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799.第799章 你的消失,我的死去
    保镖A附耳在门边仔细的听了听。“你有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

    保镖B仔细听了听。“好像听见了。”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好。”保镖A敲了敲房门。“少夫人,您还好吗?需要我叫保姆来到小少爷和小小姐吗?”

    两人在门口等待了很久,都没听见里面有声音。

    房内越来越大的哭声,让两人感觉到情况不对。

    推开门走进去,看见少夫人倒在沙发上,鲜血把粉红色的沙发染成血红色。

    两人心掉入了谷底,快速一人抱着少夫人往房门外冲去,一人留下照顾哭喊着小少爷。

    管家在大厅看见他抱着安芷萌下来,看着她手软软的搭在一旁,心提到了嗓子眼。

    匆忙拿起电话拨打过去。“小李,立刻开车来城堡外!”

    两人快速抱着她坐车,去医院的路上。

    看着她手臂大大小小的伤口,管家看的触目心惊。“少夫人,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们在门口守着。听着里面小少爷的哭声,我们才推开门进去的。”保镖看着她软软的昏倒在一旁,不敢想象。“你说少夫人,会不会……”

    “闭嘴!”管家厉声呵斥。

    谁都可以死,唯独她不能死。她死了,总统先生就真的完了。

    管家拿出电话拨打给总统先生,车子赶到医院门口,看见靳司翰已经站在那里等候。

    他上前抱过她软软的身体,刺痒的阳光下他却感觉冷的刺骨。

    黑眸压抑着翻江倒海的疼痛。‘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宋旭看着她,眸子闪了闪。

    难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她才是一个十九岁花季为所欲为的年纪,自己却要她为了国家着想,不去计较小家仇恨。

    护士匆忙把她推进了手术室,没人注意到远处草丛有个男人拿着相机快速的摁下拍照键。

    靳司翰守在手术室外,坐在长椅上。

    保镖站在他的旁边,大气不敢喘。“总统先生,我领罪!“如果不是他们不够仔细,少夫人寻死的那一刻,他们就该发觉的。

    “总统先生!您随便给我什么惩罚,我都接受!”他新村愧疚。

    靳司翰黑眸沉默的看着他,良久说道:“我的错!”不是他,她不会自杀!

    沙哑的声音,寡淡却让人听着难受。

    保镖唇瓣动了动,最终不知道该说什么。

    靳司翰掏出电话,打给她。“行动吧!”

    “儿子,你想好了?”

    “嗯!如果看见我让她生不如死,我放她走!”压抑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绝望。

    痛入五脏六腑,心生生的被人一点点撕成碎片。

    黑眸深深的看着手术室的红灯,那眼神饱含着千言万语,深如大海的爱。

    缓缓转身,每走一步,重如千金。

    管家看着总统离去的背影跟影子一点点重合,人隐身在影子里,落寞的让他心疼。

    “总统先生,不等少夫人了吗?”保镖木木的问着,看着管家责备的眼神,他反思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

    手术一个小时候结束。

    宋旭推着安芷萌出来,看见门外居然没有总统先生。“总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