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5.第55章 服不服管(加更章)
    “行了,现在是早自修时间,大家都保持安静,就算自己不学习,也不要打扰别人。”看到站起来的朱宝国一副流氓腔地把脚踩在了椅子上,乔楠白了朱宝国一眼:“放下来。”

    “你这个女人真是的,我在帮你啊!”朱宝国不乐意了,真是一点都不领情:“那天真的是你救的我?”

    那天的情况那么危险,打他的那伙人当时完全已经红了眼睛,谁敢管闲事,谁就得跟着挨揍。

    朱宝国没办法想这么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哪儿来这么大的勇气,管那天的事情,还帮他把人叫来了。

    尤其是乔楠今天的态度显得特别冷淡,对人一点都不热情,比他还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救的那个人,当时一脸的血,我也不确定我救的就是你。”乔楠也不争,要不是别人告诉她,被打的是朱宝国,她也不知道是谁。

    “那就是你了,谢谢啊。”确定救自己的人的确是乔楠,朱宝国才别别扭扭地说道了一声。

    “行了,坐下,我要看书了。”

    “……”看着乔楠特别冷淡的样子,朱宝国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犯贱的味道,就是想去撩乔楠几下,想看乔楠发脾气的样子:“这道题我不会做,要不你教我一下?”

    朱宝国闭着眼睛抽出一本书,手指随便胡乱一指,指了道题给乔楠。

    “不好意思,我也在学习,你要真不明白,可以去问任课老师。”

    “我受伤了,不想走,就问你。”朱宝国把书塞到了乔楠的面前,非要乔楠教不可。

    朱宝国不喜欢读书,也不愿意来学校,但出了这次的事情后,朱家不像以前那样放纵朱宝国,朱成褀直接放话,要是朱宝国再敢逃学惹事生非,与其让朱宝国这个儿子被别人打死,他宁可自己打。

    朱成褀给朱宝国两条路选,第一条,老老实实地去学校读书。

    至于学习成绩,朱成褀对朱宝国这个儿子是不抱一点希望。

    第二,他直接把朱宝国的两条腿打断,免得朱宝国正事不干,尽惹祸,干脆待在家里,他养朱宝国一辈子。

    李家也改变了对朱宝国的态度,当然坚持要求朱宝国必须回学校继续念书,绝对没有第二个选择。

    李老甚至还直接把朱成褀这个女婿给痛骂了一顿,朱宝国是女儿留给朱成褀唯一的血脉,朱成褀就是把朱宝国教养成这个样子,朱成褀对得起死去的女儿吗?

    被两家的老人逼着,又有朱成褀的恐吓,朱宝国哪里敢再逃学,只能来学校坐着。

    根本就已经不习惯学校生活的朱宝国不给自己找点乐子,他就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纯发呆了。

    于是,乔楠成了那个无辜被朱宝国盯上的牺牲品。

    乔楠不理,因为她听得出来朱宝国根本就没有想学好,自顾自地看书。

    她连乔子衿都不怕,还怕一个朱宝国?

    谁知道,这个朱宝国也的确是太无无聊了,乔楠不理他,他就碰一下乔楠的肩膀,推乔楠一下,甚至故意发出比较响的动静,打开笔盒,移移椅子。

    整间教室就听到朱宝国在那边吱吱呀呀,稀里哗啦的声音,吵得所有人都看不了书,但又没人敢去说朱宝国。

    乔楠倒愣是没有被打扰倒,还能专心看自己的书,别人就没办法了。

    乔楠抿了抿嘴,水灵灵的眼睛一挑,冷冷地瞥向了朱宝国:“你屁股上长痔疮了,动个不停?”

    “卟……”

    班里不少同学听到乔楠这么话,连忙用手捂着嘴巴,免得笑出声来。

    朱宝国的脸立马红成了猴子屁股:“你说谁长痔疮了,老子的屁股好得很!”

    “既然屁股没事,就给我做好,你要真觉得有多余的精力发泄不出来,去操场上跑几圈。”

    “你,你?”朱宝国气得不行:“你是不是个女的啊,对着个男人就开口闭口屁股屁股的,你要不要脸啊?”

    “你看吧,我就说了她不要脸!”赵雨脸上露出笑容,跟了一句。

    “滚你妈的,特么有你什么事啊!”朱宝国直接喷了赵雨一脸,他说归他说,这女人算是哪只鸟,也敢这么说乔楠。

    “活该。”周磊冷笑了下,朱宝国脾气可不好,他不打女生不代表朱宝国不打女生。

    乔楠有底气跟朱宝国横,其他女生要敢在朱宝国面前这么牛气,就等着挨揍吧,赵雨竟然还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蠢的。

    朱宝国喷赵雨的时候,又是拍桌子又是踢椅子的,那样子不良之气浓浓扑面而来,大有流氓进学校的势头。

    不少人头疼不已,本来他们一班的学习气氛可好了,朱宝国一来读书,学习气氛完全被朱宝国给破坏了,朱宝国还不如不来呢。

    朱宝国不傻,而且从小因为没有母亲的关系,朱宝国的心思比一般人还敏感。

    本来他只是纯粹看赵雨不顺眼,所以才发脾气,谁知道这么一闹,班里的同学竟然全都不喜欢他,看他的眼神里全是嫌弃,朱宝国心里一火,眼眶微红,如同一头被惹恼的小牛犊子一般,梗着脖子就想离开教室。

    不喜欢他就不喜欢他,他还不喜欢这些同学呢,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朱宝国有走的意思,不少人还真的松了一口气。

    朱宝国才走到讲台那边,一直还算沉默的乔楠“啪”的一声,把书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一大早的,到底在闹什么呢,给我回来!”

    大步离开的朱宝国愣是被乔楠这重重的一砸给震住了,站在讲台的位置看着乔楠。

    “现在是早自习时间,要是谁敢再吵,就给我去外面罚站。”

    乔楠的那一砸,别说是朱宝国了就连班里的其他同学也被吓到了,大家一惊,都乖乖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没人再敢把注意力放在朱宝国的身上。

    “站在那里干嘛呢,难道你想上课的时候,坐在老师的旁边?要是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替陈老师申请!”乔楠盯着朱宝国看,然后下巴抬了抬,点了下自己旁边的位置,让朱宝国做个选择。

    “凭什么!”朱宝国回过神来后,又跟乔楠扛上了:“凭什么听你的?”

    他连他爸的话都爱听不听,凭什么听一个比自己弱小这么多的小姑娘的话,这多没骨气啊。

    “凭什么?”乔楠笑了,笑得朱宝国直起鸡皮疙瘩:“行,你那么喜欢那儿,你以后就坐那儿吧,我帮你搬桌椅。你只管放心,等陈老师来了你就会知道我凭什么说这话了。”

    朱宝国那是没有来学校读书,所以不知道情况。

    可是班里的其他同学清楚得紧,哪怕乔楠不是班长只是副班长,可是乔楠这个副班长的话比班长还好使,谁让乔楠是老师们面前的宠儿呢?

    最重要的是,乔楠虽然有这个权力和能力,但为人并不嚣张,平时基本上不管班里的事情,也不会用权压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为此,乔楠不发话也就算了,可是乔楠一开口,班里的同学还是比较听乔楠的话的。

    也就朱宝国这个二愣头,敢跟乔楠这么呛。

    朱宝国看到乔楠还真的认真要把自己的桌椅搬到讲台的旁边,吓得连忙抱过去,按住自己的桌椅:“我的位置不用你安排,我喜欢坐哪儿就坐哪儿。”

    “那还闹不闹了?”

    “我哪有闹!”

    “没闹就给我坐好,该干嘛干嘛,你要不愿意看书就给我发呆,发呆你总会吧,总之不许再打扰到别人明不明白?”

    “哼。”朱宝国还扒着自己的桌子,小声地哼了一下后,果然坐下来,没敢再像之前一样总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打扰别人。

    朱宝国肯配合,班里的其他同学自然就没有意见,早自习好歹算是挨过去了,就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直等铃声响了,真趴在桌子上只能无聊发呆的朱宝国才回过神来,他干嘛在那么听乔楠的话。

    管乔楠把他的座位摆在哪儿,他都不想念书,这事儿对他有影响吗?

    朱宝国正想发作呢,一张写了几道题的大白纸就出现在朱宝国的面前:“把它给做了。”

    “凭什么?”

    “真想知道?”乔楠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宝国:“我不信李老没跟你说过,你在学校的时候归我管的事。”

    “你刚刚还不是不肯教我吗?”

    “你也说了,那是刚刚,现在给我做。”

    乔楠也不想改变主意,不想管朱宝国的事情,但朱宝国实在是太熊了,要是不给他安排点事情,他能一直闹腾,到时候,乔楠自己还学不学了?

    当初李老当着乔栋梁的面,让乔楠管朱宝国的学习,乔栋梁直接都答应了。

    要是乔楠完全丢开手不管,以朱宝国的脾气,他都不可能老实地待在学校里,然后一出学校果然又要闯祸,这让乔楠没办法跟乔栋梁和李老交待。

    乔楠揉揉额头,她爸真的是给她找了一份非常“好”的活干啊,她还没当过妈,却提前教养上“儿子”了,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