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3:醉意
    杨少的声音低沉响起。

    如盼盼惊讶的问道,“是真的吗?我可以跟姐姐住在一个地方吗?”

    那兴奋的样子,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

    “对,前提是你要让你的姐姐每天都开心。如同,那一天不开心了,我找你是问。”杨少斜睨了一眼,淡淡说道。

    “没有问题。”如盼盼的眼中笑意浓浓,搀和着欢快。但是,心里早已经嫉妒的要死。

    回到别墅后,吴姐已经准备了晚餐。

    当看到一个陌生女子的时候,吴姐不免感到惊讶,蔓宁宁入座后,笑着介绍道,“吴姐,她叫如盼盼,是我的妹妹。”

    “哦...你好。”吴姐礼貌的一笑。

    如盼盼不屑的看了一眼,没有打招呼,而是坐在了蔓宁宁的身边,吃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蔓宁宁显得有点尴尬,对着吴姐抱歉的笑了笑。

    杨少径直吃着饭,虽然,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眼中却流淌着什么。

    当吃完饭之后,杨少只是简单的跟吴姐说了一下,如盼盼要住在这里的话,并让她安排一下。

    随后,回了房间。

    蔓宁宁正在浴池里面洗澡,他的心不免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不过,他还有些事情要去做。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径直来到了如盼盼的房间。

    如盼盼开门的时候,一看见是杨少,变得窃喜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环住他的脖颈,杨少伸手阻止。

    “我现在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杨少走进了房间,窗帘拉开着,可以看到外面的黑夜。

    “什么事情?”如盼盼关上了房门,不解的问道。

    原本,她以为他来找自己是因为,对自己的身体有着一丝的迷恋。但是,现在看到他冷漠的表情时,却隐隐明白了什么。

    杨少走到窗口边,幽幽的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女人,淡淡开口,说道:“我留你在这里,不过是能够让宁宁的心情愉快。而不是等着你动什么心机,你懂吗?”

    声音淡漠,有点丝丝缕缕的冷。

    那是一种变相的威胁,如盼盼怎么会听不懂呢?

    她扬起一笑,眼中流转着委屈,说道:“姐夫,你想什么呢?她可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对她怎么样呢?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

    “这样的话,你只要告诉你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根本就不想听,如果,你对她动什么坏脑筋的话,你要知道后果。我不会因为你是宁宁的妹妹,而对你有顾及。”

    冷冷的话语,让如盼盼的心,有着一丝忧伤。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可以去办到。”他的眼中非常认真,定定的看着如盼盼。

    “什么事情?”

    如盼盼忍不住问道,因为,那样的认真,不免让她的心提高了几分。

    “我知道宁宁跟她的母亲关系不好,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出面,让她们母女的关系能够缓和。”

    如盼盼突然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男人对她的无情,却对蔓宁宁如此有情。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也就罢了。

    为什么,还爱的那么体贴呢?真的让人嫉妒的发狂啊。

    “如果你能够办到的话,我不会亏待你。”那语气,根本就不是商量,而是命令。她可以拒绝,但是,一旦拒绝。

    那么,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的一点关系了。

    “好,我答应。”如盼盼嘴上答应着,心里,早已经滴起了血,挥之不去。

    杨少满意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声音,荡漾在房间里面,如盼盼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瘫坐在床上,目光没有焦点的看着外面,恍恍惚惚。

    杨少回到房间的时候,女人已经躺在了床上,浅浅的呼吸,显然并没有睡着过。

    房间的灯光有点幽暗,将女人的睡眼看起来很诱人。

    忍不住的想要吻上去。呼吸,越来越浓,杨少的心里一荡,走上前去,弯下腰,吻已经落了下去。

    “嗯...”炙热的气息的鼻息间派回,蔓宁宁随着吻,睁开了眼睛。当对上那一双蓝色的眸时,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却被杨少紧紧的扣住。

    他的唇肆意着,游荡起来,缠绵着她的舌尖,那么的深沉。

    他的吻几乎让蔓宁宁感到窒息。

    睡裙,已经被他扯了下去,只剩下一条粉色的内裤,那是她喜欢的颜色,粉色,很纯的气息。

    蔓宁宁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却任由他的吻,沉沉的落下,几乎让人沦陷。

    “想要吗?”他的声音低沉的在耳边响起,那么的暧昧的扑打在蔓宁宁的耳边,带着炽热的气息。

    “我...想...想要...”蔓宁宁娇娇的应着,话语落下的时候,杨少的眼中已经是满满的情/欲,已经高高的抬起了她的腿,直接进入,偌/大的一物紧紧的摩/擦着女人的幽/深。

    “啊...”呻/吟,不停的呼出。蔓宁宁承受着他的袭击,无声无息中变得更加需求了起来。

    “舒服吗?”他继续问,那么敏感的问题。

    一边极力的耸动着,不停的索要。酥/麻的感觉在蔓宁宁的身体里流淌着,她的呻/吟也是发自内心的呼喊而出。

    直到温热的液流喷洒出来的时候,才停止了索要。

    蔓宁宁喘息着,就在她以为结束的时候。杨少突然拥着她的身体,翻转了身,托起她的臀,从后面进入她的私/密地带。

    “啊...恩...”随着耸动而发出呻/吟,手紧紧的抓着被单,身体的膨胀几乎让蔓宁宁感觉酥麻,沉沦。

    一整夜的暧昧,交织,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

    第二天,当蔓宁宁从疲惫中醒来的时候,对上的是一双魅惑的双眼,深情的看着她的睡颜。

    “你...看我干嘛?”目光,有着暧昧,让蔓宁宁的脸红了起来,立马侧过脸,避开那一双斜肆的目光。

    “我喜欢看我的女人,难道也是一种错误吗?”杨少伸手,勾住了她的下巴,强迫的让她看着自己,“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明白就好。”蔓宁宁看着他,一把拍掉他勾住下巴的手,随着动作,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掀起,露出里面的晶莹。

    欲望,瞬间被挑起。

    蔓宁宁的心里流淌过一丝的不安,立马拉起被子想要掩盖胸前的诱/人时,杨少已经组织,并低头,沉沉的吻了下来。

    “别...”蔓宁宁拒绝着,这几天,她真的很累了。

    “别什么?”杨少离开她的唇,看着她美丽的容颜,魅惑的一笑,手指已经在被子里面抚摸着她的身/躯,握上了她的酥/胸。

    “啊...”蔓宁宁如同触电一般,惊呼了出来,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杨少的唇已经吻上了她修美的脖颈处,肆/意的tian/着。

    “恩...恩...”蔓宁宁伸手,想要拒绝。可是,杨少根本就不给她任何的机会,扣住了她的手,柔软炽/热的吻从脖颈处离开之后,直接落在了酥*胸上,一口含上,吸允着。

    这样的触感,让蔓宁宁变得有丝蠢蠢欲动了起来。

    “嗯...杨少...恩...”蔓宁宁微微颤抖着睫毛,眼睛迷离,只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又恍惚了起来。。

    欲望,随着杨少的抚摸和挑/逗,而渐渐的攀升了起来,空间被外面的光线斑斑点点的洋溢,她闭上了眼睛,承受着炽/热。

    杨少的指腹,游动在蔓宁宁的双/腿之间,来回,摩/擦,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直接涌了上来。不过是抚摸,就几乎剥/夺了蔓宁宁的思想。

    “嗯...”呻/吟溢出,蔓宁宁咬着唇,下身微微弓/起,“别...”

    明明想沉沦,却又想保持清醒,要抵抗。

    蓝色的眸肆无忌禅的落在女人的身/躯上,不知道是外面的光线缘故,还是她的肌肤就是那么的晶莹透亮,诱/人之极。

    “女人,你的身体其实已经背叛了你。”声音戏谑,从杨少的薄唇缓缓流出,炙/热的气息喷/塑在蔓宁宁的耳/畔,那么的酥/麻。

    男人的唇边噙着戏谑,玩味的凝着那一双清澈的眼睛,轻轻的抬起她的腿,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偌/大抵在了女人的幽/深的洞/口。

    身子微挺,进入了女人的幽深,非常紧致。

    “嗯...”杨少感触着女人的摆动,松开了她刚才不安分的手,并握上了女人的曼妙的腰,另外一只手把玩着酥*胸,很光滑。

    柔软炙热的唇慢慢的游移,亲吻在肩膀上,香肩处弥漫着轻轻的香味,黑色的长发铺盖在雪白的床单上,黑白分明。

    “啊...”声音清澈,透着一丝的娇/媚,美丽的身躯随着爱/欲已经变成了粉色,带着幻境般的灵/动。

    火热的偌大在身体里交/织,融合着,渐渐的膨胀,蔓宁宁的手抓着杨少的后背,感觉到情爱的欲/望,在身体里肆/意的快感了起来,承受着掠/夺。

    当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在汹涌而流的刹那,蔓宁宁几乎感觉自己要酥/麻,无力的喘着气,唇因为运动而变得酡红。

    欢爱的姿势,千百变,而杨少在耸动了片刻之后,将床上喘息的女人抱在了自己的身上,两个人坐在床上,开始了一上一下。

    蔓宁宁被索要的已经找不到了方向,总感觉身体里面是膨胀的感觉,很舒服,很舒服。

    当杨少喷洒出温热的液体时,才离开女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