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30.第30章 求求你,不要杀我
    靳司翰做完所有工作,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

    看着在沙发上睡着的女人,酣睡的容颜泛起满足的笑容。

    站在沙发边,看着她小巧的鹅蛋脸,心底有颗种子落地,悄悄发芽。

    粗糙的食指,细细摩擦着她细腻白皙的脸颊。Q弹饱满,白皙如玉。

    她睡着了,居然连一丝防备心都没有。

    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从里屋拿出一张薄毯盖在她的身上。

    走进浴室冲凉,冲凉出来,发现她居然踢掉了薄毯。

    额头闪过黑线,捡起地上的薄毯,再次盖在她的身上。

    等他一个转身,该死的女人居然再次一个利落的踢腿把薄毯踢得干干净净。

    再次捡起薄毯,粗暴的巴塔裹了个严严实实。

    看着跟蚕宝宝一样包在毯子里,只剩头在外面的女人,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去里屋睡觉。

    一个小时后……

    “啊……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靳司翰一向浅眠,睡觉都保持高度警惕,有丝毫的动静都能惊醒。

    更何况是这么大的声响,匆匆走到外屋。

    看见沙发上女人的那一刻,他松了一口气,看了眼四周也没人。

    看着还在睡梦中尖叫的女人,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着眉心。

    这个该死的女人,连睡觉都能如此折腾!

    大掌粗暴的附在她白皙的脖子上,一个用力。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睡梦中手无意识的挥舞,忽然间抓住什么。

    仿若溺水的人抓到了木头,死死的抓住,声音带着低低的祈求和呜咽!

    “不要杀我……叔叔,不要杀我,萌萌不要财产了,萌萌要爸爸妈妈……”

    清浅的呜咽声,让他心脏剧烈的抽疼了一下。

    黑眸看着她眼角缓缓落下晶莹的泪水,食指划过泪水,放进嘴里轻舔。

    “泪水,原来是咸的。”温热的泪水瞬间充斥他整个口腔,某处隐隐作痛。

    大掌触电般松开她的脖子,异样的感觉让他有瞬间的失神。

    安芷萌缓缓睁开双眼,习惯性擦掉眼角的泪水。

    看着坐在沙发旁的总统大人,水眸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灵动和挑衅。

    声音清浅。“总统大人,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靳司翰猛地抓住她的皓臂,声音冰冷刺骨。“他是谁?”

    安芷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总统大人,您又玩什么花样。我现在没心情跟您玩,我要去睡觉了。”

    挣脱开他的手臂,打开房门,走到自己的房间,瞬间关上了房门并反锁上。

    背抵在墙上,人缓缓滑落,蹲坐在地上。

    双手抱着双腿,把头深深埋在双腿之间。泪水肆无忌惮滑落下来,纤细的肩膀微微颤抖。

    靳司翰站在房门口,耳尖的他能清晰听见屋内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是那么的无助,无助的让他某处隐隐作痛。

    回到自己的房内,站在窗边,看着黑夜的景色。

    心底反复闪过那张坚强落泪的小脸,越想越烦躁。

    暴躁的拿过手机,直接拨打电话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