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03:毒药
    欧旻微微一愣,似乎没有防备他会有这么一问,打趣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的多愁善感了呢?不过,爱情真的是什么?我也看不透。”

    “我告诉你,爱情就是毒药,一旦沾染之后,就会舍不掉。”声音低沉,杨少再次喝了一口,“我就是沾染了毒药,一发不可收拾。”

    “那就求解药...”欧旻指了指一处,杨少微微眯眼,扫过舞台,上面有一个女子摇摆着身姿,妩媚的彻底。

    杨少嘲讽一笑,“无法相比啊。”

    正当欧旻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杨少已经起身。

    “你打算那么快就回去了?”欧旻抬头看向杨少,真的无法理解如此激情的一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痴情。

    不过,爱情真的是毒药,他也遇上过。

    只是,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往。

    欧旻端着酒,看着杨少的身影往外面走去。

    “杨少...”如盼盼从后台出来,拉住了他的手,刚才,从杨少进来之后,如盼盼就一直关注着,还希望表演之后,可以陪他。

    杨少的目光幽冷,凝了一眼被握在手臂上的手,冷冷开口,“放手...”

    “杨少...”如盼盼一时愣住,虽然,杨少一直给她的感觉是冷漠。但是,也不至于像此刻那般,那么的无情。

    难道...是因为蔓宁宁?

    她从上段时间,就已经知道杨少已经跟蔓宁宁在一起了。甚至,也很明白杨少偶尔对自己的温柔,也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如盼盼的心划过一种耻辱,心也感觉疼了起来,放了手,看着杨少离去。

    “蔓宁宁,我不会放过你。”如盼盼咬牙切齿的开口,脸上浮起一丝狠色,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

    那一夜,杨少的心很乱,虽然回到了别墅,却没有跟蔓宁宁同房,而是一夜都在书房里面。

    烟...一支接着一支,他没有吸,只是静静的看着烟味的燃烧,灰烬。

    直到第二天,也是起的很早,直接去了公司。

    蔓宁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身边的位子空空如也。但是,转身的时候,可以闻到残留的味道。

    门,轻轻的被敲响。

    “请进...”蔓宁宁轻声开口。

    吴姐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刑远蜜。

    “宁宁...”刑远蜜的声音显然有点激动,走到床边,“宁宁,你快点,快点起床...”

    “怎么了?”蔓宁宁一头雾水,但是,心里隐隐的流淌着什么,“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那么慌张?”

    “我刚才打你电话,你一直都是关机。而且...我也不敢给...杨少打电话。”最后几个字说的很轻,往后面看了看,“刚才,雯杰迪去医院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俊云好像要醒了。而且,口里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什么?”蔓宁宁显得有点激动,不可置信,“你说的是真的吗?”

    “对啊,所以,我才过来,你还是快点起床,跟我一起去躺医院吧。”刑远蜜催促着,又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吴姐,“你们少爷不会介意的吧?”

    吴姐淡淡一笑,“蔓小姐已经是少爷的人了,少爷自然不会担心蔓小姐跟其他的男人重新归好。”

    昨天,她们的对话,她有听了几句。但是,最主要的是少爷...

    当蔓宁宁穿好衣服,直接下楼,坐上刑远蜜的车,直接去了医院。

    病房里,俊妈妈,俊爸爸,蔓雪,潘琴等人,都在。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俊妈妈的反应最大,“你来做什么?”

    “伯母,现在俊云这个样子,您就不要生气了。目前,最重要的是能够让俊云醒过来。刚才,医生不是说了吗?让俊云最想念的人来唤醒他。”

    说话的是雯杰迪,他看着蔓宁宁,“刚才,俊云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医生的意思是希望可以通过你,把他唤醒,有时候病人昏迷当中,也是存在潜意识的。”

    潘琴站在一旁,目光狠狠的看着蔓宁宁。

    而蔓雪只是眼中含泪,看着俊云紧闭的眼睛,还有苍白的脸。

    “伯母,你就让宁宁...”雯杰迪开口,俊伯母淡淡的瞥了一眼,潘琴立马开口:“伯母,俊云这个样子完全是被她所害,谁能够保证这个女人会不会动什么手脚?”

    “放心吧,这里可是装了摄影。”雯杰迪淡淡的看了潘琴一眼,目光又落在俊妈妈的脸上,“伯母,俊云都已经躺了好几天了。如果在不唤醒的话,也许真的不会醒来了。”

    俊妈妈叹了一声,“好吧,你们都出去吧。”

    俊妈妈话语落下后,直接往外面走去,蔓雪走上前来,站在蔓宁宁的面前,“麻烦你了。”

    潘琴冷冷的瞥了一下,走出去。

    当所以的人出去之后,病房里只剩下蔓宁宁还有俊云两个人,门已经被关上,她站在原地,一时之间真的无法走上前去。

    “宁宁...”很含糊的声音从俊云的唇里溢出,很轻,但是,蔓宁宁一字不漏的全部听在耳力,眼眶已经红了起来,脚步还是不敢动一动。

    直到第二声的时候,蔓宁宁才勉强抬起脚步,颤颤的走到病床的旁边,泪水直直流了下来,泪水迷蒙了双眼,却忘记了去擦掉,任由泪水流淌着。

    俊云的脸,很苍白,苍白的会让人误以为会立马消失一般,阳光透过窗户,映着他的脸,很美,很美。

    长长的睫毛投影在眼帘下,一张唇也是苍白,此刻,轻轻的抿着。偶尔会看到轻轻的启动,呢喃着两个字。

    “俊云...”声音颤颤的开口,蔓宁宁咬着唇,手指颤抖着伸出去,轻轻的勾画着他的轮廓,绝美的容颜,呈现在眼前,却不敢去触碰一份一毫。

    似乎,她的触碰会因此而让他变得脏。

    “宁宁...”一声轻轻的声音,再次从俊云的唇里溢出,手指微动,动作很细微。蔓宁宁微微眯眼,看着微动的手指,心里划过一丝惊喜,立马去拉住了俊云的手。此刻,已经是热春。但是,俊云的手还是很冷。

    让蔓宁宁想要把他捂热的感觉,就好比当初的冬天,她的手很冷很冷。那个时候,一直都是俊云捂着她的手。

    回想过往,泪水只会流下更多,无法控制。

    “如果他醒来之后,第一个要求,就是让你跟他在一起的话。你会怎么做?”刑远蜜的问题,盘旋在脑海当中。

    手紧紧的被握在手里,蔓宁宁透过眼前的泪水,盯着那一张绝美的脸。

    “俊云,求求你,求求你醒来吧。”声音哽咽,蔓宁宁伸手擦了一下泪水,“只要你愿意醒来,我什么都愿意你。求求你,只要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

    哭泣,哀求,在此刻显得那么的无力。

    俊云的眼睛依旧紧紧的闭着,唇中却不停的喊着一个名字,声音从含糊,到渐渐的清晰起来。

    蔓宁宁听着,哭泣慢慢的停止了下来,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唇,声音一声比一声清晰。

    “宁宁...”

    每一声都喊的那么的深情,蔓宁宁紧了紧握着的手,“俊云,醒醒,快醒醒。我求求你,只要你能够醒来,我什么都愿意原谅你。”

    一声又一声的呼喊,面对的依旧如此。俊云的眼睛,一直紧紧的闭着,至始至终都不曾颤抖一下睫毛。

    雯杰迪从外面走进来,看着蔓宁宁那个样子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低沉开口,“你别哭了,我看你还是明天在过来吧。”

    “不...”蔓宁宁摇着头,“我要等他醒过来。”

    “你就别逞强了,你这个样子只会把自己给累到,你知道吗?”雯杰迪伸手,拉起蔓宁宁,“我现在送你回去,我可不希望到时候...”

    雯杰迪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已经拉着蔓宁宁的手,往外面走去。蔓宁宁挣扎着,但是,最主要是俊云的那一只手突然也紧紧的握住了她。

    “雯杰迪,等下...”蔓宁宁喊了一声。

    “怎么了?”雯杰迪转眸,不解的看去。

    蔓宁宁有点激动,“雯杰迪,你看,你快看。”

    “这...”雯杰迪的视线落在俊云的手,紧紧的拉着蔓宁宁的手时,两个人对看了一眼,“你在这里,我去叫医生...我去叫医生。”

    他的语气也激动了起来,身影早已经跑了出去。

    “俊云...”蔓宁宁转眸,呼喊着,直到医生走进来之后,她微微让开了步伐。可是,手还是紧紧的被握着。

    “这是怎么回事?”俊妈妈不解的问道,视线淡淡的扫过那一对紧紧的握着的手。甚至,潘琴看到的时候,脸色更加的差了起来。

    蔓雪的脸色比较平静,只是眼睛里红丝遍布。

    “俊太太,这是一个很好迹象。”医生收回手中的仪器,看向俊妈妈和俊爸爸,“依照目前这个情况,谁也无法断定什么时候可以醒来。但是,一个病人有了一定的只觉,只要多呼喊,兴许就可以把他叫醒。”

    “好的,谢谢医生。”俊妈妈感谢着,一双眼睛浮起泪水,轻轻的擦拭着,作为一个母亲看着儿子这个情况,都是满脸哀伤。

    正当医生点头,要离开的时候,蔓宁宁立马喊道,“医生,等一下,你看,你快点看。”

    只见,俊云的眼睛微微的颤抖着,睫毛如同挣扎的蝴蝶,很美,连颤抖都是一副很漂亮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