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620.第620章 我爷爷死了2
    只能歉意的看着宋旭,宋旭对她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他知道,他确实是高攀他了。他再有钱也只是个豪门,并不像靳司翰一样有着深渊的贵族血脉,也没有他的滔天权势。

    安家在S国也是有着很深远的贵族血脉。

    贾舒菲低垂着头嘴角浮起不屑的笑容。

    靳司翰没想到,他居然这样不要脸。

    安邑挑眉看着他,无声的挑衅着。

    “那安老先生就当我们离婚好了。”

    “噗……”她捂嘴无辜眼看着几人,她真不是有心要笑的,谁让这个男人说话太……

    看着安岩和老人不悦的眼神,她低垂着头,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呵呵……总统先生那麻烦您先跟我雅雅办个结婚手续先。”他笑眯眯的看着他,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之处。

    安芷萌不得不佩服这人年纪大了,果然是不要脸。

    靳司翰笑着没有在回答。

    气氛凝固了下来。

    安邑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总感觉哪里熟悉。

    看着眼前优秀的男人,怎么不能为他国所用。

    “听说总统先生的未婚妻,得了不治之症。”

    他的话让靳司翰很不爽。“谢谢安老爷子的关心,她很好。”

    “是吗?”安邑的眼神看向她的大肚子。“未婚先孕,不是大家闺秀果然做事不够稳重。”

    “对啊!我爷爷死了,没人教我!”她笑眯眯的看着他。

    “怪不得如此没家教。”这个女人牙尖嘴利的,让他很不喜。

    “那是,我爷爷死了,自然没人教我家教了。”她双手环抱着胸,看着他。

    “小姑娘,未婚先孕是不知羞耻的行为。”

    靳司翰不悦的看着他。“安老爷子,注意您说话分寸。”

    安芷萌笑着摁下他的双手。“对啊!我不知廉耻,因为我爷爷死了,没人教我啊!”

    这话听在安邑和安岩耳朵里,总感觉怪怪的。

    但到底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贾舒菲低垂着头,嘴角浮起笑意。这里面也就只有她和安芷萌靳司翰三人知道,她一直在骂眼前的老人。

    看来,安芷萌这个啥子是真的没打算回去认祖归宗了,不当公主宁愿当个贫民,果然是个傻子。

    安芷萌甜笑着看着他,反正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回‘我爷爷死了’。

    “小姑娘,别什么事都往爷爷身上扯。有些人与生俱来骨子里带来的品行问题。”

    “哦!这样啊!那应该是我爷爷品行有问题。不然,怎么传染到我身上了。我骨子里流的可是他的血,您说呢?安老爷子。”她不能指着他鼻子骂,当着他面骂而他不知情,这感觉还是挺爽的。

    安岩看着她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古怪,他总感觉她在指桑骂槐。

    骂的人还是爷爷,这样的错觉让他再次觉得眼前的人或许就是安温心。

    不然,她怎么会一直这么针对爷爷。

    如果她是安温心,她这么针对爷爷,一直说爷爷死了,这就说得通了。

    看着在一旁低垂着头的贾舒菲,他不禁开始怀疑。

    她是不是靳司翰为了摆脱自己而随便找来的人,容貌可以整容,痣可以画,他当时并没有摸只是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