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02:留恋
    杨少的眼中划过如魅的笑,舌尖tian着私密处,一点一点的探入里面,蜜水已经流了出来,轻轻的吸允着,舌尖更是戏谑的搅动在私密处。

    “啊...杨...我...我...”整个人有点紧张,双腿高高的曲起,蔓宁宁昂头,声音含糊不清,“不...啊...我...我受不了...”

    这样的感觉,几乎让蔓宁宁变得神魂颠倒,真的无法抵挡这样舌尖的摩擦,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我...我要...”话语一出,蔓宁宁更加的羞涩。

    “如果,你叫我老公,我就放过你。”杨少凝着美丽的身躯,早已经在他的抚弄下,散发出诱人的光彩,千娇百媚。

    蔓宁宁微微一愣,轻轻的喊了一句,“老...老公...我要....”

    “很好。”戏谑在唇边扩大,杨少起身,解开了自己的衣衫,精赤的身躯覆盖在蔓宁宁的身上,吻上她的唇,蔓宁宁的双腿主动的搭放在杨少的腰腹上,随着杨少的身子一挺,滑入了进去。

    “啊...”偌大的一物,搅动在私密处,蔓宁宁发出呻吟声,任由杨少肆意的进出。

    “啊...恩...”蔓宁宁喘息着,双手环住杨少的脖颈,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进入,随着耸动,发出“啪啪”的声音。

    整个房间,都是暧昧的气息。

    直到温热的液流喷在蔓宁宁的身体后,杨少也舍不得拿出,就这样静静的趴在她的身体上,呼吸炙热,不停的扑在蔓宁宁的肩膀上。

    偌大停留在身体里,总是不停的微动,融合在一起。

    两个人运动之后,直直感觉很累很累,不知不觉间竟然这样的睡着了。当,蔓宁宁在半夜醒来的时候,两个人依旧保持着欢爱的姿势。

    他的偌大,还存留在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点膨胀的感觉。

    她轻轻的一叹,晚上的恩爱,还在脑中。可是,一想到俊云还躺在医院的时候,心,又不免变得苦涩了起来。

    她轻轻的推开杨少,让他睡在自己的身侧,灯光下,细细的打量着他的脸,真的如同孩子一般,没有任何的邪恶。

    偌大的一物从身体里拿出,蔓宁宁起床,直接走到了浴室间,打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从上而下,喷洒在她的身上,整个浴室里雾气迷乱了起来。

    她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受着温热的水,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的爬满。

    杨少躺在床上,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拥住旁边的女人,可是,伸手过去,空空如也。

    眼睛,也在瞬间睁开。

    一看到身边已经没有小女人的身影时,立马起身,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真的的感觉到害怕,害怕失去。

    以前,总感觉女人就是衣服,廉价的可怜。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很害怕失去她。

    但是,当杨少看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时,才安了心,下床,走了过去。

    打开浴室的门,看见一道身影融罩在雾气当中,性感的身躯很诱人,长发湿透,披散在背后,浴室里面的女人,紧紧的闭着眼睛。

    他的喉结动了动,不管是那个男人见了这一样的一面,总是引起内心的欲望,杨少走上去,从后面拥住女人的腰。

    蔓宁宁一惊,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后面,“你怎么醒了?”

    “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我。”杨少的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感受着女人的一股香味,不停的在鼻子周边浮动。

    刚才,他真的在害怕。害怕他们之间这一场情愫,不过是如同一场梦而已,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蔓宁宁轻轻的一笑,“我会把你当成是我人生当中最后一个男人,如果,连你都...选择背叛爱情的话。那么,我会选择放弃。”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说?最后一个男人,真的,她的心被伤过一次,经不起大风大lang,也经不起第二次,第三次的感情挫折。

    一次的伤害,足以让她痛苦很久。

    两次的伤害,让她无法面对爱情。

    “你放心,我也不说什么誓言。但是,我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一切。”杨少的薄唇摩擦着她的耳畔,“甚至,我会在他醒来之后,我们就立马成婚。”

    蔓宁宁没有说话,因为,她还不知道俊云什么时候会醒来。那一天医生说俊云的头部受到伤害,怕是会成为植物人。

    她相信他不会,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

    虽然,他跟蔓雪之间不过是男女之间的冲动。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好人,好人应该要长命百岁的吧?

    突然,杨少的吻落了下来,贴上她的唇,摩擦着,搅动着她的口腔。

    两个人的身体已经被水给淋湿,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缝隙。

    杨少早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昂首的一物抵在了蔓宁宁的私密处,他无法控制,将她的腿抬起,缓缓前进。

    两个人再次的融合在一起,呻吟在浴室里交织出更加诱人的曲调,挥之不去。

    .........

    第二天中午,蔓宁宁吃过午饭,正准备去医院看俊云的时候,刑远蜜正开车来到别墅,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不停的责怪,责怪她,为什么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她。

    蔓宁宁淡淡一笑,笑中苦涩,“远蜜,对不起,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啊....”刑远蜜看着蔓宁宁,轻叹了一口气,“要不是雯杰迪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还有...”刑远蜜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吴姐,拉着蔓宁宁往草原上走去,此刻,五月的季节,鸟语花香。

    “宁宁,你真的打算跟杨少在一起吗?你可要好好的想清楚,他...”下面的话,意思已经非常明了,刑远蜜一直为这个好友担心着,真的希望她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远蜜,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我能够选择的了。”阳光淡淡的照在身上,很温暖的感觉,空气里全是花香,搀和着青草的味道。

    刑远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宁宁,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你能够保证杨少会一直对你好吗?”

    “这个...感情的事情谁也无法保证。”如果换做之前,她一定会信誓旦旦的告诉刑远蜜,自己真的很幸福。

    但是,现在所谓的幸福早已经被打破。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已经别无选择。我的第一次给了他,我只能希望他会对我好。”

    话虽然那么说着,但是,蔓宁宁发觉如果有一天要离开他,真的有点舍不得了。

    这样的感情,甚至,比当初跟俊云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强烈。

    刑远蜜看着蔓宁宁,抿了抿唇,“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对于刑远蜜来讲,真的希望蔓宁宁跟俊云可以合好。尤其是俊云这个样子,总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生死离别,而恢复他们之前的感情。

    但是,现在她感觉她自己想错了。

    “远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要知道俊云的身边女人,已经不再是我,而是蔓雪,她的肚子里还有俊云的孩子呢。”

    蔓宁宁的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凝着被阳光拉长的身影,“我何曾不希望,我跟他能够恢复以前的关系呢?”

    “那如果他醒来之后,第一个要求,就是让你跟他在一起的话。你会怎么做?”刑远蜜的问题,让蔓宁宁微微愣着,定定的看着刑远蜜的那一张精致的脸。

    是啊,这样的一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你会答应吗?”刑远蜜的声音再次响起。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阳光有点刺眼,声音从她的唇中飘荡而出,“会,我会。只要他能够醒来,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随着她的那一句话落下,蓝色的瞳孔而紧紧的缩了一下,唇,划过自嘲的弧度。

    “少爷...”吴姐站着身后。

    杨少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转过身,“告诉宁宁,我晚上不回来吃饭。”

    “是的,少爷。”吴姐轻声的应道,看着杨少的身影坐近车里,随后,车子扬长而去。

    杨少坐在后座,微微眯眼看着树叶之间的缝隙,折射进来的光线,沉默的看着。

    原本,他不打算过来。但是,脑海中总是不停的想起那个小女人,才特意让司机过来。

    没想到...

    昨晚的答应,不过是敷衍他罢了。

    ...........

    帝豪酒吧每当黑暗一降临,这里必定是车来车往,高潮的氛围慢慢的散发出来。

    酒吧里面,灯光迷离,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泽,将舞台上的几个女人看起来更加的瞩目,妖娆。

    钢管上,盘旋的女子,今晚几乎穿的都是三点式。

    男人们在舞台的周边,看着舞台上的辣妹,早已经蠢蠢欲动,双眼就好比是狼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食物。

    vip的专座上,杨少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手中的杯子,妖娆的红色随着他的动作,而荡漾着。

    欧旻坐在旁边,腿翘着二郎腿,看着杨少的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怎么?上几天看你春风如意,怎么现在...”

    “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呢?”杨少凝着杯子里面的猩红,轻轻的品尝了一口,甘甜的味道顺着喉咙,一路往下,味道不错,让人留恋,如同,她....总是让他留恋。