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02.第102章 大腿贴大腿
    翟升脸色一正,将手合上,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本正经地看着乔楠:“我在我自己家看书,有什么奇怪吗?”

    “没,没有!”乔楠一副小兵立正的姿势摆了出来,连连摇头,她这个不是翟家的人都能出现在翟家的杂房里,翟大哥当然可以了。

    只不过,是不是哪里有点怪怪的?

    一时间脑子有点短路的乔楠在翟升的震慑之下,脑子不但不够用,而且反应也迟钝了不少,哪儿还有半点平时机灵稳重的劲儿。

    “既然没有问题,就过来看书吧。”翟升把自己身边的那把椅子微微拉开了一点点,让乔楠坐。

    在翟升的注意之下,乔楠的压力特别大,身子僵直不说,走路的时候竟然还是同手同脚的状态。

    等乔楠反应过来自己又在男神的面前出丑时,脸红得比苹果还要好看。

    乔楠偷偷打量了翟升一眼,看到翟升已经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书上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慌忙把同手同脚的姿势改过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坐下来,免得自己再出丑。

    只是乔楠没坐一会儿,她才发现原来更尴尬的事情还在后面。

    她跟翟升的椅子靠得比较近,哪怕现在是冬天,乔楠身上的衣服不少,但她还是隐隐能够感觉到坐在自己身边的翟升大腿上散发的热度不过飘向自己,影响着自己

    乔楠虚睨了翟升一眼,没想到翟大哥看着冷冰冰的,可身上的温度这么高,以后他媳妇儿冬天都不用愁暖水袋不够保温了,这是天然的人体暖水袋啊。

    想归想,乔楠的不自在却依旧有。

    上辈子,乔楠虽然都是老姑娘了,可直到死的那一刻她都还是一个处女,跟男人没什么相处经验,更别提跟哪个男人这么亲近了。

    哪怕是面对她的初恋陈军,乔楠顶多也只是让陈军拉过自己的小手,最后乔楠还嫌在路上被人看见怪不好意思地给甩开了。

    现在从翟升身上感觉到的温度,给乔楠造成了一种她跟翟长是大腿贴大腿的错觉,乔楠怎么能不别扭,不尴尬,不郁闷得想要逃。

    “看书就给我坐好,屁股上长钉子了?一直动个不停?”翟升微冷又带着严厉之意的声音淡淡地转了过来,吓得乔楠脸一白,腰板一直,本子一打开,提起笔来就做习题,哪里还敢再动半分

    等乔楠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时,倒是有些忘记了刚才的尴尬。

    正是如此,所以乔楠没有看到翟升微微向上勾起的嘴角和眼中的神采。翟升瞥了一眼乔楠跟自己靠在一起的膝盖,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这个动作挺舒服的,所以自己的脚没动,更没移开,还继续保持这个动作。

    等乔楠回乔家,翟升也才离开杂物房,拿着书回到了正屋,顺便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身水气的翟华刚洗完澡,看到弟弟直接开口道:“这次执行任务,我特么直接变成泥人了,都不敢去想刚才我从自己的身上搓下了多少泥来。”

    不过就是洗了个澡,翟华都有一种自己活过来的感觉

    “当军人,连这点思想觉悟和准备都没有的话,你可以跟爸说说你退役的事情”

    “啊喷,谁要退啊,我不就那么一说,还不准我抱怨一下?”翟升翻了一个白眼,他们翟家的孩子天生就是兵炮子,她虽然是个姑娘,可骨子里也喜欢军营的生活,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改了这性格:“对了翟升,你刚才在哪儿啊?我回来的时候,你明明不在家啊?”

    那个时候她还奇怪呢,翟升明明比她早回家,怎么可能不在,翟升可不是一个爱往外面跑的人。

    “没什么,找了个清静的地方看了会儿书。”

    “清静的地方,我们翟家还有不静的地方?”翟华翻了一个白眼:“你书房里的东西都搬空了,全搬到了杂房去,你还能去哪儿看书啊。而且我不是说了,我在家的时间比你还少,你要愿意,去我书房呗,随你用。”翟华大方地拍了拍翟升的肩膀:“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姐。”

    翟升凉凉地看了翟华一眼:“用你的书房,我怕自己会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到时候不好跟爸妈回报。我的事情,你不用关心,我有分寸。”

    “哎,你什么意思啊?你到底在哪儿看书呢,不跟我提一提?”看着翟升离开的背影,翟华扬着嗓子,问了一句:“我明明去你书房看过,你没在啊。臭小子!”

    翟华问了半天,翟升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回答,气得翟华炸毛了。

    翟华觉得,她之所以会这么男孩子气,脾气跟耐心不好,翟升要负很大的责任。要不是有翟升这么一个熊弟弟老气她,她怎么可能会这样。

    回到自己的房间,翟升拿了衣服,也准备洗个热水澡。

    至于他为什么不回答翟华的问题是因为翟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翟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书坐在杂房里了,甚至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

    既然喜欢这么做,翟升也不会去追究原因,顺从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

    “楠楠,你这是怎么了?”今年最后一天上班的乔栋梁回到家里,就看到乔楠走回来的姿势有点怪怪的,似乎是一拐一拐的:“扭到脚了?严不严重,爸给你看看。等一下爸给你烧点热水,别怕烫,泡一泡,爸再用药酒给你揉一揉,保证你很快就能跑了。”

    乔栋梁蹲下身子,想有脱了乔楠的鞋,检查一下乔楠的脚,却被乔楠给躲过了。

    乔楠不习惯跟翟升靠得那么近,就算是乔栋梁这个亲爸,乔楠现在也觉得有点怪怪的:“爸,你别太担心,可能是我今天做题目做得太认真了,脚一直没有动过,麻了。等麻劲缓过去了之后,就好了。”

    这次,乔楠的话也算是半真半假,她不是忘记不活动一下脚而是吓得不敢活动,紧张得由始至终只保持同一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