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0.第20章 迁怒
    丁佳怡不嫌自己这么做难看,可不代表乔楠就受得了丁佳怡这个做派。

    两辈子,两辈子她妈永远是这样。

    上辈子她上班,她妈跑到她单位里去问清楚她一个月工资有多少,一发工资,她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她身上所有的口袋摸一遍,确定她连一毛钱都没有剩下,她妈才罢休。

    不等乔楠受辱反抗,下班回到家的乔栋梁正好看到这一门。

    乔栋梁放下自行车,吼了一声:“你在干嘛呢!”

    乔栋梁把乔楠拉到自己的身边,看到小女儿胳膊都被妻子捏红了,越发生气:“你这是又要干嘛?”

    “……”被吼愣的丁佳怡嘴一抿,不吭声。

    “怎么,哑巴了?!”乔栋梁声音一扬,以前他只当妻子有点偏心,更喜欢大女儿,现在看,不光偏心这么简单,老丁好像不喜欢楠楠这个女儿才是问题!

    楠楠都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还被老丁这么当成偷一样的搜身,楠楠心里能不难受?

    “爸,妈让我把今天交学费多出来的三块钱给她,我说买了本子了,她让我把本子退了把钱拿回来给她。妈说,姐留下的那些东西,我还能用。”丁佳怡不说,乔楠说。

    当着乔楠的面,丁佳怡不管怎么做都不觉得自己过分,可是当着乔栋梁的面,丁佳怡倒是记起自己还要脸,说不出口自己做过的事情。

    乔栋梁火大了:“既然子衿用剩的东西还可以用,你就让子衿直接带着用到高中,为什么非要留给楠楠?”

    想到小女儿向来都用大女儿用剩下的,笔更是只有巴掌长短。

    相反,大女儿每次开学,从笔、橡皮甚至是到本子,哪一件不是新的,乔栋梁也开始不是滋味儿了。

    要是老丁让楠楠这么做,提倡的是勤俭节约,开源节流,乔栋梁肯定是答应的。

    但乔栋梁突然发现,丁佳怡开源没有做到,节的流全节在小女儿的身上,而且还把小女儿身上节的流通通一点都没剩下的花在了大女儿身上,这叫什么事儿,算什么勤俭节约?!

    “楠楠,咱不理你妈,咱们回屋。”没理无理取闹偏心眼的妻子,乔栋梁拉着乔楠回屋。

    他劝着小女儿别记妻子的仇,可是妻子的做法却是没有半点收敛,小女儿再不记仇,妻子也得有个度啊。

    不行,今天晚上,他一定要跟老丁好好谈谈。

    回到屋里,乔楠喝了口水:“爸,上班一天,你也辛苦了,我没事的,我去看书了。”

    乔栋梁仔细看了看乔楠的眼睛,发现乔楠是真的不在意刚才的事情,心里一阵难受:“楠楠,你、你妈她那就性子,她是越老越糊涂,你别跟你妈计较啊。”

    乔栋梁希望小女儿别跟妻子计较,但真看到小女儿浑不在意的样子,乔栋梁不知怎么的心里很不舒服,也很难过。

    “嗯。”乔楠淡淡地应了一句,抱着书就回屋,一门心思地学习。

    看着小女儿冷静地走开,回房打开书学习,乔栋梁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晚饭的时候,丁佳怡总共就炒了两个鸡蛋,乔栋梁几乎把一半的炒鸡蛋全夹给乔楠,看得丁佳怡脸都青了。

    乔栋梁才停下筷子,丁佳怡二话不说,把剩下的炒鸡蛋,一半放进了大女儿的碗里,剩下的一半,自己跟乔栋梁再分分。

    晚上躺床上,乔栋梁翻来翻去一直想着小女儿过分冷静的眼神,怎么也睡不着。

    “干嘛呢!”丁佳怡也被吵得睡不着,干脆问了一句。

    “老丁,关于楠楠你是怎么想的?子衿是你女儿,楠楠不是?你老这样,不怕楠楠伤心?”

    “她要不是我女儿就好了,你现在都该是营长了,我也还有工作!”正为钱的事忧心的丁佳怡一听这话,火气马上上来了。

    她跟老乔都还有工作,家里的存款至于帮子衿疏通一次就花得一干二净,直烧她的心吗?

    乔栋梁郁闷:“这事儿能怪楠楠吗,是我们自己决定要生第二胎,也是我们自愿放弃的,你赖楠楠?”

    想到那些与自己同班的战士们,一个个军姿飒爽,哪像自己,论为了一个普通上班族,乔栋梁也是憋闷的。

    可谁让老丁想生二胎,他也的确有点想要一个儿子,夫妻俩商量好同意的。

    没想到的是,工作职位丢了,二胎也生了,没盼来儿子,却又生了个女儿。

    到底是自己的骨肉,为了这个孩子失去一切,乔栋梁也失望,伤心甚至颓丧过。

    但日子要照过,现在又多了一个孩子要养,乔栋梁倒是很快恢复过来。

    现在社会男女平等,妇女也能撑起半边天,女儿养得好,怎么就一定比儿子差了?

    乔栋梁转过弯来,丁佳怡转不过弯来。

    她还想当营长夫人,出门有人接送,她更想吃公家饭,活少轻松工资又不少。

    这美好的一切,全让小女儿的出生给砸了!

    感觉自己从天堂掉入地狱一般的丁佳怡一看到乔楠,心里就憋着一股恨意。

    “就赖她,不赖她赖谁?这个家就是被她毁成这样的,她还尽拖累这个家。她不该为这个家付出,不该赎罪吗?”

    看到激动的丁佳怡直接坐了起来,乔栋梁声音一沉,拉了丁佳怡一把:“轻点,你想把孩子都吵醒吗?听听你儿刚才的话,像人话吗,你怎么好赖不分啊!我倒是不知道自打楠楠出生之后,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难怪你老对楠楠这个态度。”

    直到今天,乔栋梁才知道妻子竟然对小女儿有这样的想法。

    “老丁,我可告诉你这事儿赖谁也赖不到楠楠的身上。你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是危险的,你要是再不自我批评,自我反省,你迟早要失去楠楠这个女儿。”

    “哈哈,我还就不信了。她是我生的,又是我养大的。不管我对她好还是坏,她这辈子都是我女儿,这辈子都欠了我,要把欠我的都还给我!”她嫁人嫁得好,当初谁不羡慕,可就生乔楠这个女儿毁了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