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8.第8章 用力哭
    “姐,你做错什么事情了,所以我要生你气了?”

    乔子衿一顿,脸一红,接不上乔子衿的话来。

    看到乔子衿这个反应,乔楠冷笑,看来乔子衿也知道她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件件都让她生气!

    词穷的乔子衿绕过这个话题,脸一垂,眼睛泪汪汪地:“昨天爸跟妈吵了一架,吵得可凶了,妈都哭了,我看着真心疼。要是有办法能让爸妈不再吵架,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乔楠眼帘一垂,小嘴一抿,没吭声。

    乔子衿偷偷打量乔楠一眼,再接再厉道:“其实我是知道一点的,自从爸妈失去铁饭碗之后,妈管家,爸赚钱。可是爸赚的钱就那么一点,但要开销我们一大家子,勉强够用。但是你跟我又在读书,哎,家里的钱不够用,爸妈肯定是在为这事儿心烦。”

    “……”

    乔楠依旧沉默不说话。

    乔子衿不高兴地努努嘴:“楠楠,要不这书我不读了,我去打工怎么样?你跟我一个去打工,爸妈的负担就可以轻不少。这样爸跟妈就不用吵架了。只要爸妈好好的,不管我做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楠楠,我相信你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乔楠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地笑容:“姐,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打小,你说的话我就没有反对过,这次我肯定也是支持你的。你这次考的成绩不怎么好,不上不下,挑学校太难了。我成绩比你好,以后肯定也能考得比你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读书,以后找份好的工作,报答你今天的牺牲。姐,这些年来,妈真是没有白疼你,你为她这么牺牲。”

    乔楠不上勾,乔子衿就已经快要气死了,再听乔楠的这翻话,乔子衿气得直翻白眼。

    乔子衿从小就掐尖,喜欢事事争先,尤其是不愿意比乔楠这个妹妹差。

    偏偏她除了得到丁佳怡的独宠之外,她样样比不上乔楠,尤其是两人都上学后,两人的成绩更是经常被拿出来比较。

    这么多年来,乔子衿连一次都没有考赢过乔楠。

    乔楠刚才那番成绩论,简直就是拿针扎乔子衿的心窝子。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姐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宁可缀学也不想见到我跟你爸吵。你呢,你怎么有脸让你姐不读书,让你姐为这个家牺牲这么多。我真是白生你,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一直躲在门后听的丁佳怡忍不住冲进来,指着乔楠的鼻子就开骂。

    乔楠先是一怔,然后看向了乔子衿。

    她早就知道乔子衿刚才是以退为进,她没想到的是,她妈竟然躲在背后偷听!

    没管乔楠的错愕,丁佳怡继续巴巴道:“我告诉你,你要还认我这个妈,今天晚上你就跟你爸说,你脑子笨,没那个能力,不想上学了,你想出去打工,听到没有!”

    乔子衿已经站上起来,走到丁佳怡的旁边,一言不发。

    “死丫头,我说了那么多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给我吱一声啊。你个丧门星,你没长心还没长耳朵啊!”

    丁佳怡一步窜前,揪着乔楠的耳朵,在乔楠的耳朵边吼着。

    上辈子,丁佳怡骂乔楠骂的多了去,可是动手的次数真不多。

    这辈子,昨天那一巴掌就像是开启了丁佳怡体内的某个按钮一般,只要乔楠的反应不能让她满足,她就直接对乔楠动手。

    乔楠耳朵疼得厉害,眼眶一红,抓着丁佳怡另一只手就猛地咬了一口。

    丁佳怡“嗷”的一声叫,放开了乔楠的耳朵,乔楠耳话不说,就冲出家门。

    她爸不在,这个家,乔楠都不敢待,这辈子她不肯错学,她妈这都快要恨不得她死了。

    “你个死丫头!”往屋外跑的乔楠隐隐约约还听到她妈的咒骂声,脚下生风,跑得跟兔子似的。

    被撞到一边的乔子衿皱了皱眉毛,刚才她好像在乔楠的衣服上又见到血了,看错了吧?

    今天妈可没打乔楠巴掌,乔楠不可能再流鼻血的。

    闷头跑的乔楠被人拦了下肩膀,整个人差点没往后摔倒。

    她才以仰天的姿势往下摔,以为自己的屁股要遭殃的时候,腰间那条硬绑绑熟悉而陌生,又散发着热气叫人无法忽视的胳膊把她给捞了起来。

    “又受伤了?”

    翟升看到乔楠白嫩修长就跟白天鹅似的脖子上,又是血乎乎的一片,语气之中似乎在酝酿着一股怒意。

    乔楠伸手想摸自己的耳朵,刚才被她妈揪了一下,她只觉得疼,现在觉得疼得更厉害了。

    翟升一把抓住乔楠的手:“别乱动。”

    翟升看了一眼,然后让乔楠侧过身去,果然看到乔楠的耳朵皲出一道口子来。

    “谁弄的?”

    大院里有这么欺负人的破孩子吗?

    乔楠的脸一黯:“我妈。”

    翟升的眉峰动了动,他倒是听说过丁姨喜欢大女儿,对小女儿不好,不过这已经不是不好,而是虐待了:“什么原因?”

    “我妈让我缀学去打工,我不肯。”乔楠一开口,眼泪就哗啦啦地往下落。

    刚才在家的时候,她还憋得住,可是在翟升的面前不知怎么的,乔楠就忍不住了,或许是翟升的声音太过冷静,她听着安全才越发觉得委屈。

    “行了,把眼泪收收,我带你去找你爸。”翟升伸手在乔楠的脸上抹了一把,可也只这一下就停住手了。

    乔楠的脸嫩,翟升的手糙,这样的差异让翟升愣了一下,这小脸怎么嫩得跟豆腐似的,别碰碰就坏了。

    翟升把乔楠带到乔栋梁的厂子大门口:“刚才憋的眼泪,等一下记得全哭出来,你什么也不用说,只要一个劲儿地哭,有什么事情,你爸会回去问你妈的,明白吗?”

    乔楠老实地点头。

    看到乔楠听懂了,翟升就跟厂子的门卫说找乔栋梁,没一会儿功夫乔栋梁就出来了。

    乔楠按照翟升教的,一看见乔栋梁就开始流眼泪。

    积了两辈子的委屈,乔楠哭得能不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