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7:暧爱
    “我现在只想这样的抱着你,宁宁,就让这样的抱着你吧。”男人的温柔,一半是来源于他的心虚,而另外一半,是他突然感觉的思念。

    但是,对于蔓宁宁来讲,只希望,是因为一夜没有见面,而对她的温柔。

    是的,她只能那么想,她不希望自己第二次的感情还是一败涂地。

    说到底,她是在害怕受到伤害。

    他的气息,不停的拂过她的后颈,有点麻麻痒痒的感觉,有点暧昧。

    就这样,两个人静静的站着,都没有说话,看着下午的夕阳,慢慢的降临,空气里,搀和着安静和暧/昧。

    其实,有时候这样的拥抱,对恋人来讲,是一种幸福。但是,此刻的两个人,各怀心思。

    只是,爱情,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无法去辨别对错。

    直到吴姐来敲门,杨少才放开了蔓宁宁,拉着她走到楼下吃饭,一餐饭,吃的很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蔓宁宁吃了几口之后,放下了筷子,拿过纸巾,擦了擦唇边,轻声说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话语落下后,直接离开桌边,往楼上走去。

    走进房间之后,蔓宁宁就躺在了床上,外面还有一丝残阳,照进房间,她就这样冷冷的看着那一道光线,慢慢的变淡,慢慢的消失。

    不知不觉中,竟然就这样,闭着眼睛,睡着了。

    睡梦中,她感觉有人在亲吻着,一点一点,如同小鸡啄米一般,有点痒,让她伸手想要拍开。

    没想到,被人握在了手里,紧紧的。

    蔓宁宁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眼中迷离,还徘徊在睡梦当中,看了一眼,又闭上了眼睛,翻转了身子。

    可爱的样子,杨少看在眼里,唇边扬起淡淡的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的笑容,不对,他的笑容是属于这个小女人的。

    他脱了衣服和裤子,直接躺在了蔓宁宁的身边,鼻息间全是她的味道,他从后面拥住了小女人,柔软的唇摩擦着她的后颈。

    蔓宁宁被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给惊醒,用手揉了揉眼睛,转身的时候,对上那一双魅惑的蓝色眼睛,微微愣住。

    因为,那一双眼睛,太会慑人魂/魄,每次在不经意间,总是会被吸引住,包括现在。

    “女人,我想要。”他凑了上来,对着她的唇,要吻过来,蔓宁宁的心一急,想到了什么,立马推开他,说了一句,“先洗澡。”

    杨少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美,坐起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立马下床,往浴室走去,很快的,就听见水声哗啦啦的流淌着。

    蔓宁宁听着里面的水声,轻轻一叹。

    其实,她刚才推开他,不是因为他脏。而是建议他身上的味道,还残留着,她不希望自己跟他发生关系的时候,还残留着其他的味道。

    她很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过,这一点,杨少并没有发现。他以为她是讨厌他身上淡淡的烟味...其实,对于一些女人来讲,男人的身上,有一丝淡淡的烟味,反而更让人迷恋。

    当杨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一边擦着头上的湿发,精/赤的身子,还流淌着水珠,那么的魅惑至极。

    “现在,可以了吧。”他的笑声,很好听,很容易让人沉沦下去,蔓宁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少已经走到了床边,往她的身上压了下来。

    “喂...你就那么迫切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蔓宁宁喊着,脸色微微羞涩。

    杨少凝了一眼,唇附在她的耳边,“你还需要什么准备?”

    精致的身躯,流淌的水珠,不停的滴落在蔓宁宁的身上,顺着薄薄的裙子,渗入了进去,凉凉的。

    “你的身子还没有擦干呢?”蔓宁宁红着脸,用着各种理由想要让他离开自己的身体。

    “你上次不是很喜欢吗?”他话说着,唇已经开始挑/逗了起来,耳珠被咬着,蔓宁宁感觉整个人就好像被触电了一般,身体发麻,声音都有点含/糊了,“上次...是上次...这...”

    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已经被堵住了,舌尖探了进来,肆意的游荡在口腔里,用舌尖抵着她的舌尖,有立马缠/绕。

    “恩...”蔓宁宁发出呻/吟,眼睛却瞪着他。

    杨少无视着,一切的一切任由他掌控着,手已经扯开了她的裙子带子,缓缓的滑落下去,当滑落到胸/口处的时候,杨少的手,轻轻的揉捏着红色的蓓/蕾,玩转在指腹当中。

    “恩...唔...”这个该死的男人,蔓宁宁依旧瞪着,但是,无法控制娇媚的呻/吟,正是从她的口中溢出。

    他的手在她的酥/胸边沿打着圈圈,一圈又一圈,那么酥/麻的动作,让蔓宁宁几乎受不了了,双/腿已经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脸色的潮/红,变得很美,美的动人。

    杨少的唇,依旧堵着这个小女人,算是对她的惩罚,惩罚她跟其他的男人亲/吻。

    只是,昨晚的事情,让他不免有点心虚。

    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遇上这个女人之后,什么样的感觉都一一涌现了出来。如果,换做以前,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的心虚。

    但是,现在...他有点恨自己,昨晚的冲动。

    总之,先惩罚这个小女人再说,晚上一定要好好的吃了她,才对得起他。

    蔓宁宁任由他吻着,身体早已经变得软/绵/绵了起来,呻/吟非常娇/媚,当杨少离开她的唇时,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杨少看了一眼,戏谑的一笑,柔软的唇/瓣,划过/她的脖/颈,上下摩/擦着,爱/抚着,白皙的肌肤,已经变成了粉色,晶/莹/透亮。

    “恩...”唇,没有任何阻碍的时候,呻/吟都娇美了起来,蔓宁宁昂着头,长发铺盖在被单上,如同一幅美人图一般,让人看了,只会沉沦。

    杨少的吻,不温柔,不霸道,却让人更加的蠢/蠢/欲/动,从蔓宁宁的脖颈处滑落之后,滴吻在她的胸/口上,如同磨牙一般,轻轻的咬着。

    “唔...唔...”蔓宁宁咬着唇,因为,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感受着杨少的唇,一路滑下,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起来,无法控制的火/热。

    渐渐的,滑落在胸口/处的裙子,一点一点被杨少给扯下,美丽的身/躯荡着一种透明的气息,粉色的肌肤,那么的诱人。

    杨少微微眯眼,纵然,这一具身体早已经看了很多次。但是,每次看到总是有着迷恋,无法自拔。

    心,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粉色内/裤挡住了女人的幽/深,那里,早已经湿透了,杨少的手指隔着内/裤,抚摸着,把玩着。

    甚至,轻轻的饶痒痒,让蔓宁宁更加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修长的美/腿,散发着动人的气息。

    随着杨少的吻和抚摸,蔓宁宁的身体已经变得很火/热,脸色潮/红无比,正打算伸手环住杨少的脖颈时,他的吻已经移落了下去,柔软的唇/瓣,停留在她下腹,舌尖轻轻的一划,蔓宁宁微微弓了起来。

    “啊...杨少,我受不了...”她急促着呼/吸,双手胡乱的搅动着杨少的发,心里的燥/热,还有身/体的渴/望,已经显示了出来,“我...我...我要...”

    声音有点羞涩,杨少的眼中浮起戏谑,一张脸在幽暗的灯光下,更加妖治,真的如同恶魔一般。

    原本停留在下腹的唇,往下摩擦着,并且,杨少已经曲起了蔓宁宁的双/腿,拉的很开,内裤也顺势扯落了下来,女人的美丽全部呈现了出来。

    幽深的旋/洞,里面早已经潮/水/蜜/流,弥漫着一股清淡的芳香,幽幽的飘荡而出,杨少的手抚摸着小香丁,感触着女人的颤抖。

    “恩..啊...啊...”呻/吟,不断的从蔓宁宁的鼻息中传出,带着一种快乐,情/潮/涌涌,思想早已经随着爱/欲,而一片空白,有的也是渴望,还有心里翻涌的激/荡。

    尤其是杨少的唇凑上女人的私/密幽/深时,让她散发出一种骚/动,粉色的肌肤在幽暗的灯光下,有一种神洁的美丽,融/罩在她的身/躯上,几乎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没有了方向感。

    杨少的心,还有欲/望,一度被带动着,他的内心,依旧有着那天的画面,总是徘徊在蔓宁宁跟俊云的拥吻中,心里荡漾着,想要狠狠的发/泄,对她的一种惩罚。

    但是,他的动作还是温柔了起来,舌尖在幽/深的洞/口处,轻轻的打起了转,吸允着里面的芳香。

    “啊...啊...恩...”身/体的火/热,激/发出更加诱/人的呻/吟,就如同一首绵绵/春/歌,源源不断的呻/吟,那一张一尘不染的美丽容颜,有着娇羞的意味。

    男人终究是男人,哪怕是在欢/爱的时候,也有着邪恶的心,杨少很想让她的羞涩,慢慢的被他掀起。

    今夜,他要让她成为他胯/下的爱/奴,爱的深了,欲/望也深了,心里有着一股想要征服的想法。

    唇很柔软,肆/意着,疯狂的tian/着女人的美丽,里面,不断的流淌出蜜/水,晶莹透亮,发出一种鲜嫩的诱/香。

    作者有话:亲们,可以给狐狸提出不好的要求,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