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鲜宠18岁:总统溺爱小萌物 > 4.第4章 什么都愿意
    男甲与男乙再次深深对视一眼,看着前一刻还衣衫完整的某女。

    再看看现在狼狈不堪,衣衫破碎,好像鼻息间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他们从彼此眼中都看出了一句话。‘得罪总统,真可怕’

    他不会一次性弄死你,他会一点点玩残你,让你生不如死。

    他们再次佩服,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玩,还在破口大骂的某女。

    果然不知者,无畏啊!

    两人悠闲的跟在身后,撒丫子疯跑的安芷萌就彻底悲催了。

    身后悠闲紧追的鳄鱼,让她想不疯都不行。

    四周黑漆漆的,看东西都很模糊。逃命都来不及了,别说靠着感觉分辨事物的废话了。

    “噗咚……”再一次无情的跌倒在地。

    嘴里更加倒霉的啃了一嘴泥,还没等吐出嘴里的泥,脚边就传来冰冷的柔滑感。

    吓得猛地爬起身,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吐出嘴里的泥。已经管不了是不是吐在自己身上了。

    被鳄鱼追了大半个小时,任她喊破喉咙也没人出现。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那就是傻到家了,为了自己的小命,豁出去了。

    “救命啊……救命啊……总统大人,您英俊潇洒,俊美不凡,性格温和,宽宏大量,一定会原谅我这个无知少女的无意冒犯的……”

    “总统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救命啊……只要你救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都愿意……救命啊……”

    “是吗?”

    靳司翰凉凉的声音此刻在耳边响起,无异于天籁之音。

    她快感动的哭了,狂点头。“真的,我什么都愿意,只要你救我,啊……”后面紧追自己不放的鳄鱼,跟见鬼一样,死追自己不放。

    虽然她不知具体,但她也知道肯定是他的原因。她以前只听说过家养的鳄鱼听主人的话,没想到是真的。

    靳司翰冷眸看了眼狼狈不堪快哭的某人,确实该让她休息一下了。

    她死了,可就找不到那张纸了。

    看着她拼命狂奔,语气越发的慢条斯理。“那-张-纸,在哪!”

    “我说,我说,只要你让您的爱宠回去睡觉,我都说。”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自己已经忘了那张纸的下落,现在远离鳄鱼最重要。

    “我刚才好像听见谁说我糟老头,死变态,神经病。”冷眸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但那一眼却让她毛骨悚然。

    舔着脸笑得脸都快僵硬了,心里已经哭成了海。“您听错了,您绝对是听错了。您这么年轻帅气,怎么会老呢?谁说您老了,那人肯定是眼瞎的没救了。”

    他颇为认同的点头。“嗯,那人眼瞎确实瞎了。”这个女人睁眼瞎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了,不就是眼瞎。

    凉凉的话语,她知道他绝对绝对是故意的。这个死变态,不是一般的记仇。

    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总统大人,您……您可以让您的爱宠回去睡觉了吗?现在天气这么晚了,早睡早起身体好。”她快为自己的无耻无下限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