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时,就晚了,什么都晚了,雅雅就失血过多,死了……”

    他双眸充血,染血的双手拽紧他的衣领。“靳司翰,我救你那么多条性命,就求你这一件事!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安芷萌。”

    “除了他,都可以。”对于安芷萌的任何小事,他都决不会退让。

    “你是熊猫血?”安岩猛地拉过她的手臂,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安芷萌茫然的点头。“怎么了吗?难道安雅?”

    “对,她也是熊猫血,快,你必须去救她!”他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她就往手术室拽去。

    反正拉不动她,转头看向拉住她另一只手臂的靳司翰。“你想因为一个女人,挑战安氏集团的势力吗?”

    他们虽然不如靳氏集团来的强势,但他们也是几百年的基业,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欺压的。

    安芷萌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没想到安雅居然也是熊猫血。

    看向拽住自己另一边的靳司翰,她甜笑着看着他。“你信我吗?”

    “信,但是……”

    “嘘……”手捂住他的薄唇,看向一旁的宋旭。“你确定能保证我和我肚子里孩子的安全吗?”

    “一定可以,我保证,我用我的命保证。”他急切的想表示自己的决心。

    靳司翰凌厉的眼刀扫了过去,他知道输血不会出事。

    但萌萌本来怀着孩子就缺营养,现在还去献血,他想想都心疼。

    安芷萌无奈的看着傲娇的总统大人。“司翰,就当我去帮你还她的人情,从此,你们两清。”她说不介意,始终还是介意的。

    他的童年,最需要人的时候,是她在她身边。

    他第一次无言以对。“如果萌萌出什么事,我要你全家用命来赔偿。”

    “好!”

    他对自己的在乎,让她心里暖暖的。

    跟着他们走向手术室,心态也平和了不少。

    两人一走,只剩下安岩和靳司翰守在手术室外。

    安岩看着他,欲言又止。

    靳司翰直接开门见山。“说吧!你对萌萌到底什么目的。”

    “我对她的目的,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雅雅还在手术室,他怎么可能有心情讨论她的事情。

    “我警告你,如果你对她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我对你不客气!”

    “我就算想,也有人不会同意。”

    他模拟两可的话,靳司翰不在乎,他只在乎萌萌没有受到威胁就好。

    两人场面冷了下来,安岩担心的看着手术室的红灯。

    靳司翰也担忧的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萌萌这次又要失去那么多血。他好不容易补胖了一点的小妻子,又虚弱了。

    想想都好心痛啊!这笔账,他一辈子都记在宋旭头上了。

    就因为这一件小事,宋旭以后儿子娶老婆的道路异常的艰辛。

    两人在外面等待良久,手术室的大门在两人望眼欲穿的时候,终于得按开了。

    两人一拥而上,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宋旭走了出来。

    推车上安雅虚弱的躺在上面,靳司翰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萌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