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93.第93章 就是嘴欠
    乔楠冷静地走进屋里,然后喊了一声:“爸,妈,姐,我回来了。”接着就把书放在桌子上,替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姐?你还知道子衿是你姐啊!你在外人的面前抹黑你姐的时候,怎么不记得子衿是你姐了?”丁佳怡嘲讽无比地看着乔楠,然后又斜了乔栋梁一眼,现在老乔应该知道乔楠是个多没良心的孩子了吧?

    乔栋梁皱了下眉毛,他不信楠楠是这种孩子。

    乔楠一点都不意外乔子衿会告自己的黑状,乔楠打量了乔栋梁一眼,发现乔栋梁的眼里并未有指责的神色,心里才稍稍舒服了一点:“妈,不说我有没有抹黑姐吧,退一万步说,我抹黑姐什么了?”

    “……”

    “……”

    乔楠这句短而力的话一出口,直接让乔子衿跟丁佳怡哑口无言,听得乔栋梁也是一愣。

    乔栋梁眼底闪上疑色,他之前光听子衿喊委屈,所以觉得要是事实,楠楠这么做的确是错的,但楠楠的品性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可是现在乔栋梁细一回想,小女儿哪儿抹黑大女儿了?

    乔栋梁是认真在思考问题,丁佳怡跟乔子衿却觉得受到侮辱,脸都青了。

    “楠楠,你老实告诉我,你、你有没有在宝国的面前提起过你姐?”斟酌一番,乔栋梁尽可能地用一些中性地词来发问。

    “没有,朱宝国根本就不认识我姐,刚见我姐的时候,朱宝国还问我姐是谁来着。”

    “你骗人,如果你从来没有在朱宝国的面前提起过我,为什么朱宝国那么讨厌我,肯定是你在朱宝国的面前说我坏话了,你还不承认你黑我。”乔子衿立刻跳了起来,指着乔楠的鼻子吼。

    “姐,你又不是人民币,你敢说这世上的人都喜欢你?是不是每个不喜欢你的人,都是因为我在他们的面前说了你的坏话。合着你比钞票还受欢迎啊,就算是钞票还有人说视金钱如粪土呢。”

    乔楠凉凉地答了一句。

    在二十一世纪,最受欢迎的人,一直都是“毛爷爷”。

    “不可能,你没说我坏话,为什么朱宝国这么讨厌我?”想到朱宝国说自己是靠李老进的附中,肚子里没货,乔子衿就觉得脸上挂不住。

    “姐,你这话也太冤枉人了,朱宝国不喜欢你,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合着你不讨朱宝国的喜欢,怪我罗?”

    “妈,你看,乔楠就是不肯承认她在朱宝国的面前说我坏话,这样还怎么问下去,乔楠也太赖皮了。”乔子衿词穷了。

    乔子衿词穷,不代表乔楠也没话说了:“爸,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姐去了李家,看我跟朱宝国在复习,直接跟朱宝国说,她可是附中的学生,可以辅导他的功课。朱宝国就问之前有人找李爷爷帮忙去了一个附中,这个人是不是我姐。”

    “他怎么一猜就猜到我身上了?”乔子衿不服,她才不信乔楠没在朱宝国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

    “谁让你提你是附中的学生了,你这是撞朱宝国枪口上了。你不信问爸,爸,朱宝国的脾气好吗?她这么大大咧咧跑上去跟朱宝国说,我可以辅导你功课啊,就跟明知道朱宝国缺钱,然后乐呵呵地跟朱宝国说,我可以借你钱噢。朱宝国不生气才怪了。”

    初中生的年纪最是敏感,乔子衿那话分明就是在说朱宝国的成绩不好,她可以帮忙。

    “子衿,你真这么说了?”乔栋梁脸一僵,好吧,合着子衿被朱宝国臭骂了一顿,这问题还是出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朱宝国的脾气有多坏,乔栋梁当然知道。

    朱宝国还小一点的时候,有人敢在朱宝国的面前提到“妈”,朱宝国就能豁出去把对方打他半死。

    这么比起来,朱宝国对大女儿的态度绝对算是客气的。

    指不定,朱宝国没对子衿动手,还是看在跟乔楠是同学的份儿上。

    一想到大女儿借了小女儿的光,逃了一顿打,回到家里就告状,乔栋梁心里也是无语了。

    “我,我我那不也是好心吗?”乔子衿结巴了起来,她当时没想到自己那样的说法,会不会惹朱宝国不高兴。

    现在想想,乔子衿也发现自己当时说的话,好像是有点欠揍。

    “好心也不能这样啊。”乔栋梁叹气。

    “爸,我们再把话转回来。我姐说我抹黑她,我们就来论一论我有没有抹黑啊。首先声明一点,我,绝对没有在朱宝国的面前,提起过我姐一字半句。我跟朱宝国在李家,除了学习从来不聊别的。然后我们再来假设,这话真要是我说的,爸,你想想,那些话当中哪一句是属于抹黑我姐而不是事实的。抹黑是非事实啊,我姐怎么进的附中,我们家谁不知道?如果我姐真不高兴,顶多是训我一句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当初妈拜托李爷爷做这事儿,你说朱宝国知道,有什么可奇怪的。”

    “你胡扯什么,你、你姐的事儿跟李叔有什么关系?”丁佳怡脸一红,眼里露出慌色:“你,你姐去附中读书,我我们家可是用了钱的,这跟李叔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拿针把你的嘴缝起来!”

    说着,丁佳怡还慌里慌张地看了乔栋梁一眼,就怕乔栋梁相信了乔楠的话,然后一通发作,真不让乔子衿念了。

    乔栋梁冷冷地看了丁佳怡一眼:“行了,这事儿你凶楠楠干嘛,孰是孰非,我心里明白得很!”

    合着朱宝国还用这件事情攻击子衿了,难怪子衿这么生气。

    “姐,你跟朱宝国是不是就说了这些话?”乔楠看着乔子衿问。

    果然,真被她猜对了,她姐是怎么去的附中,她爸已经知道了。

    到底是要招婿的大女儿,爸哪里会像妈想的那样,为了面子,让乔子衿从附中转学。

    要是她爸真重视李老超过一切,当初就不会有她的出生。

    爸对乔子衿的在意,比乔子衿和妈想象中的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