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7:思念
    “我爱你...”她轻声的呢喃着,正打算还要吻上去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被提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已经被靠上了浴室的瓷砖。

    这个地方,正是水龙头淋下来的地方,不偏不倚的淋在他们的身上,双眼变得更加迷离起来。

    人在冲动的时候,根本就无法顾及那么多的事情。

    杨少径直抬起了她的腿,将硬/挺的一物,直接的探/入了女人的幽/深,每进去一分,都是致命的爽/意。

    她的下面,早已经潮/水/暗/流,很滑,很顺,杨少的手不停的揉捏着她的酥/胸,玩弄着,玩转着。

    随着这样的抚/弄,更加的让如盼盼更高/潮了起,甚至,身下的承受着狠狠的撞/击,她配合着,咬着唇,发出欢/愉的呻/吟。

    杨少的喉咙微动,顺着女人的下身潮/湿,很顺的一次又一次的进入,整个火/热都被包裹着,跟里面交融,带着致命。

    水冷冷的滴落在他们的身上,却没有消去火热的欲/望,只会变得更加的渴/望,如盼盼任凭着杨少的肆/意,眼睛被水淋的闭上,无法睁开。

    “啊...啊...啊...”

    呻/吟,那么的激/荡,那么的欢/愉,渐渐的如盼盼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瘫软了起来,随着偌大的一物,不停的摩/擦着她幽深的柔软,让她酥/麻,很酥/麻,很酥/麻。

    “恩...啊....”如盼盼呻/吟着,可以感受到里面的温热,那是杨少在她身体里喷洒出来的液体,顺着腿已经流淌了下来。

    但是,欢/爱还没有结束,依旧放/纵,肆意的摩/擦...

    一夜的欢/爱,让两个人几乎感到疲惫,而杨少昨晚就如同恶魔一般,疯狂的索要着爱/欲。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午时,头很疼,那是昨晚他喝的太多的缘故,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种被阳光所刺伤的感觉。

    鼻息间是女人的一股幽香,杨少低垂了眸,看去的时候,微微一愣,眼中尽是惊讶。

    但是,在下一秒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怜惜,推开了身边的女人,“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怒气冲天,他在质问。

    沉浸在睡梦中的如盼盼随着一声怒气,而勉强睁开了眼睛,一身的疲惫,双手撑起身子,被子滑落了下来,露出了身上的吻痕。

    杨少的目光落在了斑斑点点的肌肤上,微微蹙起了眉,低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如盼盼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心里随着他的怒意,而轻轻的颤抖着,害怕着。

    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拉被子,掩盖身上的肌肤。

    但是,还没有拉到的时候,杨少的手狠狠的一甩,把被子扔在了地方,她的身上彻底的一览无遗,有的也是昨夜残留的爱痕,非常明显。

    如盼盼的手捂着前胸,外面的光线映着她的肌肤,的确是很诱人,长长的黑发,白皙的肌肤,形成明显的对比。

    “杨少...”如盼盼轻轻的喊了一声,心,一直在颤抖。

    杨少凝了她一眼,那目光有着怒气,直接拿过一旁的衣服,低沉开口,“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要当做没有发生,知道吗?”

    那是变相的一种威胁,如盼盼看着他穿上了裤子,精赤的背被暴露在空气中,那么魅惑。

    “可是...我们...”如盼盼继续轻声开口,但是,看到杨少斜睨过来的目光,又立马打住。

    “刚才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次。等下,我会让我的秘书给你一笔钱,你要记住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声音幽冷,如盼盼的心,如同滴血一般,目光扫过床上的凌乱,弥漫着他们昨夜的暧昧。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为了蔓宁宁,而这样对她无情呢?

    她有什么好?她到底有什么好?

    她能够给她的?她也一样可以给予...可是...心,真的很疼很疼,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难道,她在你的心里就那么重要吗?”随着那一句话吐出,如盼盼勉强的送了一口起,眼中弥漫着忧伤。

    问出来了,心里也好受了一点。

    杨少的眸瞳,微微紧缩了一下,连带扣扣子的手,都随之一愣,声音低沉开启,透着邪冷,“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过问。”

    “那如果我说,你在意的人,是我的姐姐,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过问呢?”唇边噙着一丝笑,笑的很苦,很苦,如盼盼的眼睛,一直盯着杨少如魅的后背,那也是她所迷恋的。

    “你刚才说什么?”他的惊讶,如盼盼一点都不感到好奇,低低笑了起来,有丝自嘲,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就是蔓宁宁的妹妹,同母异父的妹妹。”

    杨少转眸,看着那一双清澈的眸,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每次看见她的时候,总是让他想起另外一个女人。

    那是因为她们有着相似的地方,所以,让他抓狂。

    如盼盼看着他,美丽的脸上,哀伤无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我的姐姐,因为我跟她有一双相似的眼睛,才让你对我有一分的留恋。”

    一直以来,他对她,都不过是一种替代罢了。

    杨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没有说话,就这样的看着她。

    “如果,让我姐姐知道,昨晚...我们发生了事情。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

    最后两个字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杨少的手指已经扣住了她的下巴,唇低低的落了下来,凑在如盼盼的唇边,眼中,燃烧着火焰。

    “如果,你敢说出一个字的话,我会让你后悔。”声音残酷,明明喷洒出来的温度是炽热,却让人感觉很冷很冷。

    如盼盼凝了一眼,如天空般的蓝色眼睛,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的悲切,“你让我后悔?如果,你伤害了我,岂不是也在伤害她吗?”

    “虽然,我的妈妈很久的时候改嫁。但是,我跟她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我想,如果让她知道你对我做了伤害的事情,她一定会恨你。”

    手指捏着下巴的力道,更加的重了起来,杨少眼中的残酷,也更加的明显,冷冷笑了一声,低沉说道:“你以为...我会怕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的事情吗?”

    如盼盼忍受着下巴传来的清晰疼痛,微微蹙了眉,垂落在两旁的手,轻轻的握成了拳头。

    显然,她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去调查。

    突然,他松开了手,随着那一股力道,把如盼盼推了开来,“总之,你不要忘记我的话,就可以了。”

    话语落下的时候,他冷冷的转身,离开。

    如盼盼定定的倒在床上,美丽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迷蒙了双眼。

    “我恨你,我恨你...”

    拳头紧紧的握着,如盼盼的脸上,是满满的恨意。

    ......

    蔓宁宁从早上醒来之后,心里就有一阵的失落感,从昨天的不告而别,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过。

    心里有点烦躁,一大早又冲了个凉,坐在阳台上,看着不远处的风景,喝着咖啡,任由苦涩弥漫自己。

    直到下午的时候,她才离开阳台,正准备去一趟刑远蜜的家里聊天,毕竟,一个人想的多了,心也就乱了。

    正打算要换衣服的时候,门开了开来,蔓宁宁下意识的用双手捂着胸口,她第一反应是吴姐。

    但是,当视线落在门边的时候,还是不免一愣。

    随后,立马转过身,背对着门边的男人,径直穿衣。

    身后传来,轻轻的关门声,以及一阵越来越近的步伐,直到一双手从后面拥住的时候,蔓宁宁才停止了动作。

    虽然,她害羞。但是,她的身体他早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多看一次也无妨了。

    “我想你。”很轻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在蔓宁宁听来,有了一种沧桑的味道。

    他的手从背后拥着她,力道很重,仿佛要把她跟自己融合的感觉,几乎让蔓宁宁透不过气。

    “我真的很想你。”声息扑打在耳边,杨少的唇,柔软的摩擦着她的耳朵,那么酥麻的感觉,很快的流传在蔓宁宁的身上。

    “你今天怎么了?”蔓宁宁咬牙,问出了口。

    虽然,她背对着他。但是,清晰的,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那不是属于他的味道,而是其他女人的。

    那么的浓烈,那么的刺鼻。

    突然之间,心有点乱了,难道...他昨天下午离开之后,就是为了跟其他的女人发生关系吗?

    “你...为什么昨夜没有回来?”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不管他有多么的忙,他都会回来。

    但是,昨晚...他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的一个电话。

    随着那一句话的吐出,杨少的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后,又恢复自然,“昨晚,公司上的事情,忙了,也就没有回来。”

    这样的借口,想必,很多男人都有用过吧?

    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当一个男人还会找借口掩饰的话,说明,他的心还是有你的。

    那么,现在...是不是代表他的心,还是有自己的呢?

    就好比昨天一样,她也知道杨少跟娜微儿的关系。但是,看到杨少对她的拒绝时,没有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信任和不信任之间,只会让人感觉很纠结。

    “你中午吃饭了吗?如果没有,要不要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