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81.第81章 你也这么认为
    “子衿抄楠楠,这事儿你说子衿做得对吗?子衿要有真才实学,她为什么不自己写一篇,还用抄?楠楠用自己的作文叫懒,子衿抄了楠楠的作文,这这算什么?”乔栋梁的脑子此时就跟一团浆糊似的,直接成了一滩状。

    大女儿抄小女儿的作文,而且还差点抄得奖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乔栋梁不知道自己该高兴好,还是该生气好。

    高兴的是,小女儿的作文拿到高中都能得奖,那么这次初中的比赛,同一篇作文,奖还得逃得了?

    可让乔栋梁生气的是,大女儿抄了小女儿的作文后,被记小过了,尤其是大女儿这做法太难看了。

    当姐姐的抄妹妹,乔栋梁要不是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真想问一句,大女儿这么做还要不要脸了?

    可是妻子一回家,就喷了小女儿一顿,乔栋梁都替小女儿气上了。

    大女儿抄小女儿被发现了,还怪小女儿,大女儿抄了还有理啊?

    “这怎么了,子衿买了一堆的作文书,不就是为了‘学习’吗,什么叫学习,不就跟抄差不多吗?更何况,这是我们自家的作文,要是她不写,谁会知道这篇作文不是子衿想的,都是被她给祸害的。”

    此时的丁佳怡已经完全被刚刚在学校里哭红了眼睛的乔子衿洗脑了,奉信一句话,天下文章一大抄。

    更何况,都是自家的东西,那能叫抄吗,顶多是乔子衿拿来用用。

    要是乔楠不写这篇,重新写一篇,那不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吗?

    “谁这么告诉你的,你这话真是无耻得坦荡荡啊,老丁,你是真不要脸还是假不要脸?”乔栋梁脸一虎:“谁说这是自家的东西,这是楠楠的作文,楠楠自己的!楠楠的东西,子衿想拿就拿,可以想用就用?这话是谁说的?!楠楠的东西就是楠楠的,没有自家人的说法。”

    “子衿不是她亲姐姐?子衿平时对她多好啊,就算是让她帮帮子衿有什么不可以的!”丁佳怡不服气:“大家都是一家人,为什么非要分这么清楚,在这个家,她能有什么啊?啊!”

    “好?那子衿的东西,是不是楠楠也都可以拿,可以用,可以占为己有?”看着丁佳怡嚣张张狂又蛮不讲理的样子,乔栋梁真想一巴掌扇上去。

    “就子衿拿了楠楠的作文当成是自己的,这点怎么说也是子衿的错,子衿对楠楠这也叫好?好,好个屁!”

    乔栋梁伸出手拽着丁佳怡,把丁佳怡往外拉:“你说这事儿错的是楠楠,还说是楠楠懒得生虫,不肯再写一篇。你现在就出去,你敢不敢当着整个大院的人,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对楠楠说的话,对别人再说一遍。只要你敢对外人说,我跟楠楠就承认是我们错,你看行不行?”

    “你干嘛。”丁佳怡脸一白,拍打着乔栋梁的手,哪里肯出这个门。

    在乔楠的面前,丁佳怡提出再无理取闹不要脸的要求来,丁佳怡都不觉得自己有错,更认为乔楠有配合和满足自己的义务。

    可是就刚才那番话,丁佳怡还真没脸对其他人也这么说。

    写作文的人不能用,抄作文的人反而能用,这种把脸踩在脚底下的话,丁佳怡哪里肯在外人的面前说起。

    “合着你也知道你刚才的话有问题,在别人的面前提丢脸,却敢对楠楠这么凶,你这是窝里横,就逮着楠楠一个人欺负是吧?楠楠这是倒了多大的霉,才摊上你这么一个妈?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会坏了楠楠跟子衿的情份。要是她们姐妹俩闹僵了,以后不往来,就全是你这个当妈的害的!你也说了,子衿是楠楠的亲姐姐,以后子衿要有什么麻烦,除了找楠楠帮忙,还能找谁,你现在添什么乱!”

    乔栋梁这番话,既是在提醒丁佳怡也是在提醒乔楠。

    丁佳怡没听明白,乔楠却是听明白了。

    乔栋梁这话,主要有两个意思。

    一,丁佳怡刚才的胡搅蛮缠只代表了丁佳怡个人的意思,与乔子衿没有半点关系,希望乔楠不要误会,然后对乔子衿有误解,闹得姐妹不合。

    二,乔栋梁也算是看明白了,哪怕大女儿在进步,可真论起来,大女儿的成绩差小女儿不是一点点。

    现在这个社会,读书人成才的机会更大一些。

    只怕以后小女儿的前途会比大女儿好。

    万一大女儿遇到什么困难,肯定要找小女儿帮忙。

    要是丁佳怡再这么破坏两个女儿之间的关系,那大女儿将来遇到麻烦,小女儿还能帮着?

    妻子这种做法,根本就是要拖大女儿的后腿。

    乔楠的嘴角一拉,完全没有了乔栋梁刚才出言相护之时心底才生起的丝丝暖意。

    这丁点的暖意还没让乔楠彻底感觉到温暖,就在乔栋梁这番话之下,如同被泼了一盘冰水似的,冷得厉害。

    她妈想让她当乔子衿的移动金库,但凡是对乔子衿有帮助的,她妈就恨不得榨干她的所有去满足乔子衿。

    至于她爸,她爸这是想让她给乔子衿当保姆,一直管着护着乔子衿。

    “我哪儿是添乱了?”丁佳怡不承认:“这事儿,子衿可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你自己看着办吧!”

    老乔可是想留着子衿招婿的,子衿被记过了,她就不信老乔不着急。

    要不是乔子衿的老师明确地告诉丁佳怡,这作文只可能是乔子衿抄了乔楠的,否则丁佳怡都想抓着乔楠去一趟附中,让乔楠亲口对老师承认,是她抄了乔子衿的。

    丁佳怡不但不认错,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乔栋梁就头疼得不行,老丁真是太糊涂了:“楠楠啊……”

    老婆那儿劝不听,乔栋梁只能从小女儿的身上下手。

    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乔楠一直表现得太过懂事听话,所以在这种时候,乔栋梁都是选择让乔楠受点委屈,多理解理解丁佳怡和乔子衿:“你妈的脾气不好,一时糊涂才会说那种不着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你妈人是好的,就是太关心你姐了。”

    “爸,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应该把我的作文给我姐抄才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