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她爸见到的那些进她碗的肉,次次都是往她碗里过一遍,又回去了。

    说完,乔楠跟乔栋梁同时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揉自己的眼角,把那湿意擦掉。

    “爸,我是你跟我妈亲生的吗?”揉完眼角,乔楠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不是的话,她想她还能好受一点,亲生的跟收养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可才问出口,乔楠就不准备要一个答案了。

    她还记得她回来之前,乔子衿清楚地告诉她妈,亲人的内脏匹配度更高。

    所以,她肯定是爸妈的孩子,跟乔子衿也是亲姐妹,乔子衿不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既然亲生的,她妈对她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别瞎想,你、你妈是一时糊涂。”说完,乔栋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如果楠楠才三岁,他说这话还能骗骗哄哄孩子,可是楠楠都是个初中生了,怎么可能会信这话,他都不信!

    头一次知道小女儿在家里过着这样的生活,直到现在想起医生问自己的话,看自己的眼神,乔栋梁都羞得抬不起头来。

    乔栋梁抬起头来看乔楠:“楠楠,以后在家,你该怎么吃怎么吃,你妈,回头我跟她说。”

    乔楠点点头:“爸,如果妈不让我读书了怎么办?”

    “怎么会!”乔栋梁直接摇头:“你妈不会的,现在这个年代,读书才是正经的而且你成绩又好,你妈干嘛不让你读。”

    看到乔爸对家里的情况,对乔妈和乔子衿的小心思一点都不知道,乔楠叹气,难怪她上辈子混得这么惨。

    她爸只管外头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全交给她妈去操劳,她妈当然就能一言堂了。

    “爸,我想读书,我想念大学!”

    “好,念,只要你成绩行,爸还年轻,准保让你上大学。”乔栋梁眼睛一亮,一脸的喜色。

    闺女有这个志气对于乔栋梁来说,那是好事一桩。

    乔栋梁一直知道,不管妻子的话说得再漂亮,小女儿明明念书的年纪比大女儿小,可是每次考试都比大女儿好,不管是横着比还是竖着比。

    大女儿的成绩一直是不上不下,中游的情况,女儿不同,女儿在班里,甚至是在整个学校,都是冒尖儿的。

    打完点滴,乔栋梁差不多花了二十块钱,这才拿着药,骑着自行车带小女儿回家。

    乔栋梁跟乔楠才从自行车上下来,知道老公女儿回来的丁佳怡马上窜了出来,拉着乔栋梁的手就问:“花了多少钱!”

    乔栋梁脸一拉,语气不太好:“花多少钱重要吗,重要的是楠楠的病能好!退烧药过期了没关系,医院里有的是没过期的药,你看一瓶点滴下去,楠楠的热度就退下去了。”

    乔栋梁虽然不管家里的事情,但他不傻。

    妻子开口闭口就是钱,分明是舍不得在小女儿的身上花钱。

    妻子越是这样,乔栋梁越是要为小女儿花钱,这生病看病的钱还能省?!

    乔栋梁心念一动,想到了小女儿在医院里问自己的话,女儿看病的这点钱,妻子都要省,小女儿真要读大学肯定是更费钱。

    妻子不是又跟小女儿胡说八道了什么吧?

    果然,听到乔栋梁的这番话,丁佳怡的脸一绿,悔得肠子都青了。

    医院跑一趟,挂个点滴,丁佳怡掐着手指算,怎么也要十来块钱,这两个败家的东西。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把退烧药丢掉,直接给这个死丫头吃了算了,还能省点钱呢,钱倒是不会赚,花钱的本事却不小!

    “我都说了,去什么医院,那退烧药不是没过期吗,只要让她继续吃不就好了!”

    说着,丁佳怡舍不得对男人动手,直接对站在一边的乔楠伸出手往乔楠的背上重重地拍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

    乔栋梁眼睛一瞪,把自行车摔了,将小女儿拉到身后:“你干嘛!”

    乔子衿吓了一跳,连忙站出来劝:“妈,楠楠还病着呢,楠楠,我扶你回房休息。”

    钱花就花了,妈再闹,爸还能去医院把钱要回来?

    更何况,今天乔楠花了多少钱,等乔楠去打工,肯定是十倍、百倍地赚回来,她妈急什么。

    乔楠看了丁佳怡一眼,就让乔子衿扶自己回房休息,要知道,人生能得乔子衿几回扶啊,自来都是她扶乔子衿的份儿。

    热度是退下来了,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乔楠是真的累了,加上刚刚才吃半饱,乔楠直犯瞌睡。

    也没管之后的事情,乔楠回到自己的房间,盖上薄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她好像听到她爸她妈吵架的声音。

    在彻底睡熟的一瞬间,乔楠暗暗念道:吵吧吵吧。

    上辈子,她为了让爸妈和睦相处,每次爸妈一吵架,她就帮着劝架,次次的结果就是她要委屈自己才能换来家庭的和平。

    这辈子,她再也不犯这个傻了!

    第二天乔楠起来精神大好,热度一退下去,她连咳嗽流鼻涕都没有,整个人活蹦乱跳的。

    “楠楠,你醒了吗?”

    “醒了。”

    “我可以进来吗?”

    “想进就进呗。”

    乔楠没有说让乔子衿进来,也没说不让乔子衿进来,让乔子衿自己选择。

    门外的乔子衿一愣,乔楠从昨天起好像就怪怪的,跟平时不一样。

    乔子衿把门一推,当然还是进来了:“楠楠,我心里憋得厉害,能跟你聊聊吗?”

    乔楠脸上没什么表情:“想说就说,不想说可以不说。”

    乔子衿被乔楠的这个态度给咽住了:“楠楠,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以前乔楠可不是这么跟她说话的,换作平时,乔楠早就关心她到底在为什么烦恼,然后帮她出主意解决办法了。

    哪怕乔子衿是乔楠的姐姐,可是平时在生活上都是乔楠照顾乔子衿更多一些。

    乔子衿不喜欢乔楠这个妹妹,但被捧惯了的乔子衿面对乔楠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直接有些适应不了。

    乔楠睨笑地看着乔子衿:“你为什么觉得我在生你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