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翟、翟大哥?”乔楠试探地叫了一句。

    “嗯。”翟升淡淡地应道。

    确定自己没认错人,乔楠松了一口气,同是大院里的孩子,翟升是整个大院里的“人家的孩子”。

    他从小表现就好,不但读书好,身体素质更高,很早就参军当兵了。跟别人不一样,有些人为了当兵直接放弃学业,翟升却是双修,不但参加军营里的各种练习,还拿了高文凭。

    就因为翟升有学历又有资历,上辈子不靠家里只凭自己的本事升官升得很快,直到那个高不可攀的位置。就连她那个妈也时常以与翟升曾住在一个大院里而骄傲。

    “谢谢翟大哥。”认清眼前乃是一位大人物后,乔楠才发现自己的鼻血已经止住了,而且手也被洗干净了,只是胸前的衣服还是红通通的。

    替乔楠止鼻血的人,当然就是翟升。

    “没事,你刚吃了药,需要休息,睡会。”翟升冷淡地点点头,然后手里拿着一本写满英语的原文书看了起来。

    翟升那么一说,乔楠还真觉得困得可以,眼睛一闭,身子一倒,秒睡。

    翟升从书中抬起脸来,看到乔楠真的睡着了,拿了条薄毯,盖在了乔楠的肚子上,然后就一个睡,一个看书,相处的气氛倒有那么一丁点的和谐。

    乔楠这一睡,就是整整一下午,等乔楠醒过来的时候,药效不但发挥了,而且她整个人发了一身汗,一睁眼,乔楠明显感觉以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不少。

    “醒了。”听到乔楠在动,翟升眼睛一抬,落在了乔楠的脸上。

    “谢、谢谢翟大哥。”顶着翟升不怒而威的目光,乔楠备感压力,小嘴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怕我?”翟升问,印象中,乔叔的小女儿可不是个小结巴。

    “没、没有。”乔楠心虚地说了一句,心中暗想大院里的孩子有几个不怕翟升的这张黑脸。

    她明明记得,翟升十岁左右,一张小脸又白又嫩,拿二、三十年后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粉嫩嫩的小正太。

    但是自打翟升参军当兵后,一张比玉还白的脸硬生生晒成了小麦色,看着比小时候吓人多了。

    “不早了。”翟升也没有拆穿乔楠的谎话。

    乔楠脸一白,两只小手紧张地握成了拳头放在两边:“那、那我回家了。”

    看到乔楠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就跟他一次出任务时见到秋雨中的那只小猫一样,翟升心一软:“如果有麻烦,你可以来找我。”

    乔楠有些意外地看着翟升:“好,谢谢翟大哥。”

    说完,乔楠没好意思继续留在翟家,只能回乔家。

    乔楠离开没多久,翟升的姐姐翟华回来了。当翟华才要坐在沙发上问翟升怎么回来了,却看到自家沙发上有血,吓了一大跳:“翟升,你受伤了,这怎么弄的?”

    “没有。”翟升皱了皱眉毛,这些血应该是乔家那个小女儿留下的。

    “等等,不对啊,为什么你衣服也有血?!”看到翟升的胸口有血,再看到沙发上的血,翟华眼里闪过精光:“翟升,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带女孩子回来了,要不要这么急,连回房间都等不急了?!”

    跟块木头一样的老弟开窍了,竟然找个小姑娘回来互**了?!

    看到跟猴子一样的翟华,翟升扯起一边的嘴角冷笑:“要是爸妈知道你看这种书,你说会怎么样?”

    “哎呀,这天真热,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什么也不知道,老弟,我回去洗澡了。”翟华脸一白,她敢在弟弟的面前放肆,但在爸妈的面前乖的跟小白兔一般。

    翟华要去洗澡了,翟升刚才拧着的眉毛才放下来,还没等他继续看书,翟华那张硕大无比的脸直接挡在了书的前面:“好歹姐弟一场,你真不告诉我,你坏了谁家姑娘,让哪家的姑娘‘流血牺牲’了,我们家可不出流氓啊。”

    万一人家姑娘闹上门来,翟升的形象就毁了,以后在部队里怎么浑,都要了人家姑娘,把人家姑娘娶回来啊。

    面对瞎起哄的翟华,翟升只说了一个字:“滚。”

    说完,也不管翟华什么反应,自己回了房间,把沾了乔楠鼻血的衣服给换了下来,免得再引起什么误会。

    丝毫不知自己离开后翟家发生的误会,乔楠却是一脸心事地往乔家走。

    烧一退,乔楠的脑子就清醒了不少,这一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也都记起来了。

    说起来,乔楠还算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

    只是乔爷爷和乔奶奶在特殊的七十年代没熬过来,死了,乔爸则在乔爷爷好友的帮助之下,进了部队,又娶了丁佳怡。

    老一辈的人多少有点重男轻女,尤其是丁佳怡,第一胎生了乔子衿,丁佳怡还能安慰自己先开花后结果。

    在丁佳怡准备生二胎的时候,国家却出了计划生育政策。

    为了生个儿子,乔栋梁和丁佳怡被开除党籍,纷纷丢了铁饭碗,怀了第二胎,生下的却是乔楠这个小女儿。

    这一年,乔楠初二升初三,乔子衿则参加完高考,要报名去读高中了。

    乔楠上学比较早,虽然如此,但乔楠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很好,名列前茅,相反,乔子衿的成绩就不行了。

    虽然乔子衿勉强考上了高中,但所考的高中并不怎么好,乔子衿非常不满意。

    上辈子丁佳怡骗乔楠,家里的钱因为她生病花完了,连乔子衿读书报名的钱都是借的。

    但是没几年,乔楠才知道,当初家里几千块的存款,根本就不是替她看病看没的,而是她妈拿去给乔子衿走关系花掉的。

    想到自己的烧已经退了大半,乔楠吐了一口气,至少这辈子,她妈总不能再拿她的病大作文章了。

    这辈子,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学,然后打工养乔子衿,她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乔楠回乔家的时候,乔栋梁刚好也是下班时间,推着自行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