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10:迷恋
    他低头,吻上潘琴的柔软的酥/胸,吸允着,鼻息里全是一股香味,比较浓郁的香味,一只手抚摸在她的双腿之间,这样的摩擦让潘琴微微夹紧了双腿,这样只会感觉到更多的爽意在身体里流淌着。

    “啊...亲爱的...我...”潘琴急促着呼吸,感受着俊云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小香丁,内裤早已经湿透,顺着里面的蜜水,缓缓的流淌着。

    小香丁很柔软,触感很好,俊云把玩着,几乎让潘琴不安的扭动了起来,“好...好爽...啊...我要...”

    双腿不堪的摩擦着,潘琴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激情当中,女人的私/密处不停的流淌出晶莹的蜜水。

    尤其是当俊云的手指一点一点的进入里面的幽深时,让她变得更加的激动,眼神彻底的迷离,深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很美,很的几乎让人着迷。

    手指的进去的速度很慢,真的让潘琴无法控制,直接伸手让俊云快速的进入,当顶到最深处的时候,才松开了手,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啊...”当手指在幽深的地方,轻轻的搅动起来的时候,潘琴发出更加放荡的呻/吟,幸好,这里的隔离效果很好。

    潘琴的下腹微微弓起,感触的那一种爽意一波一波的蔓延在身体里面,当俊云停止的时候,她才喘气,瘫软在沙发上。

    “俊云,你好棒啊....”潘琴娇笑着,一张精致的脸,看起来更加的诱人,双手撑在沙发上,微微坐起身,一只手伸过去,抚摸在俊云的脸上,气息潮红,“俊云,我爱你...”

    她的红唇微上,跪坐在沙发上,抱住俊云,随着她的动作,美丽的双胸微微颤抖着,不小心拂过俊云的脸。

    俊云微微淡笑,凝了一眼,凑上去,含住了红色的一点,用舌尖轻轻的勾画出弧度,潘琴咬唇,感触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酥/胸上。

    她已经在俊云的抚摸下,蠢/蠢/欲/动了起来,一边解开着俊云衬衫上的扣子,精赤的胸膛随着扣子的解开,一点一点的暴露在潘琴的面前,透着男人十足的气息。

    潘琴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胸膛,眼中的迷恋清晰可见,“亲爱的,你太棒了。这身材,真的让我迷恋.”

    她跪着,低垂了眸解开了俊云的裤子,昂首的一物隔离在内裤里面,就可以看到偌大的顶起。

    她的手伸过去,慢慢的触摸着,很热,炽热,她轻轻的拉开男人的四角内裤,赤裸裸的可以看到偌大的动作,她抬头看了俊云一眼,顺势将自己的长发拂过耳后,弯腰,唇轻轻的tian上偌大的一物。

    俊云的喉咙微动,对于这样的火热的融合,让他的心里更加的一荡,蠢/蠢/欲/动,更加的明显。

    他的手玩弄的潘琴的酥/胸,揉捏着她红色的一点,让潘琴处于两端之间,她的嘴巴含住了俊云偌大的一物时,只感觉鼻息里全是一股男人的味道。

    她很喜欢,很喜欢这样的味道。

    虽然,她早已经不是什么处女。但是,对于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那么大胆的去亲吻。

    随着唇,一出,一进,无法去看时间,到底持续了多久,直到喷洒出温热的液体时,潘琴才松了口,抬头对着俊云妩媚的一笑。

    然后,她很主动的翻身,翘起了自己的臀,雪白很有弹性,俊云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腰,一只手还不停的把玩着她红色的一点。

    俊云的偌大一点一点进入女人的私/密处,进行欢/爱的冲/撞,里面无比的滋润,顺着柔滑而彻底的融合在一起。

    潘琴不断的发出呻/吟,摆动着姿势任由俊云的爱,往里面撞进来,滑出去,身体早已经沉在高潮当中,无法自拔。

    俊云凝着眼前的女人,他的脸透过外面缝隙的光亮,显得绝美而又如同玉一般的清澈,他的动作温柔,却带着一丝属于男人的狂野,感受着女人的柔软,紧紧的包裹着他,那种紧密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隙。

    虽然,俊云知道她不是处女。但是,进入之后依旧很紧致,让男人有一种快感也在身体里流淌着,春/动春/起,爱意绵绵。

    潘琴的手紧紧的握着,呻*吟,高起高落,交织成一首绵绵不断的曲调,偌大的一物不停的在她翘起的一处快速的耸动,似乎为了让她更加的快乐,小腹拍打在她挺起的地方。

    欢/爱,只会让女人的私/密处更加如同流水一般,冲撞在空气里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这是男女之间的春/色,迷醉了所有人的心。

    呻*吟,更加的刺激着男人的感官,无法压抑心中的蠢蠢欲动,溢出低低的快意,随着俊云每一次的进入,次次让潘琴进入了最高点。

    当温热的液体洒进她的身体时,俊云才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把她抱在怀里,翻转了身,曲起她的腿,再次的进入。

    整个办公室,全是他们两个人的欢/爱,弥漫着春//色/潮/潮。

    .....

    蔓宁宁回到别墅的时候,吴姐正站在门外,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立马跑上前来,不安的说道,“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蔓宁宁看着吴姐的表情,心里隐隐的感到一丝不安。

    吴姐的脸色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说道:“少爷已经回来了,似乎不太开心。”

    “我进去看看。”蔓宁宁勉强的扬起淡淡的一笑,拍了拍吴姐的手,“放心吧,应该是他工作上的事情吧。”

    工作上的事情?

    吴姐回味着蔓宁宁的那一句话,但是,少爷从来都不会为工作上的事情而发脾气。她刚才站在外面等着蔓宁宁回来,无非就是想让蔓宁宁知道,少爷的生气应该跟她有关系。

    但是,看着蔓宁宁的笑时,她又不知道怎么出口了。

    偌大的大厅,里面没有开任何的灯光,只有夕阳从窗口照进来,慵懒的映着里面的一切。

    黑色的真皮沙发上,一名男人慵懒坐着,修长的身姿,很如魅,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子,只会将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妖治,隐隐的散发着一丝冷冷的气息。

    “你终于知道回来了?”

    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在这一片安静的地方,显得特别的刺耳。

    蔓宁宁的脚步微顿,站在原地,目光落向沙发上的男人,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今天去上班了吗?”

    “你真的是在上班吗?”杨少的眸光无声无息的射来,很美的一双眼睛,真的让人沉沦,但是,在此刻却是冷,很冷,很冷,冷的让这样的天气只感觉颤抖。

    蔓宁宁原地,对视他的眼睛,无奈的一笑,“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我不过是想从你的嘴里知道你会不会跟我说实话。”杨少抽出一根烟,一点,烟尾燃烧了起来,闪烁着红色,他猛吸了一口,幽幽的吐出,雾气淡然,很快就消逝。

    “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在去见他了。”那语调,根本就不是商量,而是命令,杨少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蔓宁宁,眼中很冷,冷的看不到任何的异样。

    蔓宁宁的心划过一丝冷意,可却又感觉到一丝的幸福,至少在此刻可以证明,这个男人是爱的。

    如果不是担心她的心会变动,他何须发这样的脾气呢?

    太在意,才会有如此激动的心情吧?蔓宁宁看着他,突然扑哧一笑,这样的笑容不免让杨少微微动了动,冷意也慢慢的收敛了几分。

    “你笑什么?”他眯眼,手指夹着的烟,差不多已经燃烧了一半,他把剩下的熄灭,站起身,步伐优雅的走到蔓宁宁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女人,“现在,我是在跟你说认真的事情,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难道,我很不认真吗?”蔓宁宁歪头,斜斜的看着他,发丝垂落在两旁,轻笑了一笑,“你是在吃醋。”

    “没有...”他否认,手指一把扣住了蔓宁宁的下巴,双目相对,“我不希望在别人的眼中,我杨少的女人跟其他的男人还有着丝丝缕缕的瓜葛。”

    “说到底,你还是在吃醋。”下巴被他捏着有的点疼,蔓宁宁伸手要去搬开他的手指,但是,她抬起的那一只手也被他捏住,力道很重,捏的很紧。

    “放手,你弄疼我了。”蔓宁宁挣扎着,但是,杨少似乎无视着她的挣扎,“我告诉你,以后你不许在见他知道吗?”

    “为什么?你凭什么命令我?”蔓宁宁倔强着,对视着他那一双慑人魂魄的眼睛,淡淡一笑,“你既然没有吃醋,那么,我就更没有理由答应你的要求。”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在试探他的心思吗?

    吃醋,他明明是在吃醋。担心她会他再次的重复,但是,他却也倔强着,不肯示弱。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不想让眼前的小女人小看了他。

    “你要知道,你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要跟其他的男人,拉开距离。”杨少的话,那么的霸道。

    甚至,对上蔓宁宁的倔强时,心里一怒,将眼前的女人打横抱起,径直往楼上走去。

    “喂,你干嘛?快点放下我啊。”蔓宁宁挣扎着,双腿不安的踢动着,但是,杨少任由她的挣扎,脚步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唇紧紧的抿着。

    吴姐站在楼下,看着两个人的身影,无奈的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