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1:保守
    花/房里面,很精致,杨少的心,已经激荡了起来。

    他突然将两根手指,从蔓宁宁的花房里面退出,拥住她的腰,一边肆意的吻着,用舌尖搅乱着里面,一边,将女人游到了游泳池里面的最角落。

    这里,也是游泳池里面,最深的地方,很少会来这里。

    毕竟,虽然这里是游泳池。但是,真正能够游泳的能够有多少人?一般都是假正经,要么就是泡女人,要么就是找刺激。

    水越深,有一股冷意。

    不过,在这个夏天,倒也不会让人感觉太冷。

    蔓宁宁迷茫的睁开眼睛,眼前全部是泡泡,长长的发丝漂浮着,就如同是蛇一般,缠绵着,丝丝缕缕。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背,抵上了后面的游泳池的瓷砖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双腿被放在杨少的腰上。

    内裤没有扯下,而是翻了开来,露出里面的花/房,杨少的脸,在水中变得更加魅惑。

    一个男人,好看的真的不成样子。

    蔓宁宁任由杨少的吻,肆意着,突然,下身传来一种爽意,她的心立马激荡了起来,里面被塞的满满的。

    她想呻/吟,却无法呻/吟,只能承受着,两个人在水中,缠/绵。

    杨少的偌/大,搅/动着她的花/房,一点一点的推/进,又一点一点的抽出,摩擦的爽意,让蔓宁宁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水浮动着,随着他的耸/动,底层的水,一波涌过一波。

    欢/爱,并不是很漫长,当温热的液/体喷洒出来时,才停止了一切。

    杨少拉着蔓宁宁往水面上浮现,憋的太久,不免让人感觉窒息的感觉。

    浮出水面后,阳光刺刺的照射而来,温热的气息,照在脸上,很舒服,蔓宁宁伸手抹过脸上的水珠,脸色很红。

    杨少凝了一眼,“刚才,是你勾引我的,不能怪我冲动。”

    蔓宁宁听了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其实,她刚才说他的优点时,心里有点感触。

    因为,他说的没错。

    爱情,婚姻,有时候除了金钱,真的欢爱的确很重要。当一个女人无法满足男人的需求时,他才会去找小三。

    不过,男人在床上的勇猛,真的很容易征服一个女人的心。

    “累了吧?不如,先上去喝杯果汁吧。”杨少拉着她的手,往上面走去,四周,洋溢着男女的暧昧,还有笑声,声声不断。

    当坐在一处的躺椅上的时候,服务员端上了西瓜汁,里面放了很多的冰块,喝在嘴里,感觉冷冷的爽意。

    蔓宁宁躺在椅上,性感的身躯展现在阳光下,引来不少男人的目光。

    但是,最不可忽视的是杨少。

    有不少经过的少女,总是向杨少投去暧昧的眼神,这里是花花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世界,媚眼算什么?

    杨少优雅的喝着果汁,对于靓妹的媚眼,他无视了,直接带上了黑色的墨镜,闭上了眼睛。

    蔓宁宁看了一眼,轻轻的一笑,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气息。

    不过,她没有注意到,游泳池的一边有一个女子,狠狠的盯着她看,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如盼盼。

    “你在看什么呢?”身边一位美女好奇的问道,顺着她的目光,往一处看去,笑道:“咦,那位不是杨总吗?”

    如盼盼转眸,淡淡一笑,“你洗你自己的吧。”

    “怎么?你吃醋了?上段时间,我看杨少总是来找你,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已经有了新人。”

    “你懂什么?”如盼盼微微蹙眉,转过身,往上面走去,随着水中的浮现,她的身上穿着很性感的三点式,饱满的酥胸,隐隐透露。

    随着她的走动,美丽的酥胸,微微抖动着,她径直走了蔓宁宁的面前,轻轻一笑,甜蜜的喊道,“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

    蔓宁宁半睁开了眼,映入了眼帘的是---让自己心惊的容颜,不由的蹙了眉,问道:“怎么是你?”

    “姐姐,上段时间,我一直想找你逛街来着,一直忘记联系你了。”如盼盼装作很亲密的样子,走上前挽住了蔓宁宁的手臂,目光落在旁边的男人身上,笑着问道,“姐姐,这位是...”

    随着如盼盼的话,杨少摘下了墨镜,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瞳孔不由得浮现不悦。

    显然,没有想到会那么巧,见到她。

    “这位是...”蔓宁宁犹豫着,心里有点雾水,很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见到自己,那么热情了?

    虽然,她恨过母亲。但是,她没有很过她,以前她的无理取闹,都是当她发小孩子脾气。

    如盼盼看着蔓宁宁的犹豫,淡淡一笑,恍然的样子,说道:“我明白了,他应该是姐姐的新男朋友吧?”

    蔓宁宁点了点头,脸色有点尴尬。

    不恨,其实,不代表是喜欢,那种感觉一时还说不上来。

    “姐姐,既然在这里遇上,不如到时候让我跟着你们一起玩吧。我的几个朋友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委屈的表情,在如盼盼的脸上,表现出来。

    尤其是那一双跟蔓宁宁相似的眼睛,清澈的流淌着,让人一时无法拒绝。

    蔓宁宁无奈,只能点头答应。

    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如盼盼一直缠着蔓宁宁,说着衣服,谈着化妆品,偶尔也会说起,母亲如何的思想她。

    每当说起这个敏感的事情时,蔓宁宁的眼中不免会划过一丝黯然。

    思想又能够如何呢?

    她心里的恨意,已经无法挽回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聊天,蔓宁宁突然感觉对她,有了一种对妹妹的感觉,而如盼盼也是一个见事说话的人。

    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拉着蔓宁宁聊天,饭桌上也算是趣意浓浓。

    只有杨少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跟如盼盼的撞上,饭吃了一半时,他站起身,看着蔓宁宁说道:“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如盼盼看着那一道身影,唇边淡淡一笑,夹了菜到蔓宁宁的碗里,突然手往下腹捂去,尴尬的笑了笑,“姐姐,我去一趟洗手间,可能是冷的东西喝多了。”

    她站起身,快速的往洗手间走去,还没有走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拉了过去,如盼盼没有任何的惊讶,很自然了投入到了男人的怀里。

    抬头的时候,她对上的是男人的冷意,只听他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冷冷问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如盼盼问道,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跟姐姐说任何我跟你的事情。以后,我还要把你当做我的姐夫看待,现在我只希望你可以对我姐姐好,我就很满足了。”

    随着她的话,听起来很真心实意,杨少脸上的冷意收敛了几分,问道:“是真的?”

    “不然呢?你喜欢的人是她,又不是我。我只希望,我以后可以多靠你一点,给点生活费就成。”

    杨少突然笑了起来,手指也蓦地松了开来,说道:“很好,没有问题,以后,每个月我都会让我秘书往你的卡上打钱。”

    “谢谢姐夫。”如盼盼感谢着,看着杨少满意的点头,随后,往洗手间走了进去,渐渐的,她的脸上,笑意散去,替换的是恨意。

    当再次回到餐桌上的时候,她依旧是可爱的样子,天真lang漫,直到一餐饭吃饭,蔓宁宁也很投入的聊天。

    杨少看着蔓宁宁笑的那么欢快,也并不打算阻止,既然,如盼盼能够那么想,他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她。

    晚上,蔓宁宁跟杨少回到房间后,继续着他们的缠绵,一夜的春色,绵绵不断。

    如盼盼回到房间之后,再次的走到了他们的房间,站在门口,耳朵凑在门边上,依稀可以听见放荡的呻吟。

    心里...恨意,更加的翻涌了起来。

    度假村的走廊,来回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如盼盼不想引人注意,直接走到了外面去。

    夜晚的游泳池边,有不少一对一对的年轻人,暧昧的笑着,暧昧的拥着,暧昧的激情着。

    “嗨,你怎么会在这里?”肩膀被人轻轻的一拍,如盼盼转眸看去,一个长的比较俊彦的男人站在身后,轮廓有点混淆,算是个混血儿吧。

    “我们见过吗?”如盼盼歪头细想?

    男人笑了笑,说道:“我叫adolf,你难道忘记了?上次,我们在酒吧...”

    “哦...我想起来了。”如盼盼妩媚的笑了起来,突然想起,那一晚,她看见蔓宁宁跟杨少在一品杂志的附近吃饺子。

    由于非常生气,回去酒吧,喝了酒,遇上了这个搭讪的男人,就一起开了房间,发生了关系。

    没想到,又在这里遇上了。

    “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请你喝一杯?”adolf摇晃了一下,拿在手中的酒,那是酒精浓度很高的酒,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是疯狂。

    不过,如盼盼一想起,房间的呻吟时,她点了点头。

    adolf拉着她的手,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草地上。虽然,有点偏僻没有什么人,不过,这里比较狭义。

    因为,周边都是葡萄的香味,弥漫着一种夜晚的lang漫。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一人喝一口酒,聊着天,酒精的浓度有点深,如盼盼有点承受不住,直接躺在了草地上,目光一直看着遥远的星空。

    adolf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夜色朦胧,看起来很美丽,美丽的有点诱人了起来,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会蠢/蠢/欲/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