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83.第83章 换种方法劝
    丁佳怡一离开房间,乔楠就吐了一口浊气,真的是好险。

    今天李老知道她去参加作文比赛了,正好让她把作文留下,至于李老留着自己的作文本有什么用,乔楠不知道,但也不在意。

    反正再怎么样,李老也不可能像她妈似的,拿着她的作文给别人抄,而且还勒令她这个原创者自己却不能用。

    她妈的想法真的是越来越奇葩了,难怪上辈子她被车子撞了,她妈高兴地直说,乔子衿治病钱有了,肾也有了。

    被乔栋梁拉回了房间之后,丁佳怡就朝乔栋梁吼上了:“老乔,你是不是傻啊,我们与其经常给子衿钱,让子衿去买作文书,还不如直接让子衿看乔楠的作文不就行了。”

    “行什么行,都说那是楠楠写的,就是楠楠的,子衿不能用。这事儿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真不嫌丢人,你也不怕子衿丢人吗?你还要为子衿以后的事情考虑考虑,子衿以后还招不招婿了。”乔栋梁头疼地说道。

    “不让别人知道不就行了。”

    “哟,你还知道其实这事儿做得不对,不能让人知道啊?”乔栋梁反讽:“不让别人知道,这事儿还能瞒得住?只盼别闹大就算是不错了。”

    子衿都已经在学校记小过了,不说整个附中的人都知道这事儿,至少子衿读的那个班级,还有不知道的吗?

    一想到这个情况,乔栋梁就头疼:“你说这事儿闹得,子衿被记了小过,以后她还有信心在那个班里待下去,她会不会被人看不起啊。”

    作弊,而且抄的还是亲妹妹的作文,乔栋梁想想脸上都臊得慌。

    “不,不会吧。”丁佳怡一愣,有些结巴:“不,不就是……而且那作文是乔楠的,这是我们自家人的事情,管别人什么事,他们凭什么因为这事儿,就看不起子衿?”

    “这话,你也就在家里说。你不想想,子衿是靠着楠楠的作文才有机会去参加作文比赛的。子衿要是不参加,那别人就能参加,等于是子衿顶了别人的一个名额。不说别人,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子衿的老师对子衿会是什么态度,会不会有什么看法。子衿被记小过,就怕子衿的老师因为这件事情,也受罚了。”

    “你是说,因为这事儿,子衿可能把老师都给得罪了,这、这这不至于吧?”丁佳怡吓傻了,跟同班同学比起来,老师对乔子衿的态度更叫丁佳怡在意。

    “不然呢,附中是什么样的学校,你不知道?你不会去想啊。你老说没关系,可是对于附中来说,子衿就是抄了,抄这个污点就留在附中的身上。别说是附中的老师了,你说附中的校长会怎么想?”

    “那,那怎么办?”在家,丁佳怡说这事儿是正常的就是正常的,可是在外头,丁佳怡的话不算数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这事儿难办。子衿怎么会这么糊涂呢,还有你,脑子装的都是豆腐吗,还敢抢楠楠的作文本。你是嫌子衿在附中的名声还不够坏,不够让老师讨厌是吧?子衿有多少水平,现在她那老师肯定知道了。要是她再拿出一篇楠楠的作文,你说她老师知不知道?”

    乔栋梁干脆也不从破坏姐妹俩感情的路子出发,而是从为乔子衿考虑的角度出发,唯有如此,丁佳怡才可能听得进去。

    “还,还这样了?”果然,乔栋梁一从乔子衿的立场出发,乔栋梁说的每一个字,丁佳怡都听进耳朵里去了:“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啊?我还以为把乔楠的作文给子衿,这对子衿有帮助呢。”

    死丫头,果然连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作文都帮不上子衿,太没用了。

    “子衿跟楠楠的事,你别瞎掺和。我不是帮楠楠,你就不怕自己帮了倒忙,反而害了子衿?”

    “你到底是为了子衿还是为了乔楠说这事儿,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子衿的事情,我的确是该考虑考虑,万一老师真因为这事儿,看子衿不顺眼了,那该怎么办?”丁佳怡这么一琢磨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替大女儿好好补救一下。

    乔家荒唐的周末就这么过去了,周一去学校的时候,赵雨才坐下,同学就围过来了:“周末的比赛怎么样,乔楠那个,你懂的。”

    赵雨脸一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想到自己是一关关考过来的,还参加了半个月的培训,乔楠却是内定的,赵雨就来气:“行了,别问了,乔楠的确是五个参加作文比赛中的一个。”

    “啊,真是啊?”想看好戏的同学一听这话,就郁闷了。

    “别说了,烦,我要看书了。”赵雨把书竖了起来,把自己的脸给遮住。

    原本她以为,她把乔楠的笔都摔坏了,乔楠没笔写作文,还能参加什么比赛。

    谁知道,冒出来一个多事鬼,借了乔楠一支笔,也不知道乔楠这次的作文写得怎么样,希望乔楠可以写砸了。

    想到这儿,赵雨心虚地偷看乔楠,乔楠的笔一下子全坏了,乔楠会不会怀疑什么?

    不过她做那事儿的时候,谁也没有看到,就算乔楠有怀疑,也拿她没办法。

    “你的作文本,还你。”乔楠才会下来,朱宝国就把乔楠之前留给李老的作文本还了回来。

    “谢谢啊。”将作文本拿回来,乔楠还松了一口气。

    亏得那天她没把作文本拿回去,否则就她妈那脾气,肯定会拿给乔子衿。

    这辈子,她赚的钱是她的,她写的作文也只能是她的,绝对不让乔子衿拿走她的一个字!

    正是如此,乔楠这一句“谢谢”说得比平时更加情真意切。

    “你发烧了?”习惯了乔楠冷淡的态度,朱宝国不适应地抖了一下:“还是吃错药了?”

    “滚你丫的。”乔楠丢给朱宝国一个白眼,朱宝国反而嘻嘻一笑地说道:“这还差不多。”

    “……”乔楠的嘴角抽了抽,她不知道原来朱宝国是这种调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