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0.第30章 不要脸
    “嗯什么嗯,看我跟你爸因为你的关系吵架,你高兴,你心里乐意,你巴不得我倒霉是不是?”丁佳怡眼睛一瞪,把筷子往乔楠的方向丢过去。

    乔楠又不是上辈子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乔楠了。

    一看丁佳怡情绪不对,乔楠直接躲。

    乔楠利落地把碗的里饭和菜全扒进嘴里,然后含糊地对乔栋梁说道:“爸,我吃完了,回房做作业去了。”

    明明没理的是她妈,她妈比她还凶。

    乔楠清楚,跟她妈吵骂是没有用的,不但吵不赢,而且也太难看了,她爸看了会不高兴。

    重活了一辈子,乔楠也摸索出套路来了。

    乔子衿之所以能哄得住妈,又让爸以为她是个好女儿,无非是因为她在爸的面前“懂事”啊。

    懂事还不容易,她也会。

    她妈越是作,她爸就知道她受的委屈越多,她都不需要为自己辩解只要默默走开,她爸准保心疼的是她。

    吃过丁佳怡和乔子衿一辈子亏,乔楠表示,就算大家是一家人,是至亲的亲人,她也得用心机,毕竟这事儿还是她们先起的头。

    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她真的不想再活得像上辈子一样窝囊不说,还没有半点自我。

    自我反省过后,乔楠知道,上辈子她犯的最大的错就是对这个家,做得太多,说得太多。

    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反而更有无声胜有声的味道。

    一看女儿已经被丁佳怡的偏心眼给针对习惯,哪怕脸上还笑着,可是乔楠眼底却是没有一点暖意,乔栋梁就心疼,语气越发严肃了:“你朝谁丢筷子呢?把筷子给我捡起来。”

    “不捡,乔楠现在做什么作业,看到我筷子掉地上了,还不捡?”这个时候弯腰去捡筷子总有一种丢脸的味道,丁佳怡哪里肯,当然差遣着乔楠。

    “不捡?”乔栋梁呵呵一笑,干脆走过去,自己捡。

    看到乔栋梁这个动作,丁佳怡以为乔栋梁服软,今天的事情就算是这么过去了才要松一口气,乔栋梁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丁佳怡又惊又怕。

    不过就是一双竹筷子,乔栋梁拿在手“卡嚓”一声,直接把筷子掰成两断后,丢在桌上:“既然这筷子你不要了,丢着也没有用。把碗洗了,今天我睡书房。”

    “你……”丁佳怡身子发颤,最后有些后悔地道:“生气就生气,拿筷子撒什么气。”筷子少了,不得花钱再去买啊。

    家里的存款见了底之后,丁佳怡更是抠门着一毛钱当两毛钱花,想着法儿地慢慢省钱。

    倒不说把之前花掉的钱的漏洞补上,她跟乔栋梁存十几年才存的五千块钱,仅凭每天的一毛、两毛,存二十年也存不回来。

    但至少万一家里发生点什么事儿,谁生病了,这笔钱家里总得拿得出来吧。

    五千块钱的事情,丁佳怡到现在还闻存折色变,夜里老做恶梦,怕被乔栋梁发现这事儿。

    这个窟窿除非是乔楠错学打工,要不然只凭她一个人是怎么也补不上的。

    “这一个个的,都比我凶,都比我有能耐,都是我的祖宗啊!”气极又毫无办法的丁佳怡拍了拍大腿,委屈得不行,还抹了抹眼泪。

    可是等丁佳怡缓过劲儿后,这一桌子的东西还是得由她来收拾。

    以往,向来都是她做饭,饭后由乔楠洗碗筷。

    但自打暑假末乔楠发过一次烧过,她就再也不主动往自己的身上揽活。

    两个女儿都在家里,丁佳怡又没办法当着乔栋梁的面,只叫乔楠一个人干活。

    洗着碗,丁佳怡叹了一口气,以前的日子多好过啊,家里的事都由她一人说了算,乔楠也算听话,家事揽一半。

    她跟老乔一吵架,不管啥事儿,乔楠都说是她的错。

    也是怪气,不就是发了一次烧吗,乔楠整个人都变了。

    要不是这女儿是自己的生,丁佳怡都快要怀疑乔楠是不是被人调包了,这是个假的。

    回房做作业的乔楠没有再管家里的事情,而且也把她今天晚上做过的好事也给忘记了。

    她忘记了,不代表别人也忘记了。

    第二天,乔楠照常上学,可她一到学校就发现学校里不少自己认识不认识的同学,个个拿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乔楠皱了皱眉毛,也没在意。

    到了教室之后,乔楠看到自己旁边的位置果然还是空着的,也没有多想,把书包放了下来就开始自习。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赵雨看见了不屑地嗤了一声:“装什么装,当谁还不知道呢,不要脸。”

    听到这句话的乔楠脸一拉,一脸虎像地瞥了赵雨一眼,她告诉自己,这不过就是一个熊孩子,还是一个进入青春期逆反心理的熊孩子,不她赵雨一般计较。

    开学大半个月了,赵雨为什么看自己不顺眼,嘴里总冒酸,乔楠当然知道一点。

    不为别的,赵雨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

    以前,赵雨的语文成绩不见得是班里最好的,可作文一定是。

    但开学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打破了这个定律,赵雨就开始看乔楠不顺眼。

    最近,赵雨可是卯足劲地看作文书,誓要在下一次语文考试的时候,考过乔楠。

    乔楠不吭声,赵雨以为乔楠这是做了亏心事所以心虚呢,越发得意:“有些人还来学校干什么,真当我们不知道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好意思做,我都不好意思说,这种人怎么配跟我们坐在同一个教室,做我们的同学。”

    赵雨这句不轻不重的话,足矣让班里所有的同学都听到。

    大家想到今天早上收到的消息,一阵沉默,看着乔楠的目光之中也带着别扭感。

    “我本来还奇怪呢,都初三了还能考出一个满分来,合着是早就派人去把英文考卷偷到手,提前查了答案。这样,我们班里谁不能做到一百分?”

    “啪”的一声,乔楠把书用力地倒扣在桌面上。

    她连她妈跟乔子衿都不想忍,凭什么忍一个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