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99.第99章 年级第一
    “宝国真考这么好?别,别是老师批错或者弄错成绩啊?”

    他还想,这次朱宝国能够及格就是最大的进步了。

    “朱家打电话问陈老师的时候,好像问了差不多的问题。爸,你不用怀疑,这真是朱宝国考的成绩。今年李爷爷让我们家去给他拜年,万一要遇上朱宝国的时候,爸你可别说刚才的话啊,太打击人了。”

    朱家是不敢相信朱宝国考这么好,朱宝国勉强还能接受。

    要是外人这个表现,朱宝国必会以为对方看不起自己。

    以朱宝国的爆脾气,就算她爸算是朱宝国的长辈,朱宝国都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想要削她爸一顿。

    这事儿,别人不敢做,朱宝国还真敢。

    “放、放心,爸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乔栋梁一收心思,楠楠提醒得对,他刚才这么问,岂不是怀疑朱宝国的能力有限,怀疑朱宝国考试作弊吗?绝对不成。

    “高兴什么啊,人家朱宝国聪明,靠的是自己的努力。”看不得乔栋梁在知道了朱宝国的成绩之后,一个劲儿地夸乔楠,把乔楠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丁佳怡直接打断:“朱宝国考得这么好,你别为了你爸帮着把朱宝国的成绩拉上去,就让自己的成绩退步下来了。考了几分儿啊,在班里排第几啊,年级我都不想问了。”

    乔楠就是一个孩子,精力有限。

    她要自己学习跟进度,还要帮朱宝国复习。

    乔楠就一个普通人,能让朱宝国的成绩进步成这样,肯定是花平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朱宝国的身上了,这么一来乔楠还能顾得上自己的学习?

    丁佳怡的话里满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味道,让乔栋梁的脸色变了变。

    楠楠不会真的是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朱宝国的身上,然后就忽略了自己的学习吧,要真这样……

    “楠楠,不要担心,爸现在正在存钱。爸想好了,你们都是爸的女儿,爸肯定要一视同仁。你要来年中考考不好,爸指定筹一笔钱出来,送你去附中。看你姐最近的情况就知道,这笔钱,花得绝对值。”

    出于愧疚,乔栋梁只能比这些方面来补偿乔楠。

    因为朱宝国的关系,乔栋梁曾经的舍不得已经变成了今天的满口答应,听得丁佳怡脸都绿了。

    这么多钱,是说攒就能攒得下来吗,那之前他们需要辛苦存十几年?

    要知道,他们存这笔钱本是想着找个机会,造点房用的。

    毕竟等两个女儿长大后,尤其是要给大女儿招婿了,家里的房间指定少,孙子都没地方住了。

    乔栋梁真想用钱买分,送乔楠去附中,毫无疑问光靠攒是不行的,肯定要问人借啊。

    到时候,丁佳怡就算是再宠着乔子衿,也不可能再无脑地宠着乔子衿,满足乔子衿在经济上的需要,首先得先把这笔欠着的钱还上。

    为乔子衿干活,丁佳怡是一万个愿意。

    之前为了乔子衿的新衣服,丁佳怡天天熬夜做手脚到十二点,她也从不带一个怨字,可这事儿要是发生在乔楠的身上,丁佳怡的态度自然是不可能:“老乔,你疯了,难道就为了一个乔楠,就要拖垮我们一家人,我们乔家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为了让她进附中,难道你想我们一家四口天天喝粥吃咸菜,连顿干饭都吃不上了?!”

    是不是傻啊!

    “还是那句话,真要借钱,我去借。以后要还钱,我来还,你顾好子衿就行,我这边你不用管。”乔栋梁自然知道这些后果,但还是咬着牙,非常肯定地告诉乔子衿,他一定可以让她去附中念书的,让她有与乔子衿一样的待遇。

    听到为了这一句空话,乔栋梁跟丁佳怡直接红眼睛吵了起来,乔楠无奈地抽了抽嘴角,眼角的余光瞥了眼由始至终都在房里装死人的乔子衿房门一眼后才道:“爸,这次我考得还行,班级第一,年级第一。”

    至于年级第二比自己少了多少分,乔楠都懒得说了。

    “!”

    “!”

    同一时间不同眼睛里都打出了一个惊叹号,乔栋梁的惊叹号那是满满的喜出望外,喜大普奔。

    可是丁佳怡的惊叹号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恼恨和郁闷。

    她不明白,在短短一个学期的时间,乔楠进步的速度为什么这么快。

    上次期中考的时候,乔楠就已经基本上恢复了以前的水平,这次考试简直就是超水平,成绩比以前还要好了!

    就乔楠这个成绩,哪里需要买分去附中啊,妥妥是附中的料。

    让乔楠花钱进附中,丁佳怡不乐意,乔楠不用花钱入附中,丁佳怡还是不乐意。

    成为附中的学生,乃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她接受不了乔楠跟乔子衿竟然是同一个级别的,乔子衿去附中了,乔楠再怎么样也要去一个比附中差的学校才对啊。

    “我就说你是个坏东西,你爸还不信,现在我可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死货。以前每次让你帮你姐复习功课的时候,你就推三阻四,害得你姐考了那么一个成绩,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要是你像帮朱宝国一样帮你姐,这笔钱不就省下来了吗?这笔钱根本就不该算是你姐花的,而是被你给败了!”

    丁佳怡气急败坏,马上从朱宝国的身上联想到了乔子衿的身上。

    “大过年的,你还要整些事情出来,不让我们安生是吧?我,我打死你个祸害。”丁佳怡抬起手,就想抽乔楠的耳朵。

    不知怎么的,丁佳怡的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乔子衿最近跟自己说的话:“妈,要是乔楠在当初发烧的时候,直接烧坏脑子,变成傻子该多好,你跟我爸就不可能再为了乔楠再有这么多的矛盾。乔楠成了傻子,肯定会乖乖听你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也不和怎么的,丁佳怡就跟魔障似的,脑海之中只记得这一句话,整个人跟入魔一样,两只眼睛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