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0.第40章 是你干的吗
    本来乔栋梁还觉得,丁佳怡再不对,乔楠那句不想让丁佳怡生下来的话,的确是太过分,没良心了。

    可是在听乔楠的这些话时,乔栋梁嘴巴上就跟糊上胶水儿似的,张不开嘴也没办法替丁佳怡辩解。

    乔楠发烧生病的事,过去还没两个月呢。

    当初乔楠是怎么从厨余桶里把明明没有过期的退烧药找出来,乔栋梁还记得呢。

    那天,妻子非要说给小女儿吃过退烧药了,然后又说药没了,过期了,丢了。

    妻子真的给小女儿吃过退烧药了?

    退烧药真的吃完了?

    还是退烧药真的过期了?

    没有,都没有。

    妻子再掩盖,存折的事情一闹出来,妻子非让小女儿错学打工,到底是为了小女儿好,还是有别的心思,乔栋梁能想不明白?

    小女儿说的话越多,乔栋梁的脸色就越是难看,哼哧哼哧地呼吸着。

    “爸,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没告诉你,我觉得那是我的错觉,我也希望那是我病糊涂记错了。我发烧那一晚,不是下了很大的雨?我记得我明明把窗户关起来,免得雨飘进屋里来的。我明明记得,我是盖着被子睡觉的。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人来我房间,走到了窗户的位置。天亮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不但发烧了,被子不但在床角,而且一半还在地上,窗户更是打开了。爸,妈真的疼我啊!”

    乔栋梁受打击地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看着小女儿:“楠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胡说!”丁佳怡眼眶红红的,脸更红,被乔楠给气红的:“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什么时候去过你房里开你的窗户了!”

    明明那天起来之后,子衿告诉她,乔楠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儿,脸通红好像不舒服的样子,她进乔楠的房间摸了乔楠的额头,这才知道乔楠发烧了。

    “你,你怎么可以无赖我,我我、我可是你亲妈!”

    “老乔,我跟你一屋,你自己想想那天晚上,我有半夜起来过吗?”丁佳怡害怕乔栋梁信了乔楠的“谎话”,连忙让乔栋梁回忆。

    “……”快要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乔栋梁怎么可能记得这么清楚。

    乔栋梁当过兵,人比较警醒,一般丁佳怡晚上起来上厕所什么的,乔栋梁的确是有点感觉,但太久以前的事情,乔栋梁哪有什么印象。

    乔栋梁一副记不起来的样子,差点没把丁佳怡气晕过去:“我没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是你自己身体不好,还赖我在雨夜里给开窗。你那个房间,我能乐意进,而且还要半年起来进去?我要早算计让你发烧,我能让家里留半颗退烧药,还被你给翻到打我的脸?”

    丁佳怡这说得不文不类,甚至叫人颇为尴尬无语的话,听得乔栋梁久久反应不过来。

    妻子这么说,也算是间接承认了她的确是故意把药丢掉,就是想让小女儿的病快点好,赶不上开学报名。

    不管窗户是不是妻子开的,妻子算计小女儿错学打工的事是绝对错不了了。

    为大女儿花光家里的积蓄,却非要小女儿去补这个漏洞。

    面对这一点,乔栋梁的确没脸再向乔楠张口说,丁佳怡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不爱她。

    就像乔楠说的,这种母爱,谁敢要,谁要的起?

    “妈、妈,算了。楠楠不是说了,她可能是记糊涂了。指不定那个时候楠楠就已经发烧,把做的梦当成了现实。楠楠当时毕竟是病了,你你、你就当体谅楠楠呗。”看着越来越生气的丁佳怡,乔子衿一把拉住了丁佳怡,不想再让丁佳怡跟乔楠吵。

    “!”乔子衿这话一出来,乔楠眼睛一睁,瞪向了乔子衿。

    朱宝国的事情只是传闻,连半点证据都没有,乔子衿今天回来都跟她大闹了一通,猛往她身上泼脏水。

    这个时候,乔子衿真心实意劝丁佳怡别闹,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乔子衿对她,从来没有安过好心。

    被乔楠这么一退,乔子衿心虚地侧过身子,往丁佳怡身后躲了躲。

    随后乔子衿才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又挺着腰僵着脸色站了出来:“楠楠,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乔楠笑了,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

    直到现在,她竟还一直小看了乔子衿。

    上辈子,乔子衿能在出轨之后,把离婚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知道自己有尿毒症需要***把主意打向她。

    这么狠的一个女人,原来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露出了端倪。

    那天晚上,是真的有人进了她的房间,不但开了她的窗,而且还扯掉了她的被子。

    但这个人不是丁佳怡,而是乔子衿!

    “爸,我能说的是,我敢肯定那天晚上有人进过我的房间。要是你们觉得我在做梦,就当我在做梦吧。反正我发烧了,水都没得喝,我妈跟我姐还能高高兴兴吃西瓜,把发烧药当成过期的药丢掉还说我吃过了。就这样,你还说我妈是爱我的,我做那种梦也不奇怪。”

    乔楠吐了一口气,整个人显得被打击得不轻。

    在说了这句话后,乔楠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是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

    明明该让学生党感觉最愉快的周末才要开始,乔楠却觉得自己已经要过不下去了。

    她真的是乔家的孩子吗?

    她多希望自己可以不是!

    乔楠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比一百个巴掌还厉害,同时打了在场的三个人,直把三个人的腮帮子都给打肿了。

    “闹闹闹,一天到晚的闹。现在你高兴了吧,楠楠被你闹成这样,你心里舒服了?我对楠楠说,你是爱她的,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脸上臊得慌。家里的钱被你闹没了,跟楠楠的情份被你败光了,你满足了吧!我说过,从此以后,子衿的事情归你管,楠楠的事我来管。你要再敢对楠楠凶巴巴,老吼楠楠,唬着楠楠打工替你补洞,我告诉你,我们这日子就不用过了!”

    连番的打击跟刺激,乔栋梁哪怕在看到一直以来都还算乖巧的大女儿,都笑不出来的。

    要知道,这一切事情的源头,可不都是大女儿吗?

    “楠楠我问你,要去附中读书,是你的主意还是你妈的主意?”

    乔子衿没想到自己会出那么大的疏漏,明明那天晚上她在开窗之前,叫了乔楠几声,还推了推乔楠的肩膀,确定乔楠睡死了,她才大着胆子把窗给开了,并把乔楠身上的被子给掀开。

    没想到,乔楠竟然在跟她装睡!

    “我……”忽然被乔栋梁这么质问,乔子衿吓坏了,“我”了半天也没能答上来。

    “你吼什么吼,你刚才不是说,子衿的事我来管,乔楠的事你来管吗?这事儿,你不用问了。”丁佳怡将脸绷得紧紧的:“不过我不想让你误会子衿,这事儿是我决定的。”

    不过提是大女儿先提起的。

    大女儿说,要是上个好点的高中,以后指不定能考好的大学。

    “行。”乔栋梁笑了,只是这个笑容让丁佳怡和乔子衿看了心里直发毛:“除了学费再商量,以后子衿的生活费你自己搞定。反正家里的钱花完了,工作找不找,你自便。你为子衿花了五千块,都是我的女儿,没道理让楠楠吃亏。所以我的钱,除了给楠楠开销之外,我要存起来给楠楠。”

    说完,这回乔栋梁气得再次回房,还把门关得“砰砰”作响。

    丁佳怡伤心地拍着大腿:“这日子闹成这样,还过不过了?”

    要是老乔真的不管子衿,她要再不出去找份工作,子衿吃什么用什么?

    丁佳怡知道,这一次乔栋梁是认真的,就算乔栋梁还肯管乔子衿,肯定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什么好的,有用的都紧着乔子衿。

    女儿是自己养的,丁佳怡知道乔子衿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为了心爱的大女儿,她必须找到一份工作。

    丁佳怡哪里想到,她闹了几个月,最后乔楠不但没有错学,反倒是她这个在家当了十五年的家庭主妇却要重返社会,过起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一刻不得偷闲。

    乔家吵成这个样子,四人的心情都糟糕透了。

    丁佳怡在洗菜的时候,一边洗一边哭,她是没心情吃了,可是乔栋梁明天还要上班,吃不是吃是乔栋梁的事,但丁佳怡还是得准备。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父女俩了。”

    这两个个个都跟自己吵成那样,眼红脖子粗的,看她就跟看仇人似的,她还得伺候爷俩吃饭,她真是造了什么孽了。

    “妈,我帮你。”可以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乔子衿第一次不只是说说,真的伸出手帮忙:“妈,爸以后是不是真的只管楠楠,不管我了?”说着,乔子衿的眼睛就红了。

    明明她才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

    看到大女儿来了,丁佳怡猛地吸了吸鼻了,然后用衣袖在眼角擦了擦:“这事儿你不用管,不过子衿,乔楠发烧这事儿,是不是你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