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489.第489章 安雅,你动那边
    更加别说她安雅了,就她那么脆弱不堪的的心脏,就怕当场会被气死吧。

    “赶紧派人去找,要是找不回来,我拿你是问。”安岩低声气急败坏的批到,“交代你的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

    保镖也是有苦难言,虽然安岩下了命令要时时刻刻仿若跟着,可是安雅在怎么说也是一国的公主,自己也不能随意触碰,护着干涉她的人生自由吧。

    “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将功补过的。”黑衣保镖只能低着头默默的发誓道,心里也在阵阵的发怵,要是安雅公主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自己肯定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快去!”安岩虽说是一国的总理身边带个保镖也没什么意外的,可是在场的宾客,哪一个不是重要的人物,要是黑衣保镖一直在这里,自己又转身就走,肯定会引起一阵波动的。

    只能无奈的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办,不要再在这里逗留了。

    黑衣保镖自然会意,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大家这才不怪怪的盯着他看,转而继续观望台上的总统夫妇,当众撒狗粮。

    杂物间内,

    安芷萌一直在努力的想办法,但是满脸火辣辣的疼痛和身上各处的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实在让她无法正常的思考问题。

    脑袋里阵阵的空白,心里也是恐慌不已,左手一直在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那是靳司翰那日求婚亲手戴在她手上的,自从那天就一直没有舍得那下来过。

    此时成了自己心里最大的依靠了,紧紧的握着戒指,心里不断在召唤靳司翰的名字,司翰,司翰,快来救我。

    一直以来没有水分补给的嘴唇也开始开裂了,觉得口渴不已,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流下来,只要经过那道被打伤的伤口上,就是阵阵的刺痛感。

    疼得安芷萌龇牙咧嘴的,可是却也没有办法,甚至连伸手擦一擦的可能都不肯,只能任由它流汗,任由它腌疼。

    不知道被甩了多少个耳光,耳朵也一直处于空鸣的状态,即使贾舒菲是个女生,但是抡起手臂就上去甩的话,那力道简直难以想象。

    嘴角也是阵阵的鲜血,嘴里的腥甜味儿就一直没有散去过,整个人就只是发胀,手脚处也是开始麻木,血液不流通,贾舒菲绑的太紧了。

    “嗯嗯嗯”安雅心里也是阵阵的恐慌,第一反应就是宋旭,他能赶过来救自己吗?每回自己快要过不下去的时候,都有他在身边陪伴。

    自己还能再见到他吗?安雅也感到意外,自己竟然第一反应不是哥哥不是靳司翰,而是他,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大声呼唤到嘴边全都化为“呜呜呜”“嗯嗯嗯”的单音节的词汇,再也发不出其他的音节了。

    安芷萌和她背对背,努力想要伸手摸到她手边的绳子,,可是背在身后的双手动起手来实在不灵活,根本就摸不得绳结在哪儿,就更不要提解开了。

    安芷萌努力的活动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