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3.第23章 换房间
    乔栋梁是个大男人,又有些传统的观念,所以从不进女儿的房间。

    上次是乔栋梁第一次进大女儿的房间,今天是他第一次进小女儿的房间。

    就因为这样,乔栋梁才越发惊讶,小女儿的房间竟然只是大女儿房间的三分之一大,就连他的书房都是小女儿房间的两倍大。

    “爸。”乔楠并没有回答,而是望着乔栋梁,似乎在问乔栋梁有什么事情。

    “楠楠,你等一下。”小女儿不委屈,习惯了,乔栋梁表示不行。

    乔栋梁二话不说转身去了书房,把书房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搬到了客堂里。

    接着,他又把乔楠的小床拆了,一点点搬到了书房里去。

    “老乔,你这又是想干什么呀?”听到动静,丁佳怡从后灶里走出来,然后就看到乔栋梁正把乔楠的床往书房搬。

    乔栋梁没看丁佳怡,闷声道:“楠楠的房间太小了,我把书房跟楠楠的房间换一下。”

    “那怎么行,那个房间才多点大,你一个大男人待在里面不闷啊。她人小,用不了那么大的房间。”

    丁佳怡想阻止乔栋梁,她虽然不喜欢小女儿,可是对自己男人却是好的,舍不得乔栋梁一米八的大男人,窝在一个小的像麻雀窝一样的房间里看书。

    “既然我人大不行,那把楠楠跟子衿的房间换一下?”乔栋梁气笑了。

    老丁这真的是不是偏心,老丁这是把楠楠当成外人看了。

    “那怎么行,全家就乔楠最小,乔楠住间小的房间,怎么就不行。”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我才用书房几个小时,楠楠却要睡半天。楠楠住了这么多年都行,我怎么就不行了。”

    跟丁佳怡说不通,乔栋梁就没指望过丁佳怡良心发现,会来帮自己的忙,所以抬着床去了书房,按在房间里。

    乔栋梁把自己的书都搬出来了,可是书桌书椅并没有去过它:“楠楠,这套你留着用,爸会想办法寻点木料,自己再打一套的。”

    跟大女儿五脏俱全的大房间比起来,小女儿的房间不但小,而且根本就没有书桌椅子。

    想到这些年来,两个女儿都是在自己房间里做作业的,乔栋梁都不敢想小女儿的情况。

    也是这些年来丁佳怡瞒得好,乔楠又太安静,从来不叫不闹。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道理真是不错。

    乔栋梁本就是个大男人,粗心得厉害,乔楠从来不吭声,他还真就不知道小女儿跟大女儿之间的待遇差别这么大,他顶多以为是些小细微而已。

    “谢谢爸。”听到乔栋梁这么说,乔楠也不拒绝,直接点头应了下来。

    “楠楠,回头爸给你买把锁,你是大姑娘了,这个房间就归你管了。”乔栋梁想了想,决定明天买把大锁回来,并且给小女儿在门口按上。

    乔楠眼眶红了红,心里一热,声音哽咽:“嗯。”

    果然是上辈子她太不争气,她妈不喜欢她,就连她爸也放弃她了。

    其实她爸是一个很好的爸爸,是她不懂得争取,总叫仅有的几个关心她的人,对她一再失望。

    “爸,今天考试了。”在绝望之后真实地感觉到自己其实还拥有亲情的,乔栋梁对乔楠好,乔楠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我觉得自己这次没考好,爸,你会不会对我失望?”然后像上辈子一样,就放弃我了?

    小女儿的眼泪让乔栋梁手足无措,他想帮小女儿擦眼泪,又觉得闺女大了不合适:“不哭,我答应过你给你半年的时间,这次考坏了,下次再争取考好。爸相信你一定会追上去的。”

    乔栋梁说这句话的时候,信心十足,他是真的相信小女儿学习一定会追上去。

    大女儿中考失利,他都没见大女儿为成绩的事情掉过一滴眼泪。

    “楠楠,不着急,还有半年的时间,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想了想,乔栋梁又补了一句,他有见大院里的孩子,平时成绩挺好的,就因为压力太大了,偏就最后一击的时候,掉链子。

    “嗯。”乔楠不好意思地把自己脸上的眼泪都擦干净,她又不是真的才十几岁的小孩子,她都三十了,还在爸的面前哭鼻子。

    “妈。”乔子衿跑到后灶去找丁佳怡,听到丁佳怡嘴里在骂骂咧咧:“妈,别生气了,楠楠都哭了。”

    丁佳怡一愣:“她哭什么,该哭的人是我。现在老乔看我,就跟我是死丫头的后妈一样。现在全世界都围着她一个人转,她有什么可哭的!”

    “我好像听到楠楠说,今天她考试没考好。”乔子衿笑了,乔楠考试没考好,是不是代表着不用一年的时间,这半年读完,乔楠就该错学去打工了?

    “怎么可能?”丁佳怡不相信:“小学六年级毕业考那一回,她发着烧去考,都考了个全校第五回来。她不可能考砸的。”

    一提到小女儿的成绩,丁佳怡没有丝毫的怀疑,对乔楠还是比较信任的。

    除非是乔楠没有学过的,只要是乔楠学过的,乔楠就不可能考坏了。

    乔子衿不是滋味儿,每次她考完试,她妈就紧张地问她考得怎么样:“不可能有假,这是楠楠亲口告诉爸的,楠楠都吓哭了。妈,会不会是几天前,楠楠发高烧烧坏脑袋了。”

    她清楚的记得,乔楠闹之前,那天早上她去过乔楠的房间,摸过乔楠的额头,真的是烫得厉害。

    “烧坏脑袋?坏是坏了,但坏的不是她的脑袋,是她的良心。不过,她真说自己考坏了?”

    “考坏了。”

    丁佳怡想了想:“先别高兴得太早,你爸答应给她半年的时间,还得看她这半年能不能把成绩追上去。看来乔楠平时给我使暗劲儿呢,她以前成绩之所以这么好,指不定天天就捧着书看,把书背得滚瓜烂熟。这次我直接把她的书给卖了,她一个暑假没碰过书,就原形毕露了。”

    这事儿,丁佳怡自己就做过,所以很容易就想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