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6:熟悉
    唇,很柔软,那么的熟悉的味道,搀和着一丝甜甜的酒味,这样的弥漫在她的口腔里面。

    有那么一刻,几乎让蔓宁宁的脑子一片空白。

    因为,她一直都觉得俊云是一个很有分寸的男人,根本就不会想到他居然也会用这样的一招。

    难道是自己已经不了解他了吗?

    但是,不管是鼻息间的味道,还是口腔的缠绵,都是熟悉的呀!

    他的气息变得急促,舌尖游移着她整个口腔,摩擦着她的舌尖底部,痒痒的感觉,袭击着蔓宁宁的思想。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那么霸道了起来?

    亲密的吻,那么的肆意。

    他们就站在房间的中央,却没有发现门边突然出现的身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热吻。

    拳头,握的更加的紧了起来。

    尤其是那一双蓝色的眼睛,变得更加的深沉了起来。

    一直以来,他都是在害怕,害怕失去这个女人。但是,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害怕真的是多余的。

    女人的心,如同不在他的身上,多么的迷恋,也是多此一举。

    虽然,他的心在冲动着。但是,他还是压抑着心里的怒气,转过身,渐渐的离开消失。

    蔓宁宁的呼吸急促着,一狠心,咬了一口俊云的舌尖,血液的味道很快弥漫出来,而俊云因为疼痛放开了她。

    “你真的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俊云,以后...我们只能是陌生人。”蔓宁宁的眼睛徒然冷了下来,声音中是一片的淡然,凝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唇边溢出一滴妖娆的血丝,刺目着。

    “宁宁...”俊云根本就无法顾及舌尖的隐隐作疼,轻蹙着眉,想要说什么,只见,蔓宁宁已经转身,往外面跑了出去。

    当再次来到大厅的时候,刑远蜜一脸着急的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问道:“你跟杨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那么说?”蔓宁宁问道。

    “我刚才看见杨少的脸上很不好,已经提前离开了。他只告诉雯杰迪,等你回去的时候,有人自然会来接你。”

    刑远蜜看着蔓宁宁,心里有点担心,害怕他们之间出了事情。

    蔓宁宁淡淡一笑,拍了拍刑远蜜的手背,“想必他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先回去了吧?”

    心里虽然不安,也想过杨少会不会看到他们刚才的那一幕。但是,一想起杨少的性格,如果他真的发现了什么,绝对不会无动于衷。

    所以,她一想到此,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至于脸色不好,兴许是其他的事情吧。

    “不过,刚才娜微儿也已经提前离开了。似乎,要去曼谷拍戏吧。”刑远蜜的声音再次响起,蔓宁宁点了点头,淡淡一笑。

    订婚仪式,并不是很如意。

    虽然,表面上一切平静。但是,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abigail捣乱,娜微儿出现,俊云的强吻,一切一切真的让人措手不及。

    直到晚上的时候,宾客慢慢的离开,而杨少的私人车子也开到了,刑远蜜站在门边,拍了拍蔓宁宁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可以上车了,说不定等你回去的时候,杨少已经在床上等着你了。”

    “真不愧是订婚的女人,连说话都那么直接了。”蔓宁宁的脸微红,余光瞥见的是俊云的视线,不停的落在自己的身上,让她想要逃避,却无法逃避。

    “我先走了。”她开口,对着刑远蜜笑了笑,“祝你跟雯杰迪白头到老。”

    “我会的,你放心吧。”刑远蜜说着,看着蔓宁宁上了车,关上车门,静静的看着,车子越来越远。

    俊云站在不远处,毕竟,这里是他的地方。虽然,今天他不是主角,却也是主人。

    不过,当他看见蔓宁宁上车离开的时候,心里一片黯然。

    手,不知不觉的抚摸着自己的唇,哪里沾染着她的味道,很熟悉,让他很迷恋的味道。

    蔓宁宁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一路的风景,脸色一片的平静,但是,脑海中却浮现出,今天下午跟俊云的吻。

    脸,似乎有点烫,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红酒的缘故,还是车里的空气,只让她感觉有点虚,那是心虚。

    她本就不是随便的女人,虽然,之前跟俊云在一起过。但是,现在她已经是杨少的女人,她不希望第二次的感情,有太多的牵绊,有太多的杂质。

    当回到别墅的时候,吴姐告诉蔓宁宁,杨少还没有回来。

    蔓宁宁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回到房间,一片的漆黑,她没有开灯,只是随意的躺在了床上。

    眼前的光线,是从外面投射进来的。

    她静静的看着天花板上的繁华水晶灯,身体有点热,搀和着空气里的温热,起了身,走进浴室,冲了凉。

    再次回到床上的时候,睡意迷蒙,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

    酒吧的气氛,激/情无比,灯光闪烁着,迷离着舞台上的疯狂的男女,暧昧的气息源源不断。

    然而,vip的专座上,一名年轻俊美男子,独坐在那里,红酒不停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

    欧旻坐在隔壁的vip沙发上,当看见杨少的猛灌时,忍不住的想要去阻止,从他进来开始,就是一味的点酒,喝酒。

    认识那么多年,他也是知道杨少的个性,烦躁的时候,必定会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谁去打扰,那么谁就完蛋了。

    所以,他只能静静的坐在旁边,想阻止,又不敢阻止。

    如盼盼刚从外面回来,今天原本打算休息。但是,她一听说杨少来了酒吧,就立马赶来。

    没想到,一走进酒吧,就看见他喝着酒,显然,心情不佳。

    男人烦躁生气的时候,酒的确是很好的伴侣。但是,酒精的麻痹下,也是需要女人的滋润。

    如盼盼扬起一笑,扭动着腰肢,走了过去。

    突然,手被拉住,如盼盼转眸看去,欧旻的脸色看起来有点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我看你现在还是不要过去为好。”欧旻淡淡开口,一张俊美阳光的脸,映着周边的灯光,看起来更加的帅气,“我是为你好,才提醒你的。”

    如盼盼看了一眼,猛灌着酒的男人,有点心疼,此时此刻,她真的忍不住想要去爱抚这个男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如盼盼从欧旻的手中抽出了手,“放心吧,我先去劝劝他。”

    “你...”欧旻还想说什么,但是,如盼盼已经走了过去。

    一道身影遮挡了光线,杨少微微眯眼,抬头看向来人,性感的薄唇在灯光下,更加的润泽。

    “你...别来烦我...滚。”最后一个字,带着冷厉,几乎让如盼盼吓了一跳,尤其是他那一双慑人魂魄的眼睛,那么的冷漠,冷漠的的确让她不敢说任何的话。

    但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直折磨着自己。

    “怎么?她伤了你?”声音不重,语调不紧不慢,却一字不漏的落在了杨少的耳力,“你以为喝酒就有用吗?”

    “我说了,让你滚。”他突然愤怒的吼道,手中的水晶杯往一处狠狠的砸去,杯子瞬间碎裂,蓝色的眼中搀和着一丝血丝,那么嗜血。

    欧旻站着不远处,看着那一幕,着实替如盼盼感到担心,都告诉她了,不要过去,偏偏不听。

    如盼盼的心,在颤抖着,特别是他愤怒的眼神时,让她感到害怕。但是,她依旧挺挺的站着,突然笑了起来,“是我说对了,对不对?”

    如盼盼的笑容,几乎让杨少感到恍惚,眼中很清澈,他摇了摇头,想让自己看的清楚一点。

    但是,眼前总是出现,那一张思念的容颜。

    “杨少...不要在喝了好吗?不要在为难自己了。”声音娇媚,关切,如盼盼走上前,抬眸,盯着那一双日想也想的眼睛,声音哽咽了起来,“算是我求求你了,我不希望你这样对待自己。真的不希望。”

    杨少微微眯眼,对视着,唇微微动了动,“宁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声音很低沉,却也温柔了起来。

    宁宁?

    如盼盼呢喃着这个名字,眼中苦涩无比,浮现了水雾,点了点头,“对,我就是宁宁,只要你愿意,我就是宁宁。”

    一直以来,她何曾不知道,这个男人对她的特殊?她是不是要感谢蔓宁宁,感谢她跟她有一双相似的双眼?

    真是可笑,借用着别人的相似,来得到男人的身体,而不是心...

    想要得到其他男人的心,真的很简单。可是,想要得到杨少的...那么的困难...简直异想天开。

    杨少的手腹突然轻轻的摩擦着如盼盼的唇,声音冷厉了起来,“这里...你跟他亲过。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跟他去亲吻?”

    “什么?”

    如盼盼一头雾水,不知道杨少是在说什么。

    突然,她的身子重重一跌,被推倒在地上,周边的人在杨少摔破酒杯的时候,就不停的看来。

    只是,碍于杨少的身份,没有人敢上来说半句话语。

    手不小心压到了刚才残留在地上的碎片,血丝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刺眼,有点疼。

    杨少蹙眉,视线落在了如盼盼的手上,妖娆的红色,他的心划过一疼,立马拉起地上的女人,口气带着责备,“既然,你还喜欢他,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我...”

    “疼吗?”杨少径直打断了她的话,看了眼伤口,视线落在站在不远处的欧旻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