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0.第60章 爱学不学
    明明两个都亲闺女,楠楠也是乔栋梁自己要生的,李老想不明白乔栋梁怎么会让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到李老累了的模样,乔栋梁没再说一个字,只是默默地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乔栋梁认识李老这么久,就算是他为了生二胎离开部队,李老对他失望,却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种话。

    “楠楠,你回来了。”乔栋梁回到乔家的时候,乔楠当然回来了。

    乔楠愣了一下,然后才叫了一声“爸”。

    看到小女儿冷淡的样子,乔栋梁叹了一口气,看来楠楠不但怪老丁,其实心里也是怪他的。

    “你是不是要看书了?”

    “嗯。”不知道乔栋梁要跟自己说什么,乔楠依旧选择拒绝跟乔栋梁沟通,反正在她妈这件事情上,她是绝对不会再妥协了。

    “那就去吧。”

    “噢。”

    父女俩的对话就在乔楠简单的“嗯啊噢”之下结束了。

    等吃晚饭的时候,乔栋梁才开口说:“楠楠,明天你去一趟李家。”

    “李家?”乔楠眨了眨眼睛:“李老家?”

    “什么李老,叫爷爷。”乔栋梁训了乔楠一句:“明天朱宝国会去李家,你帮朱宝国复习一下功课,教教他。记住,用点心,好好教宝国,明白吗?”

    “……”

    乔楠抿了抿嘴,淡淡地说了一句噢。

    本来有些不高兴的丁佳怡看到乔楠这个反应,细细一想有点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了,嘴角微微一勾笑笑,这次却没有再反对什么。

    乔栋梁已经答应李老了,乔楠也没别的选择,周末的时候只能拿着书去李家,乔楠到的时候,朱宝国已经在了。

    “哟,来了。”朱宝国两只脚翘挂在桌子上,身体靠着椅背,嘴巴翘着,用上嘴唇和鼻子将笔夹了起来,那样子不像是来学习的,而是来度假的。

    看到这个样子,乔楠的眉毛马上皱了起来,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给你两个选择,一,你不能出去,你干你的,我看我的。第二,把脚放下来,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朱宝国脚软了一下,差点没摔一跤。

    他没想到乔楠的态度这么强硬,说的就像这里不是李家,而是乔家似的。

    乔楠来了,不该先对他循循善诱一番,把他感化了之后,再教他学习吗?

    为什么他从乔楠的话里听出一股,要是他真的不想学习,她都不准备劝他,随他爱干什么干什么的意思?

    外公请乔楠来教他,乔楠这么说,真的好吗?

    “你是认真的?”傻眼的朱宝国问了一句。

    “你说呢?”乔楠坐到另一边去,然后把自己的复习资料拿出来,不再多看朱宝国搁在桌子上的脚,看自己的书起来。

    “可是你是我外公请来教我的。”乔楠该是这个态度吗?

    “老师还是专门教学生的,你不想学,老师有办法吗?我还能比老师厉害?”曾经失去过学校机会的乔楠对朱宝国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态度,很是不喜欢。

    书要不要念是朱宝国的事情,朱宝国愿意学,她就费点时间跟心思教。

    要是朱宝国不愿意学,她顶多是换个地方学习。

    李家家大又宽敞,还没打扰,学校环境不要太好,她才不愿意把时间跟口水浪费在一个不想学的人身上。

    “你真的不劝我一下,你不怕你这个态度,我,我我一生气就走了啊。”朱宝国说着还真站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

    朱宝国一边往外走,一边扭着脖子看乔楠,等着乔楠来追自己。

    可是他都已经走到门口了,朱宝国发现乔楠似乎连题目都做了几题了。

    一瞬间,朱宝国觉得自己真是****到家了,乔楠是真的不在意啊,抓紧时间学习,懒得搭理他,他就几步的路子,乔楠还干掉了几道题目,我去!

    “喂!”朱宝国不甘心地走到乔楠的身边,看到乔楠还不理自己,朱宝国一恼就去抢乔楠的书。

    乔楠睨了朱宝国一眼:“我作业多的是,你抢一本我可以换一本。但还是那句话,不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吗?”

    “你这态度到底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想教我,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从小没有妈妈?”朱宝国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是真心把乔楠当成妹子的,可是乔楠一直对他冷冷淡淡,乔楠是不是觉得他已经坏到无药可救了,教他学习是一种浪费时间的事情?

    “看不起?我没那个资格。”乔楠摇摇头:“我只是比别人清楚,如果你想学习,我教就有用,你不想学习,我教你,你听不进去,我的学习进度还落下了,没必要。所以你到底想不想学?”

    乔楠的话没有深入浅出的大道理,更没有那种能够煽动人心的华丽辞藻,她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实。

    乔楠的这种态度让朱宝国觉得,自己刚才发脾气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学你就教?”朱宝国不大高兴地问了一句。

    “是,你学,我教,你不学,我也不管你。”

    “那你想怎么教我,我有多少程度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先把它做了,然后我再决定怎么教你。”乔楠交给朱宝国一张简单的试卷,让朱宝国先做。

    看到这手抄的试卷,朱宝国心里舒服了:“原来你早就有准备啊。”乔楠对他其实也没那么不在意吗。

    对于朱宝国给点颜色就开染房的性格,乔楠不予置评,只要能安静就好。

    于是,朱宝国做手抄卷,乔楠做自己的题,一时之间两人在一起时极是安静,学习氛围特别好。

    放心不下孙子的朱老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来李家家看看的。

    他倒是不担心孙子把人家小姑娘给欺负哭了,他就担心孙子不乐意学习,发一顿脾气之后又跑出去野,再受伤就不好了。

    只是朱老没有想到的是,他才走进李家竟然看到孙子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手里拿着笔,断断续续地在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