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2.第42章 自我反省
    出了这么多的事,乔子衿休想再拥有像以前一样家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她要的并不多,就希望自己可以继续上学。

    至于乔子衿,只要以后乔子衿不来惹她,她也不会再多理会乔子衿。

    当然,要是她妈跟乔子衿还想像以前一样欺负她,让她吃哑巴亏,那么她肯定会像今天一样,反击她们!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乔楠就能看得进书了。

    书房里,父女俩面对面地做着,一坐下来,乔子衿就低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

    乔子衿哭成这个样子,乔栋梁长长叹了一口气:“行了,别哭了,你倒是告诉我,你在哭什么?”

    听到乔栋梁先开口,乔子衿松了一下,然后才抹着眼泪道:“爸,我知道我错了,我妒忌楠楠的成绩比我好。爸,今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其实,其实我今天之所以会这么急,也是为了存折的事情。我知道妈对我好,为了让我念附中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我也想好好念书的,可是家里书没有了,还被爸发现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爸,我心急,我害怕啊。我怕家里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却什么都回报不了你们,我越是紧张,这书就越是念不好。可是楠楠……楠楠考得再差,成绩都比我好多了,而且楠楠还是副班长,年年拿奖状,我什么都没有。”

    乔子衿的语气无助极了,似受伤的小兽一般,发出哀鸣。

    乔子衿的话虽然有些语无伦次,可是乔栋梁听明白了。

    无非就是乔子衿也知道自己读附中花得钱太狠了,偏偏自己在暑假的时候表现又差。

    家里有个亲妹妹做对比,大女儿这是担心自己错上加错,会惹父母的不喜欢。

    “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子的。楠楠是我的亲妹妹,我是姐姐,我应该对她好,照顾她才对。我怎么可以因为一直成绩比不上楠楠,就自卑呢。我以为,我去了附中,那儿的老师好,我的成绩一定可以上去,可以跟楠楠一样好。到时候,爸你有两个优秀的女儿,也好去见李爷爷。爸,对不起,我不想的。”

    看乔子衿哭得那么惨,乔栋梁忍不住就心软了起来:“好了,别哭了,再哭眼睛就得肿了。”

    “爸,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其实,今天的事我承认我是想让爸知道,楠楠也是个普通人,像我一样犯错。但也因为楠楠是我的妹妹,我才紧张。我不想看到楠楠接触了不该接触的人,然后真的学坏。爸,你要相信我,在这一点上,我对楠楠是好意,没想害楠楠。我唯一的错就是太着急了,听风就是雨,也不给楠楠一个解释的机会,就定了楠楠的罪。爸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

    乔子衿的认错态度良好,还自我检讨犯过的错误,乔栋梁还能拿乔子衿怎么办。

    乔栋梁叹了一口气:“子衿,我问你,今天楠楠还说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怎么看?”

    乔子衿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头,然后脸上全是懵然:“爸,你指的是哪一件?”

    “楠楠发烧。”

    “爸,楠楠发烧跟我真没关系,我也相信绝对不是妈做的!”乔子衿当下否认。

    这件事情就算是在妈的面前,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你的意思是楠楠说谎?”

    “我不知道谁说谎,我知道的是,我没做这件事情。我跟楠楠是亲姐妹,我嘴上或许会说说楠楠,但绝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

    乔栋梁叹了第二口气,他也不相信不希望大女儿做出这种事情。

    可小女儿当时的表情、说的话,乔栋梁还历历在目,乔栋梁很难安慰自己,小女儿反应的事情只是她的臆想,并不是真实发生过的。

    “子衿,这话我就说一遍你听好。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以后也不再问。不过,相同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乔子衿的手指甲已经在她的手心掐出一个个凹痕来了。

    听到乔栋梁这句话,乔子衿知道她爸并没有完全相信她刚才说的话。

    “爸,我知道,你看我以后表现。”乔子衿勉强一笑,应了一句:“爸,那我回房做作业了。”

    “去吧。”

    乔子衿回房间的时候,经过乔楠的房间,眼睛狠狠地瞪了乔楠房门口几眼,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门。

    乔子衿把房门锁上,然后抽出一本本子,用笔不断重复写着一句话:“乔楠贱人去死!”

    等乔子衿写了满满一大页密密麻麻的“乔楠贱人去死”后,心里才舒服了点。

    乔子衿把这一页纸的内容撕了下来,然后用火柴点燃,烧了个一干二净,这才真的拿出作业来继续做。

    “老、老乔。”晚上的时候,丁佳怡戚戚地进了房间,结巴地喊着乔栋梁。

    “有事?”乔栋梁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老乔,后天子衿就要去学校了。”丁佳怡僵着一张脸,跟乔栋梁过了小半辈子,她头一次觉得跟乔栋梁拿钱是一件非常难开口的事情:“就算以后子衿真的归我管,我出去找工作要花时间吧。可是子衿的饭钱?”

    乔栋梁淡漠地看了丁佳怡一眼,从兜里拿出六块钱交给丁佳怡:“拿去。”

    看到六块钱,丁佳怡抿了抿嘴:“才六块钱?”

    明明老乔给乔楠五块钱,乔楠一个星期五块钱,子衿两个星期才六块钱?

    更何况,乔楠只是初中生,子衿可是高中生!

    “以前,你给子衿钱,楠楠一分都没有,楠楠有说过什么吗?因为你的关系,楠楠从来都只能用、穿子衿剩下的,楠楠有说什么吗?六块钱是不多,但子衿拿去吃饭绝对够了。你要想给子衿多点钱,就赶紧去找工作。有了工资,你怎么管子衿,我不插手。”

    相同的,自此以后乔楠有什么事情,丁佳怡也别凑上来,一切都有乔栋梁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