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5.第5章 男的-可以吗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这么的无耻无下限。

    “嗯,我也觉得。为了一个这么小的夜宵奔波一晚上,太不划算了。”可惜的看了眼她,那眼神气得她想杀了眼前的男人。

    他意思,这些鳄鱼还委屈了?

    见他拿起一个金色的口哨,放在嘴边一吹。紧跟自己的鳄鱼,竟然真的一条条的散去。

    见鳄鱼都散了,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松懈了。

    眼前一黑,人往下倒了下去。

    好巧不巧,刚好倒在他的怀里。看着怀里女人狼狈的娃娃脸,心底莫名的烦躁。

    男乙快速的上前。“总统,还是我来抱吧!”

    看了眼怀中的女人,随手丢给了他。从怀中掏出手帕,细细擦拭手掌。

    昂首走在前面,挺拔的背影让人仰望。

    两人跟在身后,心底犯疑。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挑衅总统,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忽然,两人感觉总统脚步停顿了下来。“总统先生……”

    看着躺在男乙怀中酣睡的女人,心底的烦躁感越发的严重。

    盯着她腰间属于男人的大掌,烦躁的走上前。粗暴的抢过他怀中的女人,一言不发黑着脸往别墅走去。

    两人对视一眼,对总统莫名其妙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总统一向有洁癖,任何东西碰之前都会细心擦洗很多遍,就算必要的碰触了,也会有帕子细细的擦拭手。

    女人更是靠近一米内,踢飞的物种。

    这还是总统第一次,亲自抱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浑身脏兮兮被他亲自通缉的女人。

    靳司翰把她抱进房间,借着灯光这才发现她身上伤口不少。

    白皙的胳膊,双腿,后背,胸前,肚子都有利爪划过的伤口。

    殷殷鲜血一点一滴的往下流,纯黑的地板上染上殷红。

    如无边无际的黑暗开出艳丽的彼岸花,温暖了黑暗,也让靳司翰的心产生了一丝怜惜。

    心底浮躁。“找人把她洗干净。”

    管家战战兢兢的站在身后,他不知总统为什么生气,但生气的总统是绝对绝对不能惹的。

    “总统先生,没有女的!男的-可以吗?”因为总统不喜欢女的,佣人清一色男的。

    “滚-”

    殷红的鲜血一点点把雪白的被单染成一点点的梅花,看得他越发心烦意乱。

    “等等!把那些该死的畜生,都杀了。”

    “总统,您说的畜生是……”

    靳司翰深黑的双眸射出凌厉的光芒。“管家,你老糊涂了,需要我让你退休了。”

    管家瞬间感觉脖子一片冰冷。“总统。全杀完吗?”

    “还不滚,明天我不想看见那些畜生。”

    “是。”看了眼总统身上的斑斑血迹,望向chuang上女人的眼神变得幽深,沉思……

    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带上了房门。

    靳司翰看了眼熟睡的女人,短袖已经变得破碎不堪,恨恨的咬牙。“该死的女人。”长臂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往浴室走去。

    打开喷头,粗糙的双掌很不熟练的一点点揭开她的衣衫,短袖。

    看了眼罩在胸上的文胸,他有些束手无策。

    “该死的,这扣子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