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酷暑,油柏路在烈日的灼烤之下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漆味,一副快要化了的样子。

    路面上空因为蒸腾的空气,直接扭曲歪斜。

    在这样的毒日头之下,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就连往来的汽车都少,所有人无不是寻了阴凉之处避暑,或者是在空调房里享福。

    一个穿着洗得都显浆色白色衬衫,穿着灰扑扑的西装裤的女人急匆匆地走着,直直地朝第二人民医院奔去。

    头发因为汗水的关系紧紧粘在女人的脸上,女人两颊有着异常的红晕,很明显是被太阳给晒坏了。

    白色的衬衫被身上的汗水所打湿,粘裹在身上的感觉很不舒服,但乔楠无暇顾及这些,将放着十万块钱的包包抓紧了。

    这是她卖掉身边所有值钱的东西好不容易凑到的钱,她姐做手术要二十万,还有十万只能再想办法了。

    直直地朝病房走去,乔楠的手才摸到门把守,就听到病房里那对母女的对话。

    “妈,都是乔楠害的,要不是她,大军也不会跟我离婚。”这是乔楠姐姐乔子衿的声音。

    “别哭了,妈已经替你教训过乔楠了。”母亲丁佳怡心疼地摸着大女儿的头。

    站在外面的乔楠心里一顿,她姐不是因为出轨被陈军抓到,陈军才会跟她姐离开,但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想到陈军,乔楠眼里一阵黯然。

    陈军原本是乔楠的男朋友,可是乔子衿却怀上了妹妹男朋友的孩子,丁佳怡痛骂了乔楠一顿,说乔楠包藏祸心,是没良心的小畜生跟姐姐抢男朋友不说,还要逼着亲姐姐去打胎。

    最后,乔楠只有退出,成全陈军跟亲姐。

    “妈,大军跟我离婚了,孩子还不在我的身边,我又得了这种病,我该怎么办?妈,我不想死,我还没有好好孝顺过你,我真的不想死。”

    病房中,乔子衿抱着丁佳怡哭得厉害,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她真的不想死。

    听到大女儿生了这么重的病,还想着以后要好好孝顺自己,丁佳怡感动得不行。

    丁佳怡哄着拍乔子衿的背:“不会的,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妈已经因为乔楠那个死丫头替你去筹钱了。只要有了二十万,你的病就会好了。”

    乔子衿跟陈军离婚没多久,就患上了肾衰竭,必须马上换肾。

    但在这段婚姻关系里,乔子衿出轨是犯错方,加上陈军又是政府工作的,乔子衿被净身出户,现在生病了连看病吃药的钱都没有。

    早就知道母亲偏心的乔楠在听到这段对话后,已经麻木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起来。

    她已经四十岁了,当年跟陈军分手后,她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不想谈,是她妈不让谈。

    这些年,她赚的钱大部分都给了她妈,她妈用她赚的钱给她姐买了一套一百五十个平方的套房,而她却还只能窝在只有几十平的出租房里。

    她爸妈家里的吃用甚至是水电费都是她交的,她姐每次回娘家,虽然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些东西,可回去的时候拎得更多。

    自己这把年纪了没结婚,被人笑话是剩女没人要,乔楠不是不知道,她妈不让她结婚,只是想要她的工资。

    但这是自己的妈,每次自己相亲谈恋爱,她妈就闹死寻活,她没办法。

    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付出,最后只换来“死丫头”三个字,尤其是乔子衿还把自己出轨离婚的责任通通推到自己的身上,乔楠抓着手里的十万块,突然不想给乔子衿了。

    还没等乔楠离开,接下来乔楠听到的一段对话,才是真正叫乔楠寒心绝望。

    “妈,**不是那么好找的。万一乔楠筹齐了二十万,却找不到**怎么办?其实医生说过,要是有亲人肯给我捐一个肾的话,匹配度会更高,不容易出现排斥反应。”

    靠在丁佳怡的怀里,乔子衿可怜兮兮地说道:“要是真有亲人的***指不定我看病的钱还能省一点。”

    **哪有这么好找,有些人等到死都等不到这样的机会!

    深知这一点,乔子衿知晓,她要想活下去光有钱是不够的,她还得另外再些想办法。

    “要不,妈去验验血?”丁佳怡有些迟疑地问道。

    乔子衿连连摇头,她妈都这个年纪了,肾肯定没比她好到哪儿去,既然都要了,她肯定要个好的:“妈,你是生我养我的妈,我可舍不得你动刀子,我爸肯定也是不行的。”

    “那……”丁佳怡想了想,眼睛一亮:“等一下死丫头来了,我让她去验血,她是你亲妹妹,肯定合!”

    “好是好,但乔楠会不会不答应,毕竟这是一个肾。”乔子衿眼里全是算计的光芒。

    为了活下去,为了以防万一,她绝对不会让乔楠有拒绝的可能。

    “乔小姐,你来看你姐吧,怎么不进去?”乔子衿跟丁佳怡聊到一边,门外传来了护士的声音。

    乔子衿脸色大变:“妈……”刚刚她跟她妈的对话,全被乔楠那个死丫头听去了?

    丁佳怡二话不说,起身追了出去,果然看到乔楠的背影,然后大喊乔楠的名字。

    乔楠听到丁佳怡的喊声,不肯回头也不肯停下来,眼泪不断往下掉,心却是碎成一片一片。

    为了她妈,她姐,她连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都没有,可是她妈跟她姐呢,算计了她的钱还不够,现在还想要她的肾。

    乔子衿的话,丁佳怡没听懂,乔楠却是听明白了,越是这样,乔楠越是恨,就算她真的欠了乔家也该还够了!

    母爱或许的确是“伟大”的,看到小女儿跑开了,丁佳怡深怕大女儿的病没法治,丁佳怡的脚速嗖的一下变快,追上了乔楠,手一抓扯住乔楠的头发就是猛的一拉:

    “你个死丫头,果然没良心,看到你姐生了这么重的病,你还见死不救,我要你来……”

    乔楠头一痛,才想告诉她妈这是大街上危险,一辆车就朝她冲了过来。

    “吱”,“砰”,两声巨响炸耳,乔楠浑身痛到说不出话来,却还勉强睁开眼,想看看她妈怎么样了。

    丁佳怡的确是被吓到了,看到小女儿躺在血泊之中,就跑了过来,然后喃喃地说了一句:“乔楠,你、你死了也是好的,至少你死了还能帮上你姐的忙。子衿的肾有了,钱也有了!”

    小女儿被撞死,撞了小女儿的人肯定要赔钱啊。

    听到丁佳怡这话,乔楠眼睛一瞪,死死地盯着丁佳怡看,不等救护人员到就先熬不住被丁佳怡活活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