔楠还必须住在乔家,不能离开乔家独自生活的唯一依仗。

    “爸,这样吧。妈跟姐的性格,你跟我都清楚。我姐性子不好,又娇气,总不能让我姐在花光家里的钱之后,就因为一时的面子真不读这个书,把之前的五千块钱全砸在水里了。但我妈跟我姐过年时候的做派,肯定是不行的。照这个花法,别说是存钱了,估计还有欠的时候。你回去之后,跟妈和姐好好谈一谈,要是她们能知错改过,爸你再把钱给我姐?”

    没办法,乔楠只能挑折中的话来说。

    现在乔楠只能巴望着以她妈跟乔子衿的性格,脾气大一点,别有所收敛,把她爸再惹毛了,这笔钱就不用拿出去了。

    想归想,但最后到底会怎么样,乔楠也不敢保证。

    所以,在回去的路上,乔楠的脸色不怎么好,阴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