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3.第33章 闹开了
    一时没忍住,乔楠问出一句深埋心底的一个问题。

    “都不许胡闹!”先喝住丁佳怡和乔子衿,乔栋梁也被乔子衿的话给惊住了,可是一惯以来楠楠表现都很好,从来没有子衿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肯定是别人在乱传:“楠楠,这事儿你听说过吗?”

    大女儿都听到了风声,小女儿学校里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啊,为了这事儿,星期二的时候陈老师还特意找我去他办公室呢。不过跟妈和大姐不一样,陈老师一听这事儿就问我,我是不是被不良少年缠上,那些人是不是要敲诈我。”

    换而言之,“外人”都不觉得乔楠会做这种坏事,可是丁佳怡和乔子衿不过听到点风吹草动说得就跟真的似的。

    这是亲人应该有的表现吗?

    “陈老师一点都没怀疑你?”乔栋梁眼睛睁了睁,毕竟起初听到这样的话,他这个亲爸也有过一秒的动摇。

    “没有。”乔楠摇头:“陈老师还在班里直接说,不许同学继续传这种不实的谣言。”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爸,这事儿我都冤枉死了。除了这个暑假我没法儿在家里复习,以往哪一次放假我不都乖乖地待在家里,上上下下的家务活都是我包的。别说是跟那些混混有往来了,我以前连看书的时间都很少,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

    “……”

    “……”

    “……”

    乔楠的话让在场的三个人都怔了一下,乔楠以前忙不忙,丁佳怡最清楚。

    只要一放假,乔楠几乎没有出门的机会。

    就像乔楠说的,乔楠一有空,丁佳怡直接把家务活丢给乔楠一个人负责,她自己顶多是抄抄菜。

    乔楠一空下来,刚摸到书,丁佳怡就一定会找个理由让乔楠干活。

    所以二十四个小时,除了乔楠在房间里睡觉的八、九个小时,丁佳怡什么时候都能看得到乔楠,乔楠根本就没机会跟社会上那些不良的少年有接触。

    乔栋梁则是被又一个“真相”给惊到了,原来小女儿放假有空的时候,家务活全是小女儿干的?

    好不容易逮到乔楠的一个把柄,乔子衿哪里肯放弃:“你别告诉我,这事儿只是空穴来风?”

    她就不信了,要是乔楠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怎么会有人传得有鼻子有眼睛的。

    “楠楠,你怎么说?”乔栋梁看着乔楠,的确不可能有人无聊到瞎编一些事实出来,可他同样相信小女儿不会做这种事情。

    “不错,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要不然,这学你也不用上了,免得你尽学坏。”丁佳怡回过神来,恶声恶气地补了一句。

    不管这事儿是真是假,倒是一个好机会。

    “老乔,我看你还是听我的话,别让乔楠继续念什么书了,把性子都给读坏了。还不如让她去打工,我让人看着她,她就不可能再跟那些不好的人有接触了。我们老乔家的人,学习可以不用最优秀,但人品绝对不能出问题。”

    “妈,你的意思是,甭管这事儿是真是假,为了防止我学坏,就是不让我上学,让我去打工是吧。妈,我就纳闷了,我爸赚的钱也不算少,供我跟我姐读书也行啊。你怎么就非要让我打工呢,闹得跟我家特别缺钱似的?!”

    乔楠本来不想拆穿丁佳怡为了乔子衿花光家里积蓄的事情。

    可丁佳怡一再拿自己学习来说事儿,乔楠就忍不住要揭丁佳怡的老底了。

    更何况,家里这个特殊的情况,也是时候该让她爸清楚一下,免得真是一直糊里糊涂,让她妈只手遮天。

    “爸,我们家存款到底还有多少啊,我妈巴不得我牺牲自己的前途,错学打工赚钱。爸,要是家里真的困难,你没办法负担起我跟姐的学费。就算姐的学习成绩不如我,我就顺我妈的心意一回,也算是报答她的养育之恩,我去打工还不行吗?”

    好不容易逼乔楠亲口答应不读书去打工,可是听到乔楠的话,乔子衿气得直翻白眼。

    什么叫作哪怕她的成绩不如乔楠,乔楠也愿意牺牲自己。

    合着家里让她读书是在浪费钱呢?!

    “我说的话,你是不是听不懂啊?”乔栋梁也火了,小女儿的成绩明明比大女儿好那么多,凭什么不让小女儿读:“你真觉得早点打工是好事是吧?行,楠楠这么好的成绩都不用读了,子衿还读什么,一起打工,一起给你赚钱算了。打工这么有前途,你怎么可以忘记子衿!你想‘偏心’楠楠,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乔栋梁是真的生气了,子衿还没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就回来瞎嚷嚷,闹得都快要让邻里都听到了。

    要不是子衿瞎传话,老丁怎么可能旧事重提?!

    “妈。”乔子衿吓住了。

    “你吼什么吼,读书得先学会做人。要是楠楠跟子衿一样乖巧,我用操这份心吗?子衿又不会跟人学坏,我不用担心她,所以她不用去打工。不知道什么叫作因人而异吗?”丁佳怡护乔子衿护得紧。

    明明是没道理的事,硬是被她说出了三分“道理”来。

    “爸,其实开学的时候,陈老师问过我一件事情。”乔楠握了握拳头。

    “什么事?”

    “陈老师问我,姐的成绩明明不好,怎么会去附中念书?”

    “附中,不是平中吗?”

    两个女儿的事都是丁佳怡在管,乔栋梁刚刚才开始插手。

    他依稀记得女儿的成绩不好,差附中的录取分数线远了去了,去平中刚好。

    “子衿什么时候转的学校,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怎么转进去的?!”乔栋梁脸一虎,察觉到不对劲儿了,附中是说进就能进的地方吗?

    “老丁,你把家里的存折拿来,我要看。”想到上次为存折吵架时,丁佳怡闪过的异色,乔栋梁明白过来了。

    “看、看……存折有什么可看的。”丁佳怡吓得直结巴,语气都开始发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