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们打点滴!”

    乔栋梁毫不犹豫地说道,再看医生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我女儿是不是还有别的问题?”

    医生想了想问:“你家条件怎么样?”

    “还行。”乔栋梁一愣,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是不是我女儿得了什么重病要花很多钱?没关系,不管花再多的钱,要是我女儿有病,我们肯定治,医生,不能放弃啊!”

    坐在一边的乔楠也愣住了,上辈子她苦了大半辈子,小痛小病虽然有,可没大病啊?

    医生松了松拧着的眉毛:“别紧张,你女儿没病,就是……”

    “就是什么?”这医生说话怎么还带喘大气啊,急死人了。

    “你女儿没大的毛病,就是有点营养不良,饿着了,这久了,身体就要出大毛病了。”

    医生的话让乔栋梁脸“砰”的一下就涨红了,现在又不是六、七十年代,吃不饱还闹饥荒。

    小女儿竟然营养不良,吃不饱饭,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这是一位男医生,有些话不好意思问,所以让护士喊了个女医生过来。

    女医生来了之后,有什么话也问得直接:“几岁了?”

    “15。”

    “来月经了没?上过生理课,知道小姑娘每个月都要来一次那事儿吗?”

    乔楠没反应,乔栋梁却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楠楠?”

    乔楠一脸迷惘地摇摇头:“应该是没有吧。”

    实际上,乔楠非常清楚,自己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初经。

    就像医生说的,她营养不良,长个子的时候经常挨饿,晚上睡觉总是抽筋,就因为这样,她直到十八岁才来的初潮。

    乔子衿比她大两岁,可是在三年前,她就帮乔子衿洗过弄脏的裤子,换而言之,乔子衿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来初潮了。

    乔栋梁不清楚小女儿的情况,但因为妻子的关系在耳濡目染之下,却是了解大女儿的情况。

    每次大女儿的小日子到了,妻子就又是暖水带又是红糖水的伺候着。

    乔栋梁一算,大女儿“长大”的时候,比现在的小女儿还小一岁呢。

    这么一比,乔栋梁有些紧张了:“我女儿这样是不是晚了?”

    女医生一板一眼地说道:“还不算吧,一般小姑娘正常来初潮是十二岁到十六岁,不过你女儿太瘦了,你们有没有给她吃饭啊!”

    照这个样子,就算是到了十六岁,这个小姑娘也未必能来初潮。

    乔栋梁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吃,肯定给吃啊,他还能少小女儿一口饭吃?

    但是两个医生都说小女儿营养不良,这都发育延缓了,乔栋梁脸上臊得厉害。

    他家虽不说顿顿大鱼大肉,可是三五不时饭桌上总有荤菜,乔栋梁也纳闷了,小女儿到底是怎么营养不良的?

    乔栋梁不知道小女儿是怎么营养不良的,可是乔楠自己心里明白这个营养不良是怎么来的。

    从小,别说是吃菜了,她妈都不让她多吃饭,一顿饭下来,只有五、六分饱。

    她又要上课学习,偏还在长个子的年纪。

    乔楠清楚地记得,她读书这会儿经常从第二节课起,肚子就咕噜噜地叫,就跟打雷似的。

    上辈子,她之所以会被她妈哄着缀学打工,也是想着自己赚钱了,多的没有,她总能让自己吃三顿饱饭吧?

    没管父女俩的窘况,女医生非常负责地说道:“也不用大补,荤菜总是要备一点的。这孩子正是发育的时候,不给吃饱,不见荤腥,你们家不会是重男轻女吧?”

    “没有,我家两个女儿!”乔栋梁摇头,哪儿来的重男轻女,都是闺女肯定一样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从乔楠的肚子里传来一声非常响的咕噜声。

    一听这倍儿响的声音,女医生就知道,这孩子饿得许久:“今天吃过饭没有?”

    乔楠小脸一垂,整个人蔫蔫儿的。

    女医生气了:“你们是怎么当家长的,孩子生病了,还不给饭吃?!”

    乔楠有气无力,声音小小就跟蚊子叫似的:“医生,你别怪我爸,我爸要上班,他不知道的。”

    “你爸不知道,那你妈呢,你妈也不管?”

    一被问到妈,乔楠就开始装哑巴。

    此时的乔栋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活到今天,乔栋梁还是第一次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自己可以钻进去。

    小女儿生病没药吃不说,就连饭都没吃过?

    这……

    乔栋梁揉了一把脸:“医生,孩子还在发烧,要不先打点滴,我现在给孩子买点吃的去?”

    “轻淡点,饿了这么久,一下子别吃太饱。”医生开了方子,也就不再多说话了。

    脑袋还在发晕的乔楠被扶去打点滴,没一会儿就闻到了粥的香味儿。

    乔栋梁跑出一身的大汗:“这碗是问旁边的饭店借的,你吃,等一下爸去还。”

    “嗯。”乔楠应了一声之后,就小口小口极为秀气地喝起粥来。

    看到小女儿安安静静地吃粥,再想到医生说的话,乔栋梁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楠楠,你是不是胃口不好?”

    正在喝粥的乔楠手一顿:“我胃口很好,可是我妈不让我多吃,说家里的米不多,而且女孩子瘦点好。”

    她爸这是不相信,她妈会饿着她,把她饿到营养不良,所以在为她妈找借口开脱?

    乔栋梁眼眶一****吃肉吗?”

    “爱吃。”乔楠依旧回答道:“不过妈说了,爸每天要干活,辛苦,所以要多吃点。姐要读书,费脑子得多吃点。妈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力,得多吃点。”

    就她,对家没有半点贡献,是个吃白饭的闲人,没资格碰荤菜。

    “……”

    乔栋梁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妻子对小女儿说的话:“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家里有荤菜,我看你妈都给你夹一点的。”

    不多,但绝对有啊。

    乔楠没吭声,把一碗粥全喝完然后才说道:“妈说了,她有脸夹,我也没脸吃。所以妈每次给我夹好,都暗示我去灶房,把肉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