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9.第39章 要不起
    丢下这句话后,也不管丁佳怡的反应,乔栋梁直接回了房间。

    丁佳怡眼眶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然后对着乔楠喊:“把我害成这样,这下你满意了吧?你个败家精,整天搅得家宅不宁,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想到完全是因为乔楠的几句话,乔栋梁才非要看存折,发现这件事情的,丁佳怡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乔楠的身上。

    “楠楠,这次你太过分了,这是我们的亲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害妈。”乔子衿还在妒忌乔楠有机会跟朱宝国走近,不遗余力地抹黑乔楠。

    “她是不是我亲妈,我不知道,但她肯定是你亲妈。你成绩不好,她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要让你念书。我成绩没差过,她非要我错学打工不可。到底上辈子是谁欠了谁,到底是谁在还债?”

    乔楠忍不无可忍,质问丁佳怡和乔子衿。

    就算她真的欠过丁佳怡,她上辈子还的也够了,她最后可是被亲妈给活活气死的,她连命都还给丁佳怡了。

    “妈,你老说我不好,我就问,明明姐比我大,我在家洗衣打扫哪一件不做,我姐呢她做过什么?合着我就是伺候人的小丫鬟,姐就是千金大小姐,所以我是你捡来的不成?我不说,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妈你偏心姐把钱花完了,却哄着我去打工替你们把这个漏洞补上。妈,做这事儿,你亏不亏心?”

    “你……”丁佳怡心虚得不行:“你、你在胡说什么。我、我让你去打工,真的是为你好,就算读书读得好,将来未必就有出息能赚钱。”

    “读书读得好都不一定有出息,还不如早点出社会去打工。妈,那像姐这种成绩从来不上不下的人,你不怕她将来连钱都赚不到,现在还砸这么大一笔钱进去,就为了让她读这个没用的书。妈,我十五了,不是五岁,你说的这话,我能信?”

    乔楠被丁佳怡的话给气笑了,把她当成三岁小孩子哄了吧,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信?我管你信不信!”被乔楠再三逼问,丁佳怡的火气一上来,有话就直接说了:“告诉你,你还就是欠着我们家的。要不是为了你,你爸现在还在部队里,少说也是一个营长。我都不用说,再没生你之前,我也是有铁饭碗的人。这一切,不全是你害的?没有你,我们乔家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都是你这个害人精,是你让我在别人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做人。你说说你,你害人不浅,一点作用都没有,只会霍霍家里的钱。我不偏心你姐偏心谁,偏心你这个祸害吗?”

    “哈、哈、哈。”乔楠刺激一笑:“话别说得这么好听,二胎是我求着你们生的?你是为了我这个女儿自愿放弃你刚才说的一切?你们为的是儿子,要怪只能怪你肚子不争气,放弃你引为以荣的一切,最后还是生了我这么一个赔钱货。对吧?”

    丁佳怡不但叫乔楠为死丫头,赔钱货更是没少叫。

    “妈,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初是你缠着爸生二胎的,劝爸退伍,说为了儿子,你什么都舍得。你为儿子放弃一切,最后生下我,怪我吗?我不能选择我的性别,就跟不能选择生我的妈是一个道理!”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再当丁佳怡的女儿,尤其是小女儿。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丁佳怡抬起手,又快又狠地打了乔楠一个巴掌,直打得乔楠嘴角流血。

    哪怕丁佳怡心里一百次,一千次后悔,想着要是当初不生乔楠,那该多好啊。

    可是亲耳听到这个不讨喜的女儿同样不想被她生,丁佳怡就气得不行,觉得委屈。

    “老丁,你疯了!”本来躲进房里生闷气的乔栋梁听到丁佳怡跟乔楠越吵越凶,刚从房里出来就看到了丁佳怡给乔楠的一巴掌。

    乔栋梁把乔楠拉到自己的身后:“乔楠不是你生的,有这么打自己闺女的吗?”

    “刚才她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我不把她当闺女,她有把我当成妈吗?她不稀罕我当她的妈!”丁佳怡梗着脖子回吼。

    “楠楠会这么说,你得先检讨自己。楠楠刚才的话也没说错,我退伍,你辞职怪楠楠吗?怪你,怪我!不过楠楠,你刚才的话也过了。再怎么样,她也是你妈,你怎么能说那种话伤你妈的心。你妈脾气是拧,嘴巴就跟刀子似的,但她心底是疼你,爱你的。”

    乔栋梁训完了丁佳怡又数落了乔楠几句,明明是亲母女,哪有吵得跟仇人一样。

    “心疼我,爸,有当妈的这么心疼我的吗?”乔楠笑了,她爸刚才生气归生气,但心里还抱着家和万事兴的想法跟念头呢。

    这辈子,她懂得争取,不愿意退让,她爸就总想做老好人,从中调和。

    但她跟她妈之间,那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好好相处的一天。

    “爸,开学之前我发烧,你知道我躺在房里都听到什么?我听到我妈跟我姐说,我是死丫头命又贱又大,发个小烧死不了人,只要等拖一拖让我没办法开学报名,再哄着我去打工就可以了。爸你现在该知道,妈为什么非要让我打工,我打工的钱,我妈能让我存一分?家里的钱全砸在我姐的身上不够,我妈这是想让我去打工,供我姐上学?都是她的女儿,凭什么啊,她这是疼我的表现?”

    乔楠一边说,一边哭,哭得比丁佳怡惨多了:“那天我烧得多厉害啊,躺在床上都爬不起来。我妈可倒好,买了只西瓜,我姐一个人就抱了半个拿勺子挖,我吃到一串,就是我妈给我脸了?行,我妈这是在疼我呢!我病得躺在床上,我妈把药丢了都不肯让我吃,我渴得都不出话,家里连给我口水喝的人都没有。爸,你说我妈怎么就那么疼我呢,这么疼人的妈,谁敢要,谁有那个命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