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3:隐藏
    纵然,蔓宁宁跟杨少已经在一起。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想要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杨少点了点头,唇牵起沉沦的弧度,“既然如此,我希望下次俊少订婚的时候,希望可以给一份邀请函。”

    “好,没有问题。”俊云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看向杨少的身边的女人,当看着杨少紧紧的拥着她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流淌过一丝怒意,莫名其妙。

    为什么...

    他明明对这个女人感到很陌生,可是,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总是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在身体里流淌着。

    尤其是看到她在别人怀里的时候,更加的酸意浓浓。

    “不早了,想必俊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杨少的话,很明显,低低一笑,开口说道:“我们先行一步了。”

    话语落下,杨少拥着蔓宁宁转身,往原路走去。

    风轻轻的荡着,空气中游荡着一丝的温热。

    俊云站在原地,看着那仟细的背影,越来越远。

    潘琴依偎在俊云的怀里,抬头看去,顺着他的目光,心里感觉非常委屈,为什么明明已经不记得她了,还要有这样迷恋的眼神呢?

    “是不是感到很心酸呢?”声音如魅,淡淡的从杨少的唇里溢出,他拥着蔓宁宁的手更加的紧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蔓宁宁低垂了眸,心里轻轻的叹气。

    也许,这样也好。

    他的身边,终究是一个爱他的女人。

    杨少细看着蔓宁宁的表情,突然停止了步伐,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我不希望你以后用这样的表情,你懂吗?”

    “你要看清楚,刚才站在他身边的人,早已经不是你,而是其他的女人。”杨少微微眯眼,刚才,他分明看见蔓宁宁眼中的失落,愤怒在心里翻涌着,“我不允许你,想他的任何一点一滴,你懂吗?”

    蔓宁宁被他强迫的抬着头,双目相对,“怎么?你在意我跟他一起过?你在意我跟他吻过对吗?还是你在意我还会回到他的身边?”

    她的声音冷了下来,对视着眼前那一双蓝色的眸子,唇微微一动,开口说道:“刚才的一切,我看的很清楚,根本就不需要你来提醒。既然,我跟他已经分手,我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机会复原。纵然,有一天他能够想起我,我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的机会。”

    这是对他的一种说法,更是对自己的一种说法。

    留恋,已经没有任何的意思了。

    当他们在确定分开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渐渐的越走越远。曾经,她总是以为爱情必定会如水晶一般的清澈。

    但是,她现在总算明白。

    水晶也会有碎裂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不曾有人告诉她罢了,而她一直沉浸在公主的梦境当中。

    对爱情的期望太高,失望的也就多高。

    她就好比是从云端里掉落了下来,想要重新上去,真的好比是登天。

    杨少凝着她的双眼,唇角边的冷意收敛的几分,“好,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我不希望,你期盼我。”

    最后几个字,他的声音中突然搀和着一丝的忧郁,这是蔓宁宁跟他在一起之后,不曾有过的哀伤。

    这个男人...他其实是在害怕。

    害怕会失去她,害怕她跟俊云合好。就是因为害怕失去,才会用霸道的一面来掩盖自己的心里的渴望。

    有时候,男人的狂野,真的也是属于小孩子生气撒娇一般,不过是想要别人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明白罢了。

    当他们上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如盼盼,恨意的看着蔓宁宁,咬着牙,看着他们的亲昵。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又是一夜的缠绵,绵绵不断。

    日子,这样的过着。

    蔓宁宁偶尔去一趟一品杂志上上班,有时候在家修改一下照片,生活的节奏随之缓慢了起来。

    但是,那一颗受伤的心,渐渐的淡了不少。

    六月中旬的时候,天气已经比较炎热。

    当蔓宁宁刚刚起床的时候,吴姐就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蔓小姐,刑小姐在楼下等着你。”

    “好,我知道了。”蔓宁宁淡淡一笑,随意的穿了一件家居服,走到楼下时,正看见刑远蜜坐在沙发上,一看见蔓宁宁下来时,开心的站起身。

    “你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来看我了?”蔓宁宁从楼梯走下,看着刑远蜜,扬起一笑,说道:“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是什么事情?”

    刑远蜜微微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卡,递给蔓宁宁,还装作神秘的样子,笑着说道:“你先看看吧。”

    “什么东西啊?”蔓宁宁挑眉,看了一眼,伸手接过,那是一张很精致,很漂亮的卡片,随着里面翻开,蔓宁宁不由的感到高兴,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定定的看向刑远蜜,“你...”

    “恩...”刑远蜜点了点头,脸色微红了起来,难得看见她的脸会红。

    “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情?”蔓宁宁忍不住的问道,心里很开心,为这个好友真的感到高兴。

    尤其是看到里面写着,“订婚”两个字的时候,真的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流眼泪。

    “其实,我也觉得很突然。”刑远蜜轻声开口,“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证明,雯杰迪是真的喜欢我的。”

    “你说的对。”蔓宁宁点了点头。

    吴姐端茶上来,刑远蜜伸手接过,喝了一口,突然问道,“宁宁,如果有一天杨少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不知道。”这是蔓宁宁心里答案,因为,她真的很迷茫。

    刑远蜜点了点头,眼神忧郁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轻声说道:“我听雯杰迪说起,俊云跟潘琴可能也会在今年订婚。”

    “哦,是嘛?”蔓宁宁装作无事的应了一声,脸上挂着一丝笑容,拍了拍刑远蜜的手背,“其实,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毕竟,俊云的母亲一直都希望他可以跟潘琴成婚。”

    “可是...”刑远蜜的话欲言又止,“其实,话说回来。虽然,我看现在杨少对你不错。但是,我还是恨希望你可以跟俊云在一起。”

    “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蔓宁宁无谓的耸了耸肩膀,“哪怕,有一天他会想起我,我们也是没有任何的机会的。”

    “不过,看到你跟雯杰迪要订婚,真的让我很开心。”蔓宁宁的笑容,真心实意,笑着说道:“我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在一起,白头到老。”

    “谢谢。”刑远蜜点了点头,扬起一笑。

    几天之后,正是刑远蜜跟雯杰迪的订婚日子,蔓宁宁醒来之后,就开始忙碌的打扮。

    上几天去逛街,杨少有特意的为她选了一件圆领的白色的裙子,穿起来比较保守,却也不失美意。

    看着镜子前的小女人,蔓宁宁只是扬起淡淡的笑容,白色的裙子穿在身上,有一种女神的美感。

    圆领边缘点缀着一颗一颗的珠子,在光线下,泛着光泽。

    肩膀的带子是属于宽宽的,其中一边用紫色的羽毛点缀着,走起路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它的飘荡。

    她随意的画了一个裸装,却已经很美丽了,配上挽起的长发,美到极致。

    杨少从早上起来后,就先去了公司,让她先过去婚庆公司,到时候他忙完事情,就会赶来。

    下楼的时候,蔓宁宁就看见一辆灰色的车子,停在外面。

    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恭敬的打开了车门,蔓宁宁坐进之后,车子缓缓开启,往婚庆公司而去。

    今天刑远蜜是女主角,礼服是并不可少的。然而,让蔓宁宁感到惊讶的是,她居然选择了旗袍。

    大红色的旗袍穿着她的身上,的确很喜庆。

    雯杰迪站在一旁,身上很配合的穿着中式的衬衫,不过,他本就是长的帅气,穿着反而显得更加的俊秀。

    他看着刑远蜜,目光又落在蔓宁宁的脸上,啧啧赞道,“宁宁,你看我家的远蜜漂亮吧?”

    “那是当然。”蔓宁宁笑着说道,走到刑远蜜的身后,弯下腰,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很漂亮,“你今天真的很美。”

    “谢谢。”刑远蜜伸手,拍了拍蔓宁宁的手背,笑道:“你也是。”

    当刑远蜜化好妆的时候,杨少已经从公司回来,今天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子的边缘用金色的线勾画着边沿,显得他更加的如魅。

    订婚的地方,居然选择了俊云的私人葡萄庄园。

    熟悉的记忆在袭击着蔓宁宁的脑海,当下车的时候,可以看到绵绵无际的紫色葡萄串串的悬挂着。

    两旁开满了牵牛花,开的如此妖娆。

    映着阳光,将紫色的葡萄看起来更加的沉甸甸,更加的诱人,毕竟,这个季节正是葡萄的大丰收。

    虽然,这里并不能说很熟悉,但是,却有着不快乐的记忆。

    车子直接开入了进去,在一幢偌大的别墅外面停了下来,四个人从车里下来,周边早已经站满了宾客。

    葡萄园处于山谷之间,虽然已经是夏天,天气炎热。但是,在这一片幽空的山谷上,反而让人感觉很清爽。

    空气里流淌着是淡淡的葡萄甘甜味道,随着一股清香的风,淡淡的飘荡着。

    今天,雯杰迪和刑远蜜是主角,一下车就有不少的记者咔嚓卡擦的拍摄了起来,刑远蜜抬手,遮挡着眼前的闪光,显然很不适应这样的方式。

    蔓宁宁笑了一眼,从车里下车的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她不就是一品杂志的那个封面模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