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5:相认
    蔓宁宁走在走廊上,眼眶已经浮起了泪水。其实,对于她来讲,怎么会不希望能够跟母亲再次相认呢?

    但是,心里一时真的无法放下,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恨意不经意间在身体流淌着,让她无法面对。

    快要走到楼梯口时,蔓宁宁的脚步缓慢了下来,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前面的男女,瞳孔紧紧的缩了一下,愣愣的站在原地。

    只见,蔓雪哭泣着拉着俊云手臂,哀求道:“俊云,求求你,求求你,就看在孩子的份上,跟我结婚吧。我不希望以后孩子生出来,都没有父亲。”

    “今天的话,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确了。我不可能娶你,当初我已经让你把孩子给打下来了。现在,你后悔也是没有用的。”

    俊云的冷漠,还有无情,让蔓宁宁感觉到陌生,就这样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当初,那是因为蔓宁宁的缘故,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关系。但是,现在不同。你感觉你真的是爱潘琴的吗?”

    随着那一句质问,俊云突然转眸,“你说什么?”

    当话语从唇里溢出的时候,俊云的视线落在了身后的女人身上,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了什么,那么的刺痛。

    蔓雪顺着俊云的眸,看去,也不由得愣住,“宁宁姐...怎么...怎么你...”

    蔓宁宁看向她,淡淡一笑,笑的有点惨败,微微走上几步,看向俊云,“我不管你,还有没有记得我。总之,我希望你可以承担起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责任。不管怎么样,在我的记忆当中,俊云应该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而不是一味的避开。”

    “宁宁...’头撕心裂肺的疼痛着,俊云蹙眉,目光锁在蔓宁宁的脸上,脑中如同走马灯一般,全是眼前的容颜,那么的深刻。

    “宁宁...”身后,响起低沉的叫唤,蔓宁宁斜睨了一眼,立马往楼梯走去。俊云感触着什么,立马想要去拉蔓宁宁的手,却被蔓宁宁立马避开,径直往下面走去。

    杨少追了上来,而俊云也跟着走了下去。

    “俊云...”蔓雪站在楼梯处,看着俊云离去,心里一急,往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脚步一虚,身子一个不稳,直接从楼梯处滚落了下来。

    不由得,周边响起服务员的惊叫声。

    “蔓雪...”蔓宁宁转眸时,看到的是惊心的一幕,眼睁睁的看着蔓雪从上面滚落了下来,直到最后一层,额头已经明显的磕伤,血迹斑斑。

    俊云站在原地,显然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所震住。

    杨少的反应比较快,立马拿出手机,打了救护车。如太太和如盼盼可能是听到了外面的响声,而走了出来,看见蔓雪的时候,也不免吓了一跳。

    俊云立马跑上前去,把蔓雪抱了起来。可是,身下已经有血渗了出来,沾染了俊云的手。

    “这是怎么回事?”如盼盼跟如太太下来后,走到蔓宁宁的身边,轻声问道。

    蔓宁宁的眼眶已经浮起了泪水,“妈,为什么会这样,我害了蔓雪,是我害了蔓雪。如果不是我急着要走,蔓雪也不会这样了。”

    那一声呼喊,真的让如太太感动至极,抱住了蔓宁宁颤抖的身体,如同小时候那般,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孩子,不要怕,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救护车已经开到,蔓雪被俊云抱着出去,立马坐到救护车里面,车子立马开通所有的路线,往医院开去。

    蔓宁宁站在原地,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目光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水,正是蔓雪的。

    “我们去看看吧。”杨少走上前来,伸手,抚摸着蔓宁宁的长发。

    蔓宁宁点了点头,被如太太搀扶着,上了车。

    一路上,蔓宁宁的心一直都很不安,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不停的默念着,希望蔓雪不要出任何意外。

    走了医院之后,蔓雪已经在抢救室了,空气里一片的寂静和无奈。

    而此刻,蔓雪的父母都已经赶到医院,对于他们女儿的事情,他们也是最近才知道。虽然,一直让蔓雪可以把孩子给拿掉。

    但是,她执意着,他们做父母的也感到无奈。

    俊云一直坐在角落,沉默不语,蔓宁宁坐在一处,靠着如太太,眼眶红红的,心里是满满的内疚。

    抢救室外面,静静的等待着,直到门开了的时候,所有人都走了上去,问道,“怎么样了?大人和孩子怎么样了?”

    这是所有人都关心的事情。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大人是保住了,只是,孩子已经....”下面的话语轻了起来,医生轻轻的一叹,“不过,这一次的孩子由于比较大了。可能,下次想要生孩子的话,还是比较困难的。”

    “什么?”俊云紧蹙了眉,显然,他不曾想到这一次的意外,会是这样。

    蔓雪的父母,几乎要哭的晕厥过去。

    然而,那个时候床从里面退出来,蔓雪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连带唇还微微颤抖着,显然,身体里的一处有着感触吧。

    蔓宁宁站在一旁,捂着唇,心里的愧疚越来越浓。

    如果不是她执意要走,俊云也不会追上来,而蔓雪也不至于会这样。现在,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

    还有...那就是刚才医生的话,兴许以后很难有孩子了。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讲,真的是一种永久的痛苦。

    俊云看见蔓雪苍白的脸后,没有跟着走进病房里面去,而是又坐在了刚才角落的位子上,头埋着,显然,他现在也是无比痛苦。

    蔓宁宁看了一眼,走过去,如妈妈搀扶在身边,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杨少站在不远处,凝着他们,脸上很平静,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毕竟,他只是旁观者而已。

    如盼盼坐在一旁,显然也是对刚才的一幕有点吓到了。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总要有一个说法,蔓雪的父母没有吵,也没有闹,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包容了。

    俊云缓缓的抬起了头,那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呈现了痛苦当中,看见如太太的时候,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宁宁...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丢下她的。”他解释着,声音沧桑了起来。

    蔓宁宁听着他叫自己的名字,总是浮起酸疼,她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难道愿意看着她...”下面的话,有点说不下去了,鼻子有点酸涩了起来。

    “我知道。”俊云无奈的开口,唇边划过苦涩一笑,“其实,在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想起来了。我们之间的所有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蔓宁宁听着俊云的话,虽然有些感触。但是,纵然想起来,那又能够怎么样呢?

    他们之间,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回不到原点上去了。

    “其实,现在你想不想的起来,都并不是那么重要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下面该怎么做?难道你愿意看着蔓雪以后都无法生育吗?”

    蔓宁宁看着他,两个人对视着。

    俊云无奈一笑,“放心吧,我想明白了,我会照顾她的一生。”

    照顾一生?

    这一句话,在很久以前,他也曾那么对她说过。但是,到后来,却是成为了一场空梦,什么都不是。

    “这样也好,对于蔓雪来讲,更主要的是你可以关心她。”蔓宁宁点了点头,笑容,已经变得迷茫了起来。

    如果说,她对俊云没有一点感情那是假的。不管是那一对恋人,分手之后,一片空白,真的不可能。

    只是,当四目相对的时候,真的很难让彼此移开视线。很容易想起两个人的过往,两个人的爱恋。

    瞬间,蔓宁宁感觉自己有一股酸意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俊云,今天晚上你先好好照顾蔓雪吧。我有空再过来吧。”蔓宁宁移开视线,发现手微微的已经颤抖了起来。

    转身的时候,整个人总感觉是空落落的。

    她对他是因为爱而分手,所以残留的还是那一份爱和恨交织的感情。只是,随着时间已经被另外一个男人所替换。

    纵然这样,内心深处,还存在了那么一丁点的过往情感。

    杨少站在一旁,看见蔓宁宁走过来的时候,视线落在了俊云的身上。此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不过,有一点他不免会担心,那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俊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渐渐的在走廊上,越走越远。

    那天晚上,如太太没有回家去,而是坐了杨少的车,住在了别墅里面。

    而且那一夜,蔓宁宁居然跟如太太睡在一起。

    有时候纵然心里是一股恨意,但是,一旦恨的源头激发出来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爱的。

    如太太感到很满足,总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听见蔓宁宁喊她妈妈了。但是,那一次她居然开口喊了一声,真的让如太太感动的不行。

    然而,那一夜,她们之间说了很多话。

    心结,虽然不会一下子解开。但是,至少她们之间的关系比以前好了很多。

    这对于如太太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那一段时间,如太太在别墅里一直住着,杨少也比较喜欢她们母女的关系,可以和好。所以,一直希望如太太住下,多陪陪她。

    直到蔓雪出院的前一天,蔓宁宁单独去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