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8.第48章 不再退让
    等乔楠回到乔家的时候,就看到乔子衿一个人坐在她的床上发呆,而且自己的房间乱七八糟,明显是被人给翻过了。

    乔楠扯扯嘴角,呵呵一笑,都不用问,她也知道乔子衿都干了什么好事。

    乔楠二话不说,把乔子衿翻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就默默看书。

    乔楠这么大的动静,乔子衿愣是没有回过神,直到乔楠复习完两页功课,乔子衿才突然出声:“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出声,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乔子衿完全被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乔楠给吓住了,反应比乔楠还大。

    乔楠翻了一个白眼:“我都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干净了,你说我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个……”乔子衿尴尬地笑了笑:“我有一样东西掉了,之前怎么也找不到,所以才会把你房间翻乱的,不过后来我找到了,不好意思啊楠楠。”

    “没关系,我已经收拾好了。”乔楠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找东西还是找钱,大家心里有数。

    “子衿我回来了。”丁佳怡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

    “妈!”乔子衿眼睛一亮,直接从乔楠的房间里跑了出去接丁佳怡:“妈,今天工作找到了吗?”

    “找到了。”丁佳怡吃力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丁佳怡做了那么多年的家庭主妇,一下子走上社会,差点羞于开口差距工作的事情。

    明明平时丁佳怡跟人打交道挺正常的,但一找起工作来,嘴巴上就跟糊了浆糊似的,一直张不开口问。

    就丁佳怡这种情况,就算是勉强找到活干了,当然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干了半天的活儿,丁佳怡才知道现在赚钱到底有多辛苦,曾经的自己有多幸福。

    “子衿,怎么家里你一点都没有收拾?”丁佳怡进门一看,就不高兴了。

    丁佳怡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的衣服洗了,不过中午吃过饭的碗留着没洗,想让乔子衿帮忙的,家里的地也没扫,这些活都挺简单,她想大女儿应该能做得了。

    谁知道,她出门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还是老样子。

    “我……”乔子衿暗叫糟糕,她之前一直在乔楠的房间里想办法,怎么解决考试跟舞衣的问题,早忘记还有这事儿。

    “妈,可我把楠楠的房间收拾干净,不信你去看?”

    “……”正好从房里出来想倒杯茶水的乔楠被乔子衿这句话给无耻到了。

    乔楠一边的嘴角抽了抽,没说话,去倒水喝。

    自己工作了半天,累得要死,小女儿一副不冷不热,不死不活的样子让丁佳怡来火:“你这是什么态度?!”

    被喝住的乔楠也不争辩,淡淡地说道:“妈,你回来了,妈,你辛苦了,妈,我回房看书去了。”

    “看什么看,那么大的人了,连房间都不会收拾,还要你姐帮你?白长这个个儿了!”

    “又怎么了?”正好进门的乔栋梁才回到家里,就听到妻子又在骂小女儿了。

    “还能是怎么了,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们这些当爹当妈的,只管一个人逍遥快活。书里就是教你们这么读书的?要真是这样,你还读什么书,如果不是,你又学会了什么!”丁佳怡抬了抬下巴,让乔栋梁自己看看家里是什么情况。

    乔栋梁早就习惯了家里的整洁,今天家里突然有些小脏小乱,乔栋梁忍不住也皱起了眉毛来:“怎么没收拾?”

    “我去干活了呀。”

    “我出门复习了。”

    “我……”

    丁佳怡跟乔楠都说出了自己不空收拾的理由,但是乔子衿说不出来。

    “我,我打扫了楠楠的房间。”

    “打扫了一整天?”乔栋梁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而且楠楠向来是自己打扫房间的。”

    “楠楠起得比我早,所以不是楠楠不收拾自己的房间,是被我连累的。爸,这种活我没干过,所以动作比较慢,你你、你别生气。”

    “算了,反正也不是太脏,大家都搭把手,把家里弄干净了。”乔栋梁叹气。

    “我,我洗碗!”乔子衿连忙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话,一双眼睛却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乔楠一眼。

    她唯一的借口是打扫了乔楠的房间,可是房间是乔楠自己打扫的,这事儿她知道,乔楠也知道。

    乔子衿感觉到最近乔楠没以前好说话,深怕乔楠会当着爸妈的面拆穿自己。

    不过,乔子衿看了乔楠好几眼,乔楠也只是默默地拿起了扫帚把地扫干净。

    “呼。”乔子衿松了一口气,乔楠脾气的确是变大了点,不过骨子里还是跟以前一样好欺负,这就好。

    看到乔子衿放心的样子,乔楠无语地笑了笑,打扫房间的事情,不是她不想跟乔子衿计较,而是乔子衿还不明白她在爸妈心中真正的地位。

    不过就是件打扫房间的小事,要是她非跟乔子衿争功劳,她爸最后顶多只是一句“嗯”,心里不见得有多高兴。

    乔子衿在家待了半天,一件家务活也没干,哪怕这样可以显出乔子衿到底有多懒,但她爸妈的脸上也不光彩,这个懒女儿是他们养出来的。

    尤其是爸还会觉得她小气,就算真是她干的活,把功劳送给乔子衿,就当给乔子衿解个围。

    一家人之间,不该这么斤斤计较,偶尔吃个小亏,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爸问这个问题,不是想找乔子衿的麻烦,是希望看到乔子衿的进步。

    长女,这个身份真好用。

    上辈子她爸放弃她,除了她的确是不争气之外,毕竟她的牺牲成就了乔子衿。

    否则,要是她爸强硬一点,她妈不得不听,那个时候的她向来没主见,她妈都松口了,她自己肯定不能够坚持错学打工。

    想到这些,乔楠自嘲一笑,或许因为她的出生,害得妈工作没了,爸只能退伍,最后她还不是一个儿子,其实她爸心里头对她也是有点怨言的吧。

    上辈子,她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她的一切牺牲都用来成就了乔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