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2.第22章 考试
    “我落后,你倒是进步一个给我看看!一句话,你要再把你丁家那老一套搬到楠楠的身上,我跟你没完!”

    落下这句话,乔栋梁气得直接从床上起来,抱着自己的枕头被子去书房睡,不愿意跟丁佳怡躺一床了。

    丁家的人爱怎么糟蹋,他不管,可他乔栋梁的女儿就不容姓丁的这么使坏!

    “你、你去哪儿啊?”丁佳怡傻眼,老乔竟然为了那个死丫头都跟她不一个被窝睡了?

    第二天的时候,乔栋梁看不出什么,丁佳怡的眼睛又红又肿,很明显哭过。

    乔楠开学的时间比乔子衿的早,一大早,乔楠手里拿着乔栋梁给买的油条,喝着豆浆,背着书包弯了一趟翟家把书带全就上学去了。

    看着已经没有印象的同学们的脸,乔楠有点心慌,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坐在哪儿了。

    所以她好不容易靠着班牌找到自己的班级,可一站在教室门口,就完全傻眼了。

    “是乔楠啊,怎么一直站在门口,赶紧进去吧。”班主任陈老师看到乔楠,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乔楠一直是年级前三,班里的第一,面对这样的好学生,没有老师会不喜欢的。

    被陈老师这么一催,乔楠只能硬着头皮进教室。

    同学,乔楠都不记得,可是陈老师,乔楠还是记得的。

    现在是九年义务教育,上辈子她成绩好,初三不念了陈老师为了这事儿没少上他们家的门。

    陈老师来一次,她爸就提一次让她赶紧回去上课,她妈就吵着不让,她看着不舒服,于是做了很多的蠢事,还伤过这位陈老师的心。

    重新看到初中班主任陈老师,乔楠很心虚。

    等进了教室之后,还没等乔楠想到办法,陈老师先说了:“乔楠,你还是坐那个老位置吧。”

    陈老师手指一点,就指着第二组的第二排靠右边的位置说了一句。

    那个位置靠黑板比较近,也就是离老师比较近,乔楠的位置又是中间,看字最容易看得清楚。

    无疑,这个位置是老师专门留给好学生的位置。

    乔楠吁了一口气,背着书包就走向了陈老师说的位置,把书都放进书桌里。

    等乔楠坐好后,没多久班里的同学都来了,陈老师给所有的学生安排好座位,乔楠旁边的好位置却依旧是空着的。

    “一个暑假过去了,我们要进行一趟随堂测验。请同学们把书全收好,桌面上不要留不必要的东西,速度。”

    陈老师此言一出,教室里一片哀鸿遍野。

    这个时候很流行一句话: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

    包括乔楠在听,听到陈老师这句话,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谁也不懂乔楠这个学霸此时心中的担心、害怕和心虚。

    她不过就复习了几天初中的知识,现在就要考,怎么可能考得好,追上曾经有过的成绩。

    一时间,乔楠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陈老师是数学老师,他要考的当然就是数学这一课。

    拿到数学考卷,乔楠做了几个深呼吸,抓紧笔头就开始写了起来。

    乔楠做数学考卷有明确的顺序,为了防止考试时间不够用,她先一道道做下去,要是碰到哪里道题思考五分钟还没有思路,就先跳过。

    等把所有会的题做完,将整个卷子检查一遍后,再回头去想没做出来的题目。

    好在乔楠卡壳卡得并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以前拿到这样的试卷,乔楠可能不用思考都能把题解出来。

    现在,乔楠不但要好好想一想解题过程,就连口算和笔算的能力都没有以前强了。

    做完整张考卷,乔楠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黏糊糊地贴在了她的背上。

    乔楠几乎只有检查一遍的时间,铃声响起,陈老师就喊收卷。

    一下课,乔楠就直接往厕所冲,好好洗了一把脸。

    数学已经开考了,其他几个重要科目肯定也逃不了考一考的命运。

    开学第一天,乔楠就这么忙忙碌碌,脑袋发昏的考了数学、语文和英语这三个主要科目。

    考完后,乔楠的脸色有点差,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乔家的。

    “哟,今天回来这么早?”丁佳怡看到乔楠回来了,脸一板,眼里满是嘲讽的味道:“你爸可还没回来呢!”

    之前死丫头不是一直要掐着老乔回来的点再回来吗?

    被丁佳怡的声音一刺,乔楠就回过神来,想到背后沉甸甸的书,乔楠二话不说,跑得跟只兔子似的,只给丁佳怡留下一串风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并且把插销插上。

    “妈。”看到丁佳怡要追上去,乔子衿连忙把丁佳怡给拦了下来:“爸还生气呢。楠楠不懂事,我们也没办法,妈你总不想一直跟爸这么吵下去吧?”

    一家人只有爸有收入,要是妈跟爸吵翻了,爸不把工资交给妈,那她怎么办?

    “反正这一年,楠楠是不可能去打工帮助爸妈减轻一点负担了。妈,你就别再为这事儿跟爸吵,闹得你不开心。”

    “你说的对,我跟你爸过了十几年的日子,从来没有吵得这么凶过。为了这么个死丫头,坏了我跟你爸的情份,不值当。”丁佳怡气顺下来:“你不是说上了初三之后,课本知识都变难,没有以前好考了吗?我们等着看,她今年的成绩怎么样?反正她自己跟你爸立得军令状,要是考不好,早晚要给我老实去找活干!”

    好不容易把丁佳怡劝住,乔子衿动动嘴没告诉丁佳怡,初三的知识对她是难,可乔楠觉得是难是易,她不确定啊。

    乔子衿忍不住祈祷起来,希望乔楠可以像她和班里的其他女生一样,上到初三之后脑子就不够使,尤其是数学、化学上栽跟头,考不好。

    “楠楠,是爸爸。”过了一个小时,下班回来的乔栋梁一到家,就去找了乔楠。

    “爸。”打开房门,乔楠让乔栋梁进来。

    乔栋梁皱了皱眉毛:“楠楠,你的房间这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