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不等丁佳怡碰到乔楠,勒令乔楠离开,乔楠已经找到她想要找的东西了。

    乔楠看到那几颗被挖出来丢在垃圾桶里的退烧药时,眼泪忍不住又开始往外流。

    她妈这心得多狠啊,明明家里有退烧药,宁可当成垃圾丢了也不给她吃,生生看她病,然后拖着没法儿去报名。

    跟过来的乔栋梁也看到了垃圾桶里的那几颗药,认出它们就是自己早上才见到过的退烧药:“你不是说,药都吃完了吗?这是什么?!”

    谎言被拆穿的丁佳怡脸红了红,嗓子一响直接喊道:“药过期了,我总不能给自己亲生女儿吃过期药吧,万一吃坏了怎么办!”

    乔楠用力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妈,你不是说,你给我吃过退烧药了吗?药到底是被我吃了,还是过期了?”

    直到现在乔楠才明白,上辈子她的生病缀学,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丁佳怡梗着脖子:“过期了,要没过期,你吃过药怎么可能还没退烧。我是亲妈,能害你吗,能给你吃过期的药吗?”

    乔栋梁被妻子的话给气笑了:“知道这药过期,吃了没用,你刚才还不让我送楠楠去医院,说楠楠很快就会好的,不用花那个冤枉钱?”

    说了自打嘴巴子的话,妻子脸不疼?

    “爸,药没过期。”乔楠拿着药,跑到了乔栋梁的面前:“你看,没过期!”

    药的有效期就印刻在药板塑料壳的后面,上面显示的时间明明还有几个月呢。

    这下子,乔栋梁大怒:“丁佳怡,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明明有药不给女儿吃,还说过期了!

    “你也说你是楠楠的亲妈,亲妈有你这么干的,宁可把药扔了也不给女儿吃,还说什么过期了?我再问你一遍,你今天到底有没有给楠楠吃过退烧药!”

    乔栋梁当过兵,身上也有一股子匪气,脸一虎,模样极是吓人。

    丁佳怡身子一颤,菜着一张脸,半天也答不上一句话来。

    乔子衿连忙拦在了乔栋梁的面前:“爸,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可能是我一时眼看岔了,是我告诉我妈药过期的。妈真的给楠楠吃过药了,就是因为吃完后发现药过期了,所以妈才丢掉的。要怪,你怪我。”

    被大女儿一护,而且谎也被大女儿圆回来了,丁佳怡又有了底气:“我生的女儿,我能不疼吗?不就是发个烧吗,捂一身汗也就好了,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眼红粗脖子的吼我?大的这样,小的更是没良心。”

    “你。”乔栋梁不善言辞,虽然觉得哪儿还怪怪的,却也反驳不了丁佳怡的话:“楠楠,走,爸带你上医院。”

    乔楠跑到乔栋梁的身边,小声地就道:“嗯。”

    “妈?”乔子衿抓着丁佳怡的胳膊摇了一下。

    爸陪乔楠去一趟医院,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那些钱她可是有用的,不能被浪费。

    回过神来的丁佳怡一把冲到前面,拦在乔栋梁的自行车前面,把着把手,不让乔栋梁走。

    乔栋梁自行车一歪,亏得脚踮在地上,否则还真摔一跤:“你又要干嘛?”

    “不就是发个烧吗,我说了,捂一天出一身汗不就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不许去医院!”丁佳怡坚持不让去医院。

    去医院,不花钱啊!

    乔楠轻轻靠在乔栋梁的后背,小声地叫一声“爸”。

    乔栋梁脸一阵憋红:“丁佳怡,你是故意的吧?还说你心疼女儿,楠楠发烧捂身汗就好,这话亏你说得出来。上次……我不跟你说,赶紧给我让开,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上次大女儿感冒只是咳嗽两声,妻子紧张成什么样子,乔栋梁可还记得呢。

    要不是怕小女儿伤心,乔栋梁是就拿这事儿训妻子了。

    乔栋梁一火大,抓着妻子的手,把妻子给甩开了,然后蹬起自行车,往医院去。

    “冤家,一个个都是冤家。”丁佳怡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想到丈夫为了小女儿跟自己红脸,丁佳怡气得厉害:“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我真不应该生她下来!”

    如果没有这个女儿,她跟老乔还有铁饭碗。

    这个女儿一出生,砸了他们俩的饭碗不说,还让她们一家子在这大院里住得名不正言不顺,这个女儿就是来讨债的!

    “妈,咱回家。”看到丁佳怡在家门口骂骂咧咧,让人看了笑话,乔子衿连忙把丁佳怡扶回家里:“楠楠的热度肯定会降下来,那以后?”

    要是乔楠也读书的话,那她的学费怎么办?

    “放心,这事儿你爸说了不算,只要哄哄那个死丫头,要是死丫头都不想读书了,你爸也没折。”丁佳怡吐了一口浊气,拍着大女儿的手,安慰大女儿。

    跟这个男人生活了十几年,老乔是什么性格她太清楚了。

    所以,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得唬住死丫头,让死丫头自愿缀学才行。

    “妈,你对我真好,我就全靠你了。以后我有出息了,我肯定好好孝顺你。”乔子衿放下心中的担忧,抱着丁佳怡的胳膊就笑了。

    丁佳怡跟着一起笑:“那是,你可是我的女儿,你没出息,谁家的女儿还能有出息。就算我没生儿子又怎么样,我有个好女儿!”

    听到“儿子”两个字,乔子衿不太高兴地瘪了瘪嘴,说来说去,她妈还是喜欢儿子。

    当初,为了生乔楠,爸跟妈连铁饭碗都不要了。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她妈天天抱着肚子叫儿子,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不给她吃了,全进了妈的肚子,说是要养弟弟。

    结果呢,生下来还不是一个丫头片子!

    要是没这碴,说起来,她还是机关干部子女呢,哪像现在!

    “医生,我小女儿怎么样?”话分两头,乔栋梁把乔楠送到医院之后,很关心小女儿的身体。

    医生放下听诊器,打量到乔栋梁长得很强壮,一脸红光,再看看小姑娘,医生的眼里满是怪异之色:“还有点发烧,吃药好得慢,打瓶点滴好得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