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08:陌生
    “蔓雪?”雯悠捂嘴一笑,眼中尽是嘲讽,“可是,如今俊云喜欢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潘琴。蔓雪肚子里装的虽然是俊云的孩子,可那又如何呢?”

    蔓宁宁的眼中划过一丝黯然,没想到...眨眼之后,事情发生的那么快。

    “对了,你可能不知道吧,他们兴许会订婚呢。”雯悠冷冷说道,目光带着不屑,看着蔓宁宁,“如今,你也算是捡到便宜。虽然,你跟俊云没有一起,跟杨少想必也是不错的吧?真的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狐媚的方式,可以同时拉住这样两位男人。”

    “宁宁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狐媚的方式。”刑远蜜心里泛起一丝怒意,看向雯悠,“想必,你也听说过,好人自有好报这一句话吧?”

    雯悠微微蹙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好人又有什么用?兴许,她什么时候又被杨少给抛弃了也说不定。”

    “你何必说人家呢?就算宁宁抛弃也至少一起过,你呢?你喜欢俊云,还不是连个机会都机会都没有的吗?”

    “你...”雯悠咬牙,垂落在两侧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我告诉你吧,那是我大方。你以为我真的会得不到吗?只是,我不屑,我大方,你懂不懂啊。”

    雯悠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刑远蜜一眼,扫过蔓宁宁的脸,“狐媚的女人,就是活该。”

    “你说完了没有?”蔓宁宁盯着她,脸上划过一丝怒意,“你以为你这样说别人,就真的那么开心吗?想必,当你看见俊云跟其他女人亲亲我我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里伤心呢?”

    蔓宁宁话语落下的时候,已经拿起包往外面走去,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心思在这里,此时此刻,她真的很烦。

    尤其是听到雯悠告诉她,俊云跟潘琴在一起的时候,只感觉很难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

    “喂,宁宁,你去哪里?”刑远蜜白了雯悠一眼,立马追了出去。

    电梯的门快要关上的瞬间,刑远蜜立马伸手阻止,气喘着,“你走的也真够快的,都不知道等我一下。”

    走进电梯,看着门缓缓的合上。

    蔓宁宁轻声的叹气,“远蜜,你告诉我,俊云她是不是真的已经想不起我来了?我想听实话。”

    自从,那天医院看见俊云醒来之后,蔓宁宁的心已经隐隐有了丝不安。特别是那眼神,陌生的几乎让人发慌。

    刑远蜜听了蔓宁宁的话,微微犹豫了一下,“宁宁,其实,只要杨少对你好,我感觉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这是刑远蜜真心话,虽然,她比较希望蔓宁宁跟俊云在一起。但是,如今这个情况,杨少也算是不错的男人。

    只是,他相对而言是一个花花公子。

    爱情...谁都无法说定。不过,刑远蜜希望杨少可以为了宁宁,而放弃以往的花心。

    蔓宁宁的唇边苦涩一笑,“我明白了。”

    此刻,电梯的门已经缓缓被打开,蔓宁宁走出去的时候,刑远蜜跟随在身后,“你打算去哪里?”

    “见他。”蔓宁宁淡淡的回了一句,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她真的几乎已经断绝了他任何的消息。

    这次见他,并不是要跟他合好。不过是希望他可以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罢了。

    刑远蜜微微蹙眉,“宁宁,你跟俊云都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找他呢?如今,他已经不记得你了,你难道...”

    “如果你愿意一起去,就一起。不愿意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在说了。”蔓宁宁走到马路边,拉了一辆的士,打开车门,径直坐了进去。

    刑远蜜无奈,但还是跟着蔓宁宁坐进了车里。

    车子直接开到了俊云的公司,这里她曾经路过,却从未进来过。下了车,蔓宁宁昂头看向眼前奢华而又大方的集团,阳光有点刺眼,让她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

    “宁宁...”刑远蜜站在身后,随着她的目光,也往上面看去,轻轻一叹。

    蔓宁宁淡淡一笑,“我都没有叹气,你叹什么气呢?”

    空气中,微风轻扬,吹起她的长发,悠悠荡荡的扬起,“进去吧。”

    走进大厅的时候,一名女子笑着走上前来,问道:“请问,您找哪位?”

    “我找你们的俊总。”蔓宁宁淡淡回答。

    那女子抱歉一笑,“不好意思,俊云现在在开会。而且,要见俊云也是需要预约的。”

    “预约?”刑远蜜的脸扬起一丝不悦,如果放在以前的话,哪需要什么预约啊?但是,现在是现在。

    何况,俊云自从醒来之后就不记得蔓宁宁了。不记得也就算了,居然还跟狐狸精在一起,还是那一副爱死爱活的样子。

    她真的很不希望宁宁看到那样的一幕,但是,她的阻止显然没有任何的用处。毕竟,有些事情知道了也好。

    “那我在楼下等他吧。”蔓宁宁正打算转身,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去,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道浅浅的声音,“宁宁姐?”

    蔓宁宁下意识得看去,瞳孔微缩了一下,视线落在那一张苍白美丽的脸上,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蔓雪。

    她的肚子看起来已经很大了,毕竟,也有六个月左右了。身材看起来微肿,穿着一件白色的韩版裙子。

    目光从凸起的肚子上扫过,蔓宁宁看着蔓雪走近,突然之间,她感觉她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以前,她真的恨过蔓雪。作为一个女人不去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所有的恨意突然凭空消失。

    恨,又如何呢?

    事情都已经这样,她如今也一定不会很好过。

    “宁宁姐,你怎么过来了?”她淡淡一笑,眼中搀和着几许的愧疚,“如果你是来骂我的话,我也一定会解释。”

    “我们不是来找你的。”刑远蜜蹙着眉,一张精致的脸,对着蔓雪,毫不掩饰的不悦,“我跟宁宁是来找俊云的,我想你应该可以带我们上去的吧?”

    “可以,你们跟我来吧。”蔓雪淡淡开口,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不过,目前俊总应该是在开会。”

    蔓雪径直带着她们来到了顶层,奢华的装饰,明亮的地砖,可以清晰的看到倒影,斜斜的被拉长着。

    走到办公室门前的时候,蔓雪熟络的按了一下密码,门径直打开,里面的光感十足,装饰不似外面的奢华,反而是很大方,很干净。

    这样的感觉,一如俊云给别人的感觉,很舒服。

    “宁宁姐,你坐一下吧。”蔓雪说道,脸上表情很淡,脸色苍白。

    蔓宁宁打量着办公室,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没想到,是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时候,第一次踏入。

    “宁宁,你快来看啊。”刑远蜜惊讶的喊道,向蔓宁宁招了招手,“你快来看...”

    蔓宁宁好奇的走到电脑面前,突然发现电脑的屏幕上,闪现着蔓宁宁的照片,那么的欢快,笑容那么的美丽。

    “这...”蔓宁宁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张照片她还清楚的记得,是俊云给她拍的,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

    “你们在干什么?”声音低沉响起,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蔓宁宁抬了头,整个人僵住在原地,甚至,就好像此时此刻连呼吸都已经彻底的忘记了。

    阳光透过外面的玻璃,照了进来,淡淡的挥洒在一名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身上,将他修长的身姿被拉的更加的斜长。

    尤其是那一张脸,很美,很干净,让人只会感到窒息。

    “俊云...”这一声声音很轻,却已经用足了蔓宁宁的勇气,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已经浮起雾水,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蔓雪,你怎么把什么人都往办公室带来呢?”低沉好听的声音,划过浅浅的责备,俊云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到办公桌前,“这位小姐,请让一让。还有,我想跟你说个事情,别人的办公室,我建议你以后不要像现在这样随意的去看别人的东西,谢谢。”

    蔓宁宁愣愣的站着,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那一双熟悉的眼睛,漆黑无比,映出她的脸,苍白。

    “俊云,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颤抖,声音无比的颤抖,纵然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当听到他用陌生的口气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心,很疼,一抽一抽的疼痛起来。

    难道,在他的记忆当中,就已经没有自己任何的位置了吗?

    一场车祸,让他的头部受到受伤,却也让他彻底的把她给忘记了。

    俊云看了她一眼,目光陌生,“这位小姐,我们似乎并不认识吧?”

    蔓宁宁的脸划过自潮的一笑,轻声呢喃着,“对,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不认识了。或者,在分手那天开始,我们就是陌生了吧?”

    “这位小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为什么你会说这样的话呢?”

    俊云看着蔓宁宁,以往的温柔,早已经不复存在。

    此时此刻,他有的也是陌生,陌生的语气,陌生的目光,一切都是陌生。

    “俊云,你说你不认识蔓宁宁。那么,为什么你的电脑屏幕上会有蔓宁宁的照片呢?”刑远蜜站在旁边,看着俊云对蔓宁宁的陌生,只会感到生气。

    俊云凝了一眼,淡淡一笑,笑容如花,美丽的刺眼,“这个问题也是我很早就想问蔓雪了,自从回来公司之后,屏幕上就换了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