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04:嗜血
    渐渐的,眼睛突然睁开,许是感觉到光线的刺眼,又立马闭上了眼睛,蔓宁宁看着他,心已经提高到了嗓子。

    直到俊云真正睁开眼睛的时候,俊妈妈简直激动的说不出任何的话,走上前,一把夺过拉着蔓宁宁的那一只手,声音哽咽,“俊云,俊云...你终于醒了...”

    “妈...”俊云的声音微微沙哑,却可以听见他的喊声。

    “俊云,你真的吓死妈妈了?”俊妈妈紧紧的握着俊云的手,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俊云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四周,轻声开口:“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他的目光看向周边的人,直到落在蔓宁宁的身上的时候,微微一愣,那眼神...看着有点陌生,似乎看着蔓宁宁的那一刻,他极力的想着什么。

    “俊云...”俊爸爸开了口,声音听起来有点沧桑,不由得轻轻一叹,“上几天,你跟车子撞在了一起,所以...”

    “俊云...”蔓宁宁站在旁边,轻轻的喊了一声,“对不起,俊云。一切都是我不好...我...”

    “这位是....”俊云微微蹙眉,问道。

    简单的几个字,几乎让蔓宁宁整个人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俊云,“俊云...你难道不认识了我吗?”

    “我们有见过面吗?”俊云淡淡一笑,声音虚弱,目光看向了俊妈妈和俊爸爸的身上,“爸,妈,这位小姐是...”

    蔓宁宁听着最后几个字,整个人都崩溃了,身子颤抖着往后面退去,幸好有刑远蜜悄悄扶住。

    “俊云,你醒来的正好,你这一次车祸都是那个女人害的...”潘琴走上前来,目光狠狠的刺向蔓宁宁,唇边不免有一丝得意。

    只要俊云可以把她忘记了,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但是,一想起蔓雪的肚子,又不免来气,果真是走一个,又来一个。

    “伯父,伯母,俊云刚刚醒来,不如让他先休息吧。”潘琴笑了笑,心里也是为俊云醒来而开心。

    医生点了点头,“你们现在都出去吧,让病人先休息一下。等明天早上在做个全面的检查。”

    “好...好...”俊妈妈连连点头,看向周边的人,“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蔓宁宁站在旁边,目光一直紧紧盯着俊云,不可置信,唇里轻轻的喊着,“俊云,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悲哀弥漫着,从唇中溢出。

    俊云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那眼神很陌生,很陌生。以为的温柔已经不复存在,蔓宁宁回望着,心...一阵阵的抽疼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宁宁,我们先出去吧,等明天在过来吧。”刑远蜜拉住蔓宁宁的手,轻轻的在她耳边开口。

    话,虽然那么说着。但是,刑远蜜也很困惑。因为,俊云看蔓宁宁的时候,真的很陌生。

    难道,他把她给忘记了吗?

    潘琴看着蔓宁宁,有些不悦,“你难道没有听见医生的话,病人需要休息,你还不快点出去。”

    蔓宁宁斜睨了一眼,目光依依不舍的看向俊云,深吸了一口气,往外面走去,眼中是无法控制的泪水。

    她用手背抹过,刑远蜜跟随在身后,拍了拍蔓宁宁的背,“别伤心了。”她递过一张纸巾,“擦擦吧。”

    蔓宁宁伸手接过,擦了擦泪水,“难道这个真的是天意吗?为什么醒来之后,他就不认识我了呢?而且,刚才还没有醒来之前,我一直听见他喊着我的名字。”

    雯杰迪走上前来,双手插着裤袋,低沉开口,“我还是先送你们回去吧,不管什么事情,也等明天在说吧。”

    蔓宁宁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的时候,蔓雪突然在后面喊住,此刻,她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肚子上,步伐看起来有点艰难,不过是五个月的身孕,看起来比平常的大。

    蔓宁宁站在原地,如今她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了吧?

    “宁宁姐。”声音很低,带着明显的愧疚,她的脸色苍白,一双眼睛还搀和着血丝,看着蔓宁宁,低低开口,“宁宁姐,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说这样的话,已经太晚了。但是,如今我只能够说这一句话。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去破坏你跟俊云之间的感情。”

    “从来都没有想要去破坏?”刑远蜜冷冷的笑了起来,“你说的可真是好听,从来都没有想要去破坏。那这个怎么解释呢?我知道俊云的为人,他不会主动去爬上一个女人的床。”

    “这...”蔓雪被说的一时语塞,不知所措。

    蔓宁宁的目光送她的脸上移开,落在别处,“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吗?事情已经成局,不是我跟你可以改变的事情。”

    事情成局,多说无益。

    蔓雪自嘲的一笑,“宁宁姐,说的没错。如今...说什么也是没有用了。但是,我希望的是如果俊云会记得你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原谅他。”

    刑远蜜轻蹙着眉,盯着蔓雪,冷哼了一声,“这话说的可真是好啊,原谅?我告诉你,最不可原谅的就是你。宁宁,我们走...”

    话语落下后,刑远蜜径直拉着蔓宁宁的手离开。

    蔓雪站在身后,脸上尽是无奈。

    夕阳西下,蔓宁宁回来之后,就一直静静的站在房间的阳台上。

    杨少不曾回来过,甚至,从昨晚开始,就没有看见过。

    门轻轻被打开,吴姐走了进来,手中端着食物,“蔓小姐,少爷不回来吃饭了,我把饭菜端上来了,你多多少少吃一点吧。”

    “你放着吧。”蔓宁宁看了一眼,勉强的扬起一笑。

    夜,慢慢的降临。

    饭菜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凉透,蔓宁宁一直静静的站在阳台上,看着夕阳西下,看着黑暗袭来。

    微风吹动着她的长发,目光远眺的这一处,心...如同此刻的夜,很安静,静的几乎让人感到窒息。

    脑海中一直盘旋着下午的一瞬,尤其是俊云的眼,陌生的眼,陌生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抬头,仰望着天空,突然,北边的方向闪过一颗流星,带着后缀,在天空中划过最美丽的弧度,速度很快,不过是眨眼的瞬间。

    以往,她都会选择许愿。但是,如今她只想当成看客。人家都说看见流星可以许一个愿望,愿望必定实现。

    但是,她只感到悲哀,悲哀的想笑。

    流星滑落,真的可以达成人类的心中愿望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那么多的愿望,已经变成了一种往忆呢?

    苦笑,在唇边慢慢的绽放着,眼中无泪,却很干涩。

    直到感觉真的很累,累的几乎无法撑住的时候,蔓宁宁才勉强走进房间,躺在了床上。

    灯,没有开。

    只有外面洒进来的星光,闭上眼睛,疲惫慢慢的在身体蔓延开来,渐渐的,渐渐地,沉睡过去。

    .......

    别墅门口的车子缓缓停下,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打开后座的门,一脸的恭敬,站在门边。

    杨少优雅的从车里下来,吴姐从里面走出来,恭敬的喊了一声,“少爷。”

    “恩。”杨少淡淡的应了一声,一双蓝色的眸在黑暗中泛着璀璨,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其中一间房间,“她晚上饭吃了吗?”

    “没有。”吴姐摇了摇头。

    杨少微微眯眼,收回目光,走进别墅,径直走到房间去。

    门打开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

    但是,空气里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属于小女人的香味。

    他进去,借着外面洒进来的星光,看向床上的女人,呼吸很浅,显然睡的并不是很踏实。

    美丽的脸,在黑暗中看起来有着怜哀,让人忍不住的心疼起来,长长的发铺盖在床单上,很美,美的诱人。

    原本,杨少不过是想进来看看她而已。

    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脚步无法移动,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唇如樱桃一般的润泽,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吻上去。

    呼吸,渐渐的临近,杨少的心里一荡,吻已经落了下去,撬开唇径直滑入,肆意的游荡起来。

    “嗯...”炙热的气息的鼻息间派回,蔓宁宁随着吻,睁开了眼睛。当对上那一双蓝色的眸时,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却被杨少紧紧的扣住。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尤其是脑海当中一想到那一天的她说的话时,心里叫器着,翻涌着一股怒,渐渐的转成了欲望。

    他的吻很沉,很沉,几乎让蔓宁宁感到窒息。

    “恩...”呻吟,从唇中溢出。蔓宁宁拒绝着,今天她还没有这个准备。甚至,今天她真的不愿意。

    但是,杨少无视着她的挣扎,另外一只手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光滑的肌肤,慢慢的呈现出来。

    “不...”蔓宁宁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杨少微微停住了动作,目光紧紧盯着她。声音微冷,”不什么?难道,你今天去了一趟医院,连这个都不愿意了吗?”

    “我...“蔓宁宁欲言又止,唇咬着,眼中已经浮现了泪水。

    杨少紧紧蹙了眉,看着女人的眼,浮起的泪水,语气幽冷,“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记住没有。”

    随后,如同发泄一般,无情的撕开了蔓宁宁身上的睡衣,残破的布料,飘荡了下去,他的吻不停的落在她的脸上,她眼睛,她的脖子上,她的身上,似乎占有着,又似乎在告诉她,她整个人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