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6:痴心
    “疼吗?”杨少径直打断了她的话,看了眼伤口,视线落在站在不远处的欧旻身上,“你看着做什么?就不知道叫人来包扎伤口吗?”

    欧旻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难得看见他失恋的样子,这是第一次看见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只是,他似乎搞错了对象。

    果然,酒精既是好东西,可以麻痹一切。但是,有时候喝的多了,中毒太深,以至于眼前脑中全是心里想的那个人。

    欧旻叫来了护工,包扎了如盼盼的手,杨少一直心疼的看着,不停的问她,疼不疼?

    虽然,如盼盼知道他的温柔不是属于她的。但是,至少现在她感到很幸福,哪怕是假的,是虚的,也是开心的。

    伤口包扎之后,杨少径直拉着她,离开了酒吧,上车后,命令司机去了附近的酒店。

    一路上,只有安静。

    房间里,灯光迷蒙,若隐若现的流淌着暧昧。

    杨少拉着如盼盼的手,走进房间后,直接把她甩在了床上,压了上去,吻上如盼盼的唇。

    窒息,在如盼盼的身上蔓延。

    突然,杨少停止了吻,微微拉开距离,眼中迷蒙,看见的依旧是蔓宁宁的容颜,脸色潮红,一双眼睛羞涩。

    “我吻掉,他的味道。”他低沉的开口,手指,勾画着轮廓,慢慢的抚摸在肌肤上,手伸到了如盼盼的腰侧,拉开了腰侧的拉链。

    手探入了进去,抚摸在柔软的酥胸上,那么的饱满,那么的舒服,手感很好,刺激着杨少的欲/意。

    如盼盼躺在床上,长发松开在床单上,配上露出的肌肤,在杨少的眼中,有着另外的一种风情。

    裙子,慢慢的脱/落了下来,杨少微微眯眼,看着眼前美丽的娇/躯,无法压抑住心里的渴望,直接落吻了下去。

    灯光下的酥胸,耸立着,带着诱惑,杨少的唇落在如盼盼的酥/胸上,轻轻的tian着,让如盼盼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唔...唔...”她咬着唇,身体在tian吻下,变得热了起来,感受着杨少的大掌抚摸着她的身躯,那种酥/麻的感觉,不停的袭击着如盼盼的思想。

    内裤的包/裹下,双腿/之间的私/密处,显得更加的火/热,杨少的吻不停的落在她的身上,啃咬着,带着一丝的报复和恨意。

    手,游/移在如盼盼的全身各处,突然,手指点在饱/满的双/腿之间,内/裤早已经/湿/透。

    杨少的脸上划过一丝戏谑和嘲讽,“没想到,被其他男人碰过之后,就那么的风骚了?”

    如盼盼急促着呼吸,想回答,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索性只发出呻/吟。

    内/裤突然被扯落了下来,美丽的身/躯一/览/无/遗,全部展现出来了,甚至,可以看到双腿之间,芳/草/萋/萋。

    那里,是女人最美丽的地方,幽/深的诱/惑。

    杨少的目光肆意的看着,心里一荡,手指已经刺入了进去,感受到里面的湿/润,很滑,很火热,越往里面探入,蜜/水更加的疯狂,流淌了出来。

    “唔...唔...”如盼盼发出呻/吟,渴望着心里的欲/望,双手已经解开了杨少的衬衫,露出精/赤的身躯,又顺势拉开裤子的拉链,一点一点的脱落。

    黑色的内裤,可以看到顶起的偌/大一物,如盼盼的手隔着内/裤,抚摸着,柔/搓着。

    她很想去亲吻,但是,杨少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抬起了她的双/腿,身子一挺,已经将自己的炽/热,缓缓推/进。

    幽深的私/密,带着女人的味道,淡淡的散发着芬芳,里面春/水/如/潮,很火热的包裹着杨少的诺/大。

    轻轻的搅/动着,对于杨少来讲,在酒精的催促下,就如同进入了温暖的地方,春意绵绵,慢慢的耸动了起来。

    他的手托起了如盼盼的臀,似乎要将两个人都进入高/潮当中,杨少的狂/野,让如盼盼不停的刺激着,发出呻/吟,那么欢快。

    暧昧的气息,从两个人身上流转着,带着浓浓的**,杨少的动作,没有了怜香惜玉,仿佛就是在发泄,疯狂的发泄。

    而如盼盼配合着,放纵着他的索/要,愉快的结/合在一眼,带上一层又一层的云端中间,找不到了方向。

    他真的是情爱高手,偌大的一物在湿润的空间,游荡着,搅乱着,让如盼盼感觉到肆/意的狂欢。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愿意一直在这个男人的胯下,她承受着所能够承受着的撞击,今夜,他真的有点疯狂了。

    虽然,下身被他索要的有点疼了。但是,只要能够在他身下求爱,她有什么不可以承受的呢?

    双/腿紧紧的夹着杨少的腰/腹,随着他的撞击,美丽的酥/胸都抖动了起来,她渐渐的闭上眼睛,享受着,承受着。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其中一条腿,搭放在了杨少的肩膀上,双腿拉的更加的开,几乎可以看到两个人结合的动作。

    直到温热的液体喷洒在她的身上时,她感觉很愉快。

    她舒畅的呼吸着,脸色因为运动而潮红,正当以为一切要结束的时候,他突然把她翻转了身体,抬起了她的臀。

    如盼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偌大的一物已经从后面进入,感受着杨少的下腹贴上了她的臀,一下,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让他越来越猛,越来越渴望,偌/大的一物被幽/深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手掌握着如盼盼的腰腹,身子耸动着,偌大炽/热的一物,在里面搅乱着,一出,一进,让如盼盼感觉更加的刺激。

    虽然,有点疼,但是,真的很舒服。

    杨少发泄着,大力耸动,感受着女人的湿润,以及蜜水潮/流吗,一片的火热,那是属于两个人的天地,波涛汹涌般的索要。

    每一次的顺水而入,几乎让如盼盼发出放/荡的呻/吟,精致的幽深,次次被涨开,带着狂喜。

    一波又一波的交织,在房间里流淌着春/色,绵绵不断。

    整夜,如盼盼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索要了多少次,整个人几乎都已经筋疲力尽,当半夜醒来的时候。

    她悄悄的起身,细细的打量着杨少的睡颜,她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样的关系,会维持多久。

    但是,现在她希望,她可以把那一张美丽的容颜,牢牢的记住。

    她拂过长发,余角看见的是自己的身上,布满吻痕,斑斑点点,她很满意,真的很满意。

    抿了抿唇,她轻轻的吻在了杨少的额头上。

    随后,起身,走进了浴室,水龙头的水冰冷,很舒服。

    尤其是在夏天的时候,冲洗着凉水,如盼盼轻轻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美丽的身躯布满着水珠,细细小小,密密麻麻。

    浴室的门,没有关,水声开的有点大,惊醒了杨少,双眼有丝迷蒙,还沉浸在酒精当中。

    但是,当他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子背对着他,在水龙头下面,冲洗着身子。

    迷蒙中的男人,很容易沉浸在**当中,杨少微微眯眼,心里已经激/荡了起来。

    如盼盼昂着头,长发已经被淋湿,滴答出来的是妩/媚。

    杨少从床上起来,精赤的身躯透着魅惑,走进了浴室,还未走到女人的背后,她已经转过了身。

    浴室的灯,很暗,暗的几乎可以看到对方的轮廓,却无法细看,尤其是在细水茫茫间,“你醒了?”如盼盼的唇轻启,走上了一步,脸贴上了杨少的胸膛,很湿,带着潮意。

    杨少看的恍惚,微微抬起的手,犹豫着,最后抚摸在她的发丝上,“以后,都不要跟他见面了。”

    “好。”如盼盼应着,抱着杨少的腰,似乎听见他低沉的叹息。

    这个男人....

    如盼盼的心怜惜着,从他的怀里离开,凝了一眼被她沾染的水珠,她伸手轻轻的拂过,随后,凑了上去,舌头从口中探出,轻轻的tian上,细细的打着转。

    杨少随着她的动作,动了动喉咙,只听,娇媚的声音从女人的嘴里飘出,“别阻止,让我来...”

    “好。”那一声回答,似一种低呻,有似乎是叹息。

    如盼盼没有去仔细的辨别,亲吻着杨少的身躯,每一寸的肌肤,她都要留下属于她的爱痕,一点一点,占满全部。

    柔软的唇,摩擦着他的肌肤,有点炙/热,一直以来,他的身躯就很炽/热,真的很容易勾起一个人的情/欲。

    就好比是此刻,让如盼盼的心,渴望了起来。

    “我爱你,杨少。”她一边亲吻着,一边告白着,声音很轻,轻的几乎被覆盖在水声当中。

    吻,越来越下,从胸膛,渐渐的到下腹,又从下腹,渐渐的游移到他的胯/间,偌大的一物,昂首着。

    她淡淡一笑,握上炽/热的一物,轻轻的tian了上去,tian满了一圈又一圈,满眼都荡漾着春/意,还有不可忽视的深情。

    随着她的引诱,让杨少的心更加的激/荡了起来,尤其是她的唇轻轻的含了进去的时候,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的**了起来。

    杨少的视线,有点迷蒙,凝着蹲在身下的女人,眸光变得幽深,变得恍惚,眼前的确是诱/色,柔美的酥/胸,很漂亮。

    如盼盼的吻技很不错,总是点燃男人内心当中的欲望,一波一波的闪现,很快的喷洒出了液体。

    作者有话:亲们帮我选择一下,下一本狐狸到底是写总裁还是穿越,有回答的亲,狐狸会多加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