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乔楠几步追了上去,然后叫了一声。

    乔栋梁愣了一下,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女儿,因为感冒发烧的关系,小女儿精神很差,就跟腌菜似的,而她衣领上的血却是吓了乔栋梁一跳:“这是怎么弄的?”

    还没等乔楠回答,乔栋梁直接说:“我们先回家,好好洗洗,有什么话,等一下再说。”

    说着,乔栋梁就把乔楠抱上自行车,带乔楠回家。

    “栋梁,回来了,哟,楠楠,这是怎么了?”乔家小院里头,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手里挎着一篮鸡蛋,看到乔楠的眼睛眼睛瞪得老大:“这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全身都是血啊。

    “李大妈。”乔楠手脚有些发软地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好在乔爸扶了她一把,人才没跌倒。

    拿鸡蛋钱出来的丁佳怡看到这一幕,脸黑了黑:“李大妈,这是鸡蛋钱,你拿着啊。”

    李大妈接过钱数了数才道:“好勒,你家楠楠长得俊,可惜瘦了点,要好好补补啊。”

    乔栋梁摸了摸乔楠的额头,发现比自己上班前温度低了不少,可仍然有点烫,看着丁佳怡的眼神就不怎么高兴了:“楠楠还在生病,你怎么让她出去了?!”

    李大妈还没走,被乔栋梁这么一指责,丁佳怡的脸都红了:“什么叫我让她出去的,是这个死丫头淘气,非要出去,我管得着这个祖宗吗?!”

    乔楠一听这话,直接哭了:“爸,我发高烧了,烧得脑子都糊涂了,可是妈跟姐坐在外面吃西瓜,不管我。我爬起来想要吃退烧药,妈说没有了,我想找,妈不让,抓着我的头发就给了我一耳光。这些全是那一巴掌之后流的鼻血。”

    作为外人的李大妈脸一僵,错愕不已地看着丁佳怡,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乔栋梁脸色一变:“楠楠,那你吃过药了没?”

    小女儿发的热度不低,不吃药肯定不行。

    “当然吃过了!”丁佳怡扯着嗓子就说了一句。

    乔楠不看丁佳怡,坚定地摇头:“没有,我一直躺在床上没人管我,药我没吃过,水我都没喝过一口。”

    乔栋梁心一急,小女儿连药还没吃过,赶紧送医院啊:“楠楠,还有力气坐自行车吗,爸送你去医院。”

    早上的时候,乔栋梁看到勤快的小女儿没起床,去小女儿房里一看才发现,小女儿发烧了。

    但是妻子说会照顾小女儿,乔栋梁也没多想,谁想到,一回来竟然听到小女儿说这话。

    丁佳怡伸出手,直接拉住了自行车车头,一脸的肉疼:“去什么医院,不要花钱啊!”

    乔栋梁冷笑:“我赚的钱是不多,但给我女儿看病的钱还是有的。”

    丁佳怡脸上露出讪讪之意:“老乔,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不是嫌老乔没本事,赚的钱不够多,她只是不想把钱花在死丫头的身上,更何况,子衿读书还要花上一大笔钱呢。

    “我的意思是,我真给她吃过药了,她病糊涂了所以不记得了。可能是药性还没有发挥,等一下就好了,别去医院花那个冤枉钱。”

    很快,丁佳怡的态度就软下来,但还是不肯让乔栋梁把乔楠送到医院去。

    “栋梁,大妈先走了啊。”李大妈总算是能插上话了,连忙告辞,但走之前还是多嘴说了一句:“栋梁啊,都是闺女可不能偏心。楠楠都快是大姑娘了,打人不打脸。”

    更何况,楠楠还在生病发烧,佳怡怎么对楠楠下得去这个手。

    一想到乔楠一领子的鼻血,李大妈看着丁佳怡的眼里就满是不赞同,看得丁佳怡火冒三丈,恨不得开口让李大妈滚。

    “李大妈你放心,不会的。”乔栋梁责怪地看了丁佳怡一眼,然后才好声好气地送李大妈离开。

    乔栋梁把小女儿扶回房间坐好,又替小女儿打了一盆热水,让小女儿擦擦把脏衣服换掉。

    躲在屋里听到一点的乔子衿一看到这个情况,对乔栋梁露出一个懂事的笑容,然后帮乔栋梁一起照顾乔楠。

    看到大女儿懂事的样子,乔栋梁心里的气倒是消了一半。

    在乔楠换衣服的时候,乔栋梁看着丁佳怡:“楠楠的烧还没有完全退,药呢,再给楠楠吃一顿。”

    这个时候,乔楠正好换好衣服出来,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地盯着丁佳怡,想看丁佳怡怎么说。

    丁佳怡气得瞪了乔楠一眼,觉得自己这是生了个白眼狼,看到爸妈吵架,不但不帮忙劝着,这是想闹着老乔骂她一顿才好啊:“吃完了,已经没有了。”

    丁佳怡可没有忘记中午的时候,是怎么对乔楠说的,口供上下午肯定要一样。

    “吃完了?”乔栋梁眉毛一拧,语气全是不相信:“我明明记得还有大半板的退烧药,你说吃完了?”

    听到丁佳怡这么说,乔楠非常确定别说是吃了大半板,她根本就连一颗都没有吃过,烧之所以能退下来,还是借了翟升的光。

    可是她翻过药箱,的确是没有找到退烧药啊。

    乔楠漂亮的小嘴抿了抿,水灵灵的眼睛眨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然后整个人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往乔家的后灶房走去。

    “楠楠,你这是怎么了?”乔子衿感觉乔楠怪怪的,想把乔楠拦下来。

    等乔子衿看到乔楠往后灶房走时,不知怎么的,心中大感不妙,连忙去拉乔楠的手:“楠楠,你现在病了,需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家里药没了,等爸买了你吃了,明天就会好的。”

    乔楠猛地停下步子,黑沉沉的眼睛就那么盯着乔子衿看,直把乔子衿看得心虚,汗毛直竖。

    乔楠对乔子衿的态度,让乔栋梁夫妻俩都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还不等丁佳怡开口训乔楠,乔楠甩掉乔子衿的手,跑进了后灶房,然后把家里放厨余的垃圾桶翻倒在地。

    乔子衿惊叫了一声,不可能的,乔楠不可能知道的。

    想到什么事情,丁佳怡的脸色也变得不一样,想拉住乔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