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8.第28章 论班干部
    “听到就听到。”丁佳怡才要说话,就看到乔子衿板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回房间了。

    一看乔子衿这表情,丁佳怡就知道大女儿生气了:“子衿……”

    乔子衿跟丁佳怡都走了,乔楠才对乔栋梁做了一个鬼脸:“爸,你刚才拿姐的成绩说事儿,姐肯定不高兴了。”

    所以她妈这是去哄乔子衿呢。

    “你姐啊。”乔栋梁叹气地摇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姐虽然还算懂事,可脾气被你妈给惯坏。”

    楠楠才回来,大女儿就冲上去问楠楠考得怎么样。

    一想到小女儿说考坏了,大女儿忍不住上勾的嘴角,乔栋梁心里就不舒服。

    大女儿为什么会巴不得楠楠考试考不好,难道大女儿的想法跟老丁一样,也不想让楠楠把书念下去?

    “楠楠,你跟子衿最近关系好吗?”

    乔楠抿了抿嘴,她可以回答乔子衿跟她的关系一直没好过,只是单方面她被乔子衿哄着骗着,只有她对乔子衿好吗?

    “还是老样子吧。”乔楠折中又写实的说了一句,可惜的是这句话乔栋梁没听懂。

    “楠楠,你姐……你比你姐懂事,倒不需要你多让让她,只是她犯犟的时候,你别生她的气,把事放在心上。”

    乔栋梁做事到底是比丁佳怡公正多了,都是大的让小的,他说不出让乔楠让乔子衿的话。

    姐妹俩年纪差不多,吵嘴也是正常的。

    可大家都是一家人,乔栋梁唯一的要求就是吵可以吵,但不能老记在心上,吵完后大家要和好,不能记恨积怨。

    “嗯。”乔栋梁的要求不过分,乔楠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了,你回屋复习吧。这次考试是有退步,要加油。”

    “嗯。”

    开学考试好歹是有惊无险让乔楠熬了过去,之后的日子,乔楠就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的学生,每天上学放学,然后自己给自己加量。

    不但乔楠给自己加了学习的量,陈老师和李老师都会给乔楠布置额外的作业。

    亏得乔楠不是一个真正的十五岁孩子,否则天天面对这加量的作业,哪个孩子能受得了。

    就算心里明白,老师这么做是对自己好,明白是一回事儿,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儿。

    两个老师也担心自己加的量,会不会惹来乔楠的反弹。

    可是每次看到乔楠不但完成了超额作业,而且态度十分端正,作业也完成得很好,没有半点敷衍的态度,两个老师不但很高兴,而且还越发认真地给乔楠开小灶。

    开学后的第二个星期一放学时间,今天是乔楠做值日生,所以她回去的时间比平时晚一点。

    其他几个同学打扫完教室后,乔楠就让他们走了。

    乔楠检查一遍教室,确定窗户都锁紧了,这才把教室门给关上,背着书包回乔家。

    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乔楠大致又攻完一册的书,想去翟家再换本书回来复习,所以并没有走大道回乔家,而是绕了小路去翟家后门。

    “揍死他!”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我们狂。”

    “你个死东西,爬起来再跟我们叫来。”

    才拐入小巷,乔楠就听到有人吵架的声音,还有“砰砰”打架的声音。

    乔楠吓了一大跳,转身就想走,不想惹这个是非。

    正挨着揍的朱宝国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声,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但此时的他却听得格外清楚。

    疼到已经麻木的身体快要失去知觉,朱宝国很希望这个时候有人出现救自己一回,可是那个微不可闻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又走远了。

    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朱宝国失望地闭上眼睛,然后想将这口憋着的气吐出来,不再坚持了,反正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关心他的人了。

    “快,就在这儿。”没一会儿,本来已经离开的脚步声又出现了,不但如此,似乎还多了两个人。

    脚步声又快又急。

    “你们干什么,快住手。”

    “糟了,来人了。”

    “操,带枪的!”

    “跑!”

    打朱宝国的一群人看到一个小姑娘带着两个警卫跑过来,吓得脸色大变,丢下朱宝国就跑了。

    他们一群人有的只是拳头,不同的是,那两个跑来的人手里带着枪呢,一颗子弹就是一条命。

    “他不是朱家的孩子吗?不好,受的伤很重,得赶紧送医院去才行。”

    “行,你送他去医院,我回去交待一声,没人看着不行。”

    这是朱宝国失去知觉前,最后听到的对话。

    确定朱宝国安全后,乔楠拍了拍自己此时还挺平的胸口,吁了一口气。

    现在的孩子打架就打得这么狠了,那一脸的血沫子,她都没看清被打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朱宝国,这名字听着好像有点熟。

    前前后后耽误了不少时间,乔楠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书后,就直接冲回了乔家。

    “楠楠,今天回来得有点晚啊。”乔栋梁看到小女儿回来,关心地问了一句。

    “嗯,今天我值日,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以后每个星期一估计回来都要晚一点儿。”

    乔子衿已经开学了,读高中的乔子衿跟乔楠不一样,不再是走读书,而是住校生,一个星期顶多是回来一次。

    所以现在家里就只有乔楠一个孩子。

    “都初三了,你们班应该学班干部了,这回你当了什么?”丁佳怡脸一冷,眼里带着讽意。

    小女儿的性格向来不讨喜,嘴巴也不甜,在家里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也不会说二十四句话,像只闷葫芦似的,这样的人以后走上社会肯定吃不开,不像大女儿嘴皮子利索,走哪儿都讨喜。

    “我可是听说子衿在学校里当上文艺委员了。”

    乔楠笑了:“妈,高中的课程比我初中更重,姐还当班干部?”这书还读不读了?

    乔栋梁愣了一下,本来他觉得女儿有机会当班干部是好事,可一提到学习成绩的关系,乔栋梁也犹豫了:“楠楠,有机会锻炼一下也是好的,就算当不上班干部也没关系,学习更重要。”

    乔栋梁以鼓励为主,说话比较忠恳。

    “好什么好,当不上就是当不上。”

    “谁说我不是班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