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86.第86章 谁才是故意的
    听了乔楠的话,赵雨气得想吐血,乔楠这是在跟她耍流氓啊,她在说什么,乔楠难道不知道?

    乔楠难道不是故意来找陈老师,让她误会她是去向陈老师告状的,害得她在陈老师,甚至是一办公室老师的面前出丑丢脸?

    “赵雨同学,怎么不说话了?好歹把话说清楚了,我到底给你下什么套了,我又抹黑你什么了,我还冤枉你什么了?”乔楠双手环胸,就那么淡淡地看着赵雨,让赵雨把话说全了。

    “你心里明白!”气得够呛的赵雨都忘记哭了,只憋出这么一句话:“你还教唆朱宝国来打我,乔楠你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第一,我心里不明白,第二,我可没教唆朱宝国打你,是你在冤枉我。”乔楠呵呵一笑:“赵雨,下次可别说错话,我,没冤枉你噢。”

    丢下这句话,乔楠直接越过赵雨回教室。

    这次的事情,乔楠跟赵雨都清楚,乔楠去陈老师的办公室就是故意的。

    乔楠没在陈老师的面前说任何坏话,但她早就猜到赵雨估计会沉不住气,不打自招。

    如果说赵雨之前在办公室里说的话乃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那么乔楠对赵雨说的话,就相当于隔壁张三不曾偷。

    不同的是,赵雨是犯蠢,极力撇清干净,乔楠这话却是赤裸裸在嘲讽赵雨的自做聪明。

    是,乔楠就是故意的,赵雨又能拿乔楠怎么样?

    “我靠,你鬼上身啊。”乔楠离开了,独留赵雨在原地一脸地狰狞之相,这让从教室里出来上厕所的其他班的同学吓得尿都缩回去了:“你不是一班的赵雨吗,站这儿干嘛,罚站,想吓死人啊。”

    对方是个男同学,直接被赵雨的表情给惊到了。

    赵雨长得不错,又小有才气,学校里认识她的人也不少。

    十五、六岁,正是大家懵动初开的年纪,像赵雨这样的女生,被几个男生暗恋是非常正常的情况,眼前这个男生就是其中一个。

    可就看到赵雨刚才的表情,这个男生对赵雨那丁点的朦胧好感,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平时看着挺文气,小清新的一个女生,怎么私底下的样子是这样的,有病啊。

    赵雨何曾被男生这么对待过,气得赵雨的脸越发抽了,吓得那个男生拔腿就跑,就跟后面有狗在追他似的。

    “气死我了,一个个都跟我做对是吧。”赵雨气得脸都青了,但为了防止再有人看到自己这么失常的一面,只能让表情恢复正常,回一班的教室。

    想到都是因为乔楠的关系,才害得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赵雨抬起眼睛来,就想瞪乔楠。

    可是不等赵雨瞪乔楠,朱宝国先眉毛一竖,目光不善地看着赵雨,吓得赵雨缩了缩脖子,安安静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看到没有,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朱宝国哼哼着向乔楠炫耀:“赵雨这种人我最清楚了,欺软怕硬,只会挑软柿子捏,你就是脾气太好了,换我,看我不揍得她满地找牙!”

    “我脾气好?”乔楠乐了,她不是脾气好,只是被人算计多了,她也习惯玩儿阴的。

    她没明着报复赵雨,但也没让赵雨好过。

    赵雨不是想当好学生,想当老师心目中的乖宝宝吗。

    今天赵雨去陈老师办公室说的那一番话,别说陈老师了,李老师指定也很快会知道。

    随便来个嘴啐的老师,赵雨在初中部老师之间的名声可就彻底坏了。

    可惜,赵雨已经初三了,而且这个学期都快结束了。

    要不然的话,才是真的有好戏看呢。

    这么想着,乔楠实在是不认为自己是个好欺负,性子软的人。

    “你不好,谁好。”朱宝国翻白眼:“小乔,我可告诉你,你这样不行,以后走上社会,你指定被人欺负死。像赵雨这样的人,就得收拾,收拾得她害怕了,她以后就不敢再来烦你。”

    “这句话,我同意。”乔楠点了一下头。

    之前她不搭理赵雨,最后的结果就是赵雨在比赛前,把她的笔都给摔坏了。

    所以不搭理这一招,对赵雨没有用,赵雨一个人唱独角戏,还能越唱越来劲儿。

    想着,乔楠看了朱宝国一眼,赵雨之所以这么闹腾,估计跟朱宝国也有点关系。

    关于这次作文比赛的事情,正好乔楠所料的那样,陈老师在告诉了李老师之后,也不知道哪个老师传了一下,赵雨这个名字顿时在这个初中部的老师群里“火”了起来。

    不过大家都是为人师表,对方又只是个学生,最重要的是还不是自己的学生,老师传归传,却也没有怎么把事情闹大了。

    更别提,赵雨那个时候来是否认自己做过这件事情,大家也没有证据,能说什么?

    但就这一点,也够让赵雨尴尬和难受的了,何况,上次朱宝国放了狠话之后,赵雨天天提心吊胆,都不敢一个人回家,非要拉上几个小伙伴,一起回家才放心。

    “怂。”看到赵雨这个样子,朱宝国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入冬的平城显得特别冷,所有人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袄,呼呼的北风刮着,真让人受不了,这个时候最苦的当然就是上班族的学生党了。

    “这天儿真是冷。”乔栋梁放下自行车就搓着自己的手,跺了跺脚:“楠楠,你们学校是不是该快期末考了?”

    “下个星期考。”乔楠替乔栋梁倒了一杯热开水,好让乔栋梁暖暖身子。

    还真别说,热乎乎的杯子往手心里一捧,乔栋梁就有一种顿时活过来的感觉,紧皱着的眉毛都跟着松开了:“这么快,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半年下来,乔楠好从课目都追了上来。

    而且这次期末考,主要考的是本学期老师教授的内容,这让乔楠的把握更大一点。

    “这就好,那宝国怎么样了,能不能考好?”才问完乔楠的情况,乔栋梁立马接上问朱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